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31

別了2008


今天是2008年12月31日,是2008年的最後一天,老師告訴我們,日本人稱今天做「大晦日」,這天日本寺廟會陸續擠滿想祈福的信眾,等到31日接近尾聲時和尚會開始敲鐘108下,佛教說每個人都有108個煩惱或晦氣,因此寺廟要在除夕當天藉著敲鐘幫民眾除晦。當第108下響起時,就意味著新年來臨了,此時善男信女們開始互道新年快樂。

圖片與圖說:團團圓圓青梅竹馬到台灣,團團圓圓等我,2009一定去看你們!(本圖來源請按我
今夜的台北街道與捷運車廂都擁擠異常,許多人開心地呼朋引伴要到101廣場前跨年倒數,一起迎接新年到來。

我走在松江路上,不自覺地想起往事,想起一位很有個性的紐約客。記得有一年寒冬,等待上課鐘響的同學們正在教室聊天
「妳寒假會回台灣過節嗎?還是有打算去哪兒玩呢?」坐我前方的同學甲問道。

「不會耶,寒假太短了,我不會回國,我會留在Norfolk過聖誕節、然後是新年,當然,我會和幾個朋友一起到郊外走走。妳呢?有打算去哪嗎?」

「我會去紐約玩,然後在31日那天和朋友一起到時代廣場倒數迎新年。」同學甲開心地告訴我她的寒假計劃。

「去時代廣場倒數?不會吧!那一點意思也沒有啊!」坐我左前方的同學乙聽到我們的對話後忍不住插起嘴來。

「我很期待呢!每年看電視播放著時代廣場上的熱鬧氣氛,看著大蘋果灑出金光閃閃的彩紙,所有人互道新年快樂,我就有說不出的感動,深深地盼望著有朝一日能親自參與呢!」同學甲回道。

她一聽完就忍不住笑了出來,接著又收起笑容說:「事實並非你所想像那般浪漫,告訴妳,我是土生土長的紐約人,會去時代廣場的都是觀光客,我們紐約客不會去那裡。」這番話引起周圍同學注意,後來紛紛加入我們的話題。

紐約客說:「去倒數做什麼?天氣那麼冷,在冰天雪地中和一群人54321,然後呢?然後就結束啦,然後呢?就是無盡的空虛啊!我們紐約客寧可在家裡開暖氣,喝著暖呼呼的咖啡,在電視機前看其他人在飄雪的夜晚倒數,我們沒興趣加入!」

在場好幾個像我一樣的宅同學紛紛表示贊同,覺得待在家喝咖啡或來點香檳什麼的,然後看看電視不就很幸福了嗎!但也有人持反對意見並聲援同學甲:「在家裡倒數多沒氣氛啊!」

「現場人擠人的,你若想佔好位置就要早到,在寒風中站好幾個小時候想上廁所了怎麼半?只好往外擠半天才能找一個流動廁所,然後呢?就再也擠不回去你原先的位置了。散場時,更是混亂到寸步難行,和一群人慢慢地離開廣場,如果期間一個不小心,等你到車站才發現錢包不翼而飛時,好好一個新年氣氛就瞬間消失,那真是得不償失,」紐約客頓了頓又道:「我不蓋妳,扒手真的不少!妳若真要去,看緊自己隨身物品。」大伙就這樣你一言我一句地高談闊論起來,直到鐘聲響起,老師進教室後才結束這個話題。
* * * * * * *
如今的我依然沒變,還是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覺得在家裡先看看日本NHK的紅白歌合戰、和日本人一起倒數迎新後,再接著轉回台灣現場直播節目,和101前的年輕朋友們一起倒數也不錯,反正台日有一小時時差,倒數2次不成問題。今天又特別寒冷,氣象局說跨年夜溫度只有10度左右,那還是待在家邊打電動邊看電視的好。

回顧這一年,歷經許許多多超出我預期的事件,覺得自己就像在坐雲霄飛車般,大起大落、非常刺激,感謝老天給我一顆心臟夠堅強,讓我撐過好幾場風暴。希望未來一年能比今年更順利,畢竟雲霄飛車坐久了,偶爾也想玩玩小小世界或小飛象這種輕鬆愉快的遊戲。

