2008/10/19

形形色色的人—我印象中的德國人(下)


 
一直以來,我比較喜歡和東南亞人混在一起,因為那裡的人們多半開朗又有趣,和他們相處時自然會變得很開心、無拘無束無壓力;相較之下,歐洲人顯得冷冰冰,和他們交談時,我常會不自覺的變得比較拘謹。
圖說:Norfolk城到處可見美麗的美人魚雕像,每隻都不一樣喔。來源按我

「我希望下週就能和Woodcraft公司老板會面,了解他們公司特色、確認他們希望我們做些什麼,那麼我們的報告才會更符合他們的需要。」德國佬邊帶著我走向他停車的地方,邊和我討論起課業來。

「你回去要想一下到時要在會議討論什麼。」

「嗯。」我回應道。

「你還好,」

「嗯?」

「我比較擔心Debbie。她看起來不太認真的樣子。」

(人家才遲到一次就被你判死刑了。真嚴格啊。) 我心裡想著。

「她說她最近比較忙,況且現在學期才剛開始,說不定過幾天就不一樣了。」

「嗯,在看看吧,希望如妳所言的那樣。不過我並不樂觀。」

不一會,我們來到德國同學的車前。如果不是他特別提醒,我絕對不會把眼前這台車和這位同學連想在一起。Sven,德國人,穿著乾淨整齊,說起話來咬字清楚、條理分明、簡潔有力。附帶一提的是,他和我一樣很討厭發Th音。總之,看到他就會不自覺連想到二戰電影中德軍那種端正有規矩的模樣。然而,Sven的車卻不是這樣。舊舊的外觀,並雜夾不少塵泥,看起來似乎一陣子沒洗車了。車內也好不到哪去,駕駛座旁的位置散亂著一堆報紙,後座丟了2件穿過的外套,以及一個堆滿雜物的紙箱、2個隨意置放的坐墊。他先打開右座車門隨手把報紙丟到後座,等我進去後他順手把門關上才打開後車箱放置書包。然後開啟左側駕駛座的門入座繫安全帶發車。

沿路風光明媚。我邊和德國同學聊天,邊欣賞街道美景。Norfolk是個很美麗的中型城市,一條美麗的維多利亞河悠悠地貫穿整座城市東流向海。城市裡到處都看得到整齊的樹木草皮與花圃,許多小路巷道還有浪漫美麗的名字。全美最大的海軍基地就在這裡,而二戰期間在珍珠港服役的航空母艦威斯康辛號退役後,也是停在這裡供遊客免費參觀。

在Norfolk,街道處處可見各具特色的美人魚塑像,每隻都有自己的名字與其代表的含義,市政府還準備導覽地圖讓遊客來趟難忘的美人魚尋覓之旅。這裡四季分明,春天是充滿生氣的淺色系,淺綠色的枝芽從剛退卻的冰雪裡冒出來,盛開的櫻花樹與許多我叫不出名字的樹木紛紛綻放美麗花朶。盛夏是鮮豔而充滿活力。茂密的枝葉與五彩繽紛的花兒齊聚在城市裡的每一個角落。深秋是帶點幽傷的橙黃色,不時飄落的枯葉常引起遊子思鄉情愁。冬季只剩下枯枝殘木孤伶伶地佇立街頭,等待深冬來臨時銀白色的雪花滿覆便更顯寂靜。

我很喜歡開車兜風的感覺,無論是走60號公路往Virginia Beach方向駛去欣賞海岸風光,或者沿著美麗的Hampton Blvd隨意奔馳,都是一種享受,況且這裡的車輛不算多,居民也很守交通規則的,至少比台灣好很多,開起來很安全。我正忍不住贊美眼前的美景和交通秩序時,只見德國同學忍不住抱怨道:「你看!美國人都這樣!真不守交通規則!」