在此願所有我認識與不認識的朋友,明年能夠順順利利,每個人都能獲得自己認真努力後產生的甜美果實。

新年快樂。

2008/12/26

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

由於妹妹強力推薦,我在上月底(11月29日)和她一起參加一場由東吳大學歷史系與國立故宮博物院展覽組合辦的「探索博物館文物與典藏文獻活動營」,講師們各個認真地分享他們豐富文物鑑賞經驗,讓在台下用心聽講的我收獲滿滿。

圖說:北宋汝窯青瓷蓮花式溫碗(圖片來源:故宮網站

余佩瑾講師教我們怎麼欣賞北宋汝窯瓷器;陳韻如講師分享清代名家王祈源作品及明代浙派風格特色;幽默風趣的講師何炎泉則讓介紹故宮所藏的晉唐法書名蹟。

活動營從上午9:30開始,到15:30為止,由於老師對這些典藏名品講述的十分詳細且深動有趣,課程結束後我和妹妹迫不及待進入故宮展館想親睹古物特色,特別是北宋汝窯,因為這些瓷器被老師形容的十分神奇,像是其色澤不僅呈現後周世宗眼中完美顏色:「天青釉色」()外,仔細端詳還可看到它隱隱透著粉紅色,這是在其他瓷器上看不到的美。於是我們先跳過一樓,直接從二樓開始參觀,因為汝窯瓷器就放在二樓展示區。

「注意注意!203室到了,把照子放亮點,北宋汝窯在這間!」我興奮地對妹妹說道。

「嗯嗯。」妹妹點頭說。不一會兒,我們看到了第一件汝窯「姐,妳看!「傳說中的青瓷蓮花式溫碗!」

青瓷蓮花溫碗上有著許多深淺開片如冰裂、爪紋,其紋線細碎如天成之美,我忍不住故作老成般地說:「嗯,有蟹爪紋者為真品。」

「這就是傳說中的天青釉色嗎?」

「嗯嗯,果然名不虛傳!好一個『雨過天青雲破處』色!,這只瓷碗竟然捕捉到大自然一瞬間的變化,色澤美得令人無法捉摸!」不知是不是角色扮演遊戲玩多了,不自覺地開始假扮起鑑賞大師,因此壓低嗓音,故意裝出一種低沉睿智的聲音說道。

「丙蔡碟底部有三個小點,真是藝術啊!」妹妹邊往前走,看到丙蔡碟時就順著我的語氣也開始裝模做樣起來。

「R大師您真是好眼力!那個叫支點,又叫芝麻花,因為汝窯造型簡單,大部分都是素面單色釉,並以滿釉支燒方式做製作,所以整件作品只會在底部留下幾個如芝麻般大小的支點沒上到釉,其他部位全都上滿,難度相當高,所以北宋之後就再也沒人燒得出汝窯色澤。」我又故作專業般地說道。

「A大師您說的是,這北宋汝窯的釉光真是光滑鮮潤,真是了不起的名作!了不起!」妹妹說完忍不住笑出來又說道:「我幹嘛要配合妳啊!這樣好白痴喔。」

「有嗎?」^^

圖說:北宋汝窯無紋水仙盆(圖片來源:故宮網站

「妳看!傳說中的極品在這!無紋水仙盆!」妹輕聲對我說道。

「正所謂有蟹爪紋者為真,無紋者尤好。」我老毛病又犯,覆誦起剛才講師的話、裝起學者來。


圖說:北宋汝窯無紋水仙盆底,可以看到6個細小支點(圖片來源故宮網站

我倆仔細端詳著這件老師口中的極品,「這水仙盆太棒了!塵世間再也沒有形容詞可以形容它了妹妹嘆道。疑?妹妹竟然講起和食神劇中很相似的對白起來。

「妳現在是要演食神嗎?」我看了她一眼。
「這是怎麼了?為什麼透著粉紅色的光芒?」妹妹問道。
「是瑪瑙粉末,工匠在汝窯禁燒中加了瑪瑙粉末。」
「實在太貼切了!原來是瑪瑙粉末啊!」
「是瑪瑙粉末讓汝窯輕透著一抹淡淡的粉紅色澤,實在是太黯然、太銷魂了,簡直太好了!哈!」
「夠了!我幹嘛又配合妳啊。」
「這次是妳先起頭的好嗎!」我回道。
「這粉紅色,這粉紅色,本人高度懷疑是因為展品背景全貼上粉紅色壁紙的關係啊!」妹妹說。

「妳沒有慧根!」
「妳心理作用才看得到!」
「我可是有智慧的人所以看得到粉紅色!」
「妳再裝嘛!」
「我哪有裝!」
「那幹嘛還看小抄!」
「證明我有認真上課,都有作筆記!哪像妳都在打瞌睡!」
「管我!」

就這樣,我倆一來一往,開始邊看藝術品,邊小聲鬥起嘴來。
圖說:浙派代表畫家戴進的渭演垂釣圖:描繪的是周文王拜訪在渭水邊隱居垂釣的姜太公,邀請他入朝輔政的故事。(圖片來源:故宮網站

接下來我們看了很多名畫,也看到故宮規劃的「追溯浙派」專題,浙派作品給我的感覺是色彩鮮艷、筆觸剛健的寫實風格,我們看到很多人物特寫、花鳥名繪,與繁華市集實記,像是賣玩具雜貨的小販出現時,總能吸引一群小朋友渴望的目光等等,與文人特重的寫意畫風截然不同。

可惜我們錯過十月才展出的「晉唐法書名蹟特展」,無緣親睹講師在課堂上提到的王羲之名帖「快雪時晴帖」、「平安何如奉橘三帖」,與「遠宦帖」;草書極品的「懷素自敘帖」、後人評為天下行書第二的顏真卿「祭姪文稿」等,實在很可惜,不過還是看到許多不錯的作品,皇帝像宋徽宗、清雍正的字都非常漂亮,文人如文徵明的書法也令人印象深刻。

走完三層展館已近晚上八點,我和妹妹決定逛完最後一個重要地點就打道回府:那是位在B1的紀念品店。^^

走進商店看到琳瑯滿目的紀念品時恨不得全部搬回家,眼尖的妹妹看到靠近入口右邊正是書法名帖區,便拉著我往書法區走去:「先看這!我開始想練習寫書法了,我想買幾本帖字回家臨!」

「好!我的血液正充滿書法魂!想臨快雪時晴帖!」

本區有許多書法賞析介紹書籍,也有不少名家範帖,「這不就是傳說中的祭姪文稿!」我拿起當中一本顏真卿的作品說道。

我們滿腔期待,戰戰兢兢地打開內頁,想感受講師說的「墨痕婉轉如淚痕斑剝」是什麼樣的感覺,因為我對老師提的一個小故事印象深刻。老師在課堂中回憶十月法書展時,一位日本書法大師特地前來朝聖,看到祭姪文稿時曾如此嘆道:「我看到了顏真卿留在上面的淚珠痕跡。他當時一定是心痛的邊寫邊掉男兒淚,讓筆墨中處處是真情流入啊!」

老師聽完大師的鑑賞心得後大吃一驚,回頭又對祭姪文稿仔細端詳一番,心理不斷想著:我看這幅原稿那麼多年了,為什麼都沒看到?大師才第一次看真跡就看到了,這究竟是為什麼!老師百思不得其解,於是忍不住問日本大師:「淚痕在哪裡?」

日本大師用和藹的眼光看著老師說道:「等你到我現在這般年紀時就會看到。」

這種說詞真是抽象啊!