我睜大雙眼看著前方,硬是把幾乎脫口而出的話吞進了肚子裡。「不過是原本在你後面的車子超了你的車嘛,有那麼嚴重嗎?他有打方向燈提醒你耶。」我心裡想著。「還好我沒跟你提台灣人通常怎麼開車,不然保證讓你把我們都當成野蠻人。」

「這不是第一次了,他們很多人都這樣!沒禮貌。」

其實我真的覺得,一般來說美國人開車是有禮貌的,但不知怎地那天我竟說不出口,只好尷尬的笑了兩聲。再硬生生地用其他話題轉移他的注意,還好我家不會很遠,不一會我總算解脫了。

接下來幾週,美國女軍官仍不改本色,每次都遲個5-10分,讓德國佬越來越不爽,最後甚至還脫口說:「她是軍人耶,怎那麼沒紀律,美國軍人都那麼散漫嗎?下次我也要遲到!」

呃…,這是什麼心態哩。 =.=”

果然,次週會議,德國同學故意在10點10分出現,但有趣的是,那天美國人不到10點就來了,難道說他們倆人是犯沖嗎?XD

不過從那次起,美國人就不太遲到。德國人知道美國人沒遲到後又恢復早到習慣,然後我們討論會的氣氛開始越來越好,笑容一次比一次更多。有一天氣氛特別好,美國人聊著聊著忍不住問我們:「我可以問你們一個問題嗎?如果介意的話不回答也沒關係。你們都幾歲了?應該都廿幾吧?」

「嗯,我27了。」德國同學說。

「我xx歲。」(先馬賽克一下XD)

「你們猜我幾歲了?」她笑的好甜。

「你大概跟我差不多吧?26或27吧?」德國同學回道。

「呵呵,我都36歲了,我有2個小孩,一個現在是6歲一個8歲了。」

「什麼!」我倆異口同聲的大叫。

不知道為什麼,無論是電影裡的黑人演員,或者班上的黑人同學、路上的黑色居民,大家膚質好像都很不錯,我好像沒看過黑人長黑斑、雀斑、粉刺、痘痘之類的,除此之外,似乎歲月的痕跡也比較不容易烙印在黑人的臉孔上,不像白人,25歲以後皺紋就蠻明顯的。想到這就令人忍不住羨慕起來,而眼前這位黑人女軍官更誇張,不僅皮膚沒什麼細紋,身材線條也練的很漂亮,跟本不像是兩個孩子的媽。

那天課業主題討論完後,我們從年齡一路談到自己以及家庭背景、民俗風情,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我們拉近彼此間的距離。後來只要我們需要去Virginia Beach分校見教授時,德國同學都會主動約我們在校本部見,由他開車載我們一起過去,隨著要交期末報告的日子越來越近,美國同學也認真地看我和德國同學寫的內容,針對我們用字譴詞準確與否、有沒有文法錯誤等提供很多寶貴意見。

我們得在倒數第二堂課當天,向教授及那家公司高層,進行一次正式的口頭報告,然後在最後一堂課將厚厚一疊的文字報告呈給教授。很高興的是,我們所做的結論和WoodCraft公司自己研究所得的結論一致,他們肯定我們的努力。

這是我第一個認識的德國朋友,所以印象特別深刻。以後只要有朋友聊起種族這類話題時,我都會不自覺的想起他。等到畢業開始工作後,才陸續認識更多的歐洲人,當然也包括德國人。普遍來說,德國人說話比較有條理,法國人老愛東一句西一句的沒完沒了、離題是家常便飯,表情肢體語言也很豐富。有趣的是,這二國人民彼此互看對方不順眼。至於義大利人,則老嫌美國食物太粗糙、美國人不懂得吃的藝術,所以每次和他們聊天時,都覺得新鮮又有趣。總之,時時記得敞開心胸尊重別人的文化傳統,不要因為別人跟你不同就去歧視對方,那麼你會覺得這個世界是多采多姿又美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