於是我們打開祭姪文稿認真地看了又看,然後對望一眼後,就很有默契地合上,放回架上。我們又對望一眼,我忍不住噗哧笑出來:「好醜喔!」

「咳咳,氣質!氣質拿點出來。」妹妹故做清高。

於是我清清嗓子又道:「好吧,這篇書法藝術境界太高了!現階段看不懂。」

「呵呵,不過,我覺得啊,如果他是現代人,寫成這樣一定會被老師打很低分,」妹妹又說:「你看,到處都是塗抹刪改的痕跡!老師一定會覺得很髒!」

「說不定古代老師也會要求要寫得乾淨吧!但因為他是名家,所以就算塗塗改改大家也會覺得那是藝術!」我有感而發的說。

最後我們一本帖子都沒買,因為越看就越覺得自己沒那個程度寫出那樣的字體,於是往其他紀念品區走去,在故宮待一天的感覺好充實啊。

圖說:顏真卿祭姪文稿。(圖片來源:WIKI百科)
註:
北宋汝窯美在哪?美在於她的色澤如傳說中的「天青釉色」。什麼是天青釉色呢?講師余佩瑾表示,據說五代後周世宗柴榮時期,朝廷官吏請示燒造御用瓷器「柴窯」的外觀樣式時,世宗批示道:「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因此這種色澤最初是用來形容柴窯。然而由於柴窯瓷器並沒有流傳下來,讓後人無從見識世宗眼中的完美色澤,而北宋汝窯呈色卻頗有「雨過天青雲破處」特質,因此清朝乾隆皇帝就藉此句形容汝窯之美。

2008/12/22

魔獸世界之大將軍阿比迪斯復仇記?!

血色十字軍對魔獸玩家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陌生的組織,他們不僅對抗天譴軍和巫妖王,也與聯盟和部落所有玩家為敵,相信每個玩家從小到大應該都和十字軍打過不少仗。



週日在北裂境的龍骨荒野執行任務時,溫特加德要塞的指揮官艾利格.黎明使者叫住了我,要我幫他解決他的宿敵,血色十字軍的大將軍阿比迪斯。

艾利格說:

我的宿敵,大將軍阿比迪斯,也來到了北裂境。

不知她怎麼辦到的,撐過了對提爾之手的攻擊,帶了一支小部隊來到北方。他們在南邊建立了新壁爐谷。

雖然他們在對抗天譴軍團方面可能會很有用,但阿比迪斯本人卻是個太過精明的對手,不能放著她不管。相信我,如果我們放過他們,她會在塵埃落定之前拿劍抵著我們的喉嚨。

因此,我們要除掉他們的領袖,再做我們自己的工作。提著她的頭來見我。

由於大將軍是73級精英,不是區區一個小法師所能應付,因此我決定在綜合頻道徵召勇士一起挑戰她。

「請問有人要一起解『我的宿敵』嗎?要解的密我或喊+」我在綜合頻道問道。

本伺服器玩家數不算少,不消一會兒功夫馬上湊成一組4人隊伍,包括二位死騎、一位獵人、以及法師我。

「那就出發吧!」死騎甲說道。

「讓我再找一位好了,因為我們沒補師耶!」我回道。

「沒關係啦,任務說明寫著只要3人就可以完成,我們有四人怕什麼!直接用暴力把她秒掉!」死騎乙也附和地說道。

「嗯…北裂境很多精英其實都蠻軟的。」獵人表示贊同。

我想想也覺得挺有道理的,畢竟剛到北裂境時,我在北風凍原和澟風峽灣這兩個地方也單吃過好幾次精英怪,有時甚至連水元素都沒叫出來,光遠遠地對精英怪猛射寒冰箭緩速就可以解決;運氣好時連續出現幾個爆擊,還可以讓怪在來不及接近我前就掛掉。

「既然大家都覺得無所謂,那麼我們就出發吧。」我回道。

我們一行人往南朝著新壁爐谷方向走,浴途還輕鬆地順便把3個精英懸賞任務一併解決,再度驗證剛才獵人的話,新資料片開放區域的精英怪還蠻好打的。就這樣我們來到新壁爐谷,清出一條血路後,來到大將軍面前。

死騎甲:「都準備好了嗎?那我上囉!」

「GOGO!」我大喊。

死騎甲使出一招「死亡之握」立刻拉住大將軍,乙也立刻衝到大將軍背後狂砍,我和獵人則站在後方靠著樑柱猛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將軍認出甲乙正是當年在國王港假扮信差騙她的那二位死騎(),因此對死騎出手時如發狂似地異常用力、毫不手軟,著實讓我大吃一驚。死騎們的血噴很快,我真怕他們二位撐不住、如果不幸被大將軍秒殺的話,我們可能就會滅團耶,因此也顧不了太用力可能會拉走王的問題,使盡吃奶的力氣拼命放箭。

當時我連續打出好幾個暴擊,傷害輸出排名不僅全組第一、還遠遠超過排名第二的成員,照過去經驗來說,我的仇恨值應會超過前面當坦克的死騎,把王引過來打我才對,但那天很神奇,大將軍連看都沒看我一眼,一味地對死騎窮追猛打狂放技能,死騎甲用盡所有能用的補血物品後仍阻擋不住大將軍的怒火,最後終於體力不支倒地。甲陣亡後大將軍立刻將矛頭指向乙,等乙也「躺平」時,她才滿意地往我所站的位置前進,還好此時王的血量已經沒剩多少,因此當我擋不住時就使出「寒冰屏障」法術(就是俗稱的冰箱),讓王去追獵人,接著便和獵人及其寵物輪流放風箏擋王兼攻擊,終於把王推倒,完成任務。

獵人和我坐在地上喝水喘息,兩位死騎快速地從墓地跑魂回來撿任務道具,不然晚一步道具消失還得重打多不划算。

那場仗打的好刺激,讓我覺得挺不可思議的,畢竟阿比迪斯不過是一隻小王又不是副本裡的王,怎麼會那麼難纏呢?「不知是不是因為大將軍會記仇啊!?」我心裡忍不住這麼想。因為我總覺得大將軍好像特別討厭死騎。

後來我帶著大將軍的頭離開新壁爐谷,接著返回溫特加德要塞找指揮官艾利格報告任務成果,指揮官假惺惺地跟我說:「對付阿比迪斯是個不幸、但卻是必要的任務。很久很久以前,我曾想像過和她一起並肩作戰的可能性…。然後指揮官的聲音漸止,沉浸在思緒中片刻,才繼續說些五四三的事並打賞給我…。

我覺得指揮官流的是狐狸的眼淚。你叫我們去殺他們的將領後又哀傷得說不得不殺,實在是…

後記:

在血色大地與天譴軍團大戰失敗退往北裂境的大將軍阿比迪斯,最後仍不敵命運安排死在新壁爐谷。對我來說,血色十字軍在魔獸世界中是個充滿迷漾而悲情的組織,不知哪一天編劇的企畫們會大發慈悲讓他們從悲劇角色中走出來。

註:應劇情所需,所有的死騎都在血色大地屠殺過血色十字軍,也在國王港做那個(與命運相見)的送信任務,欺騙過大將軍,並害她損失一大票同伴。不知死騎們後來到北裂境與大將軍重逢時有沒有特別的感覺呢?@.@

2008/12/20

在「我的夢想」畫展中看到純真心靈

週五回家途中經過中山捷運站藝文廊時,被一幅幅純真而樸實的畫作吸引住目光,我忍不住放慢腳步駐足欣賞,品味每幅畫作者所表達的童真之美。我喜歡這種不矯揉造作、天真浪漫的作品,從畫中感受創作者最直接、最自然的心意。

看了幾幅作品後,我眼光往畫作右下方的說明標籤望去,想了解這次畫展的作者是誰,看了之後令我恍然大悟,原來它們出自於是一群可愛的智能障礙大小朋友們之手。
不知不覺腦海中又浮現陳年往事,想起當年那些天真無邪的小朋友們,開心地和一群充滿愛與熱誠大學生手牽手做運動玩遊戲…
大學時代曾參加過一個服務性質社團,每週三早上沒課的同學都會在一位資深的大四學姐帶領下,到一所啟智學校協助老師照顧智障兒童。由於學校人手不足,親切的老師們最盼望的就是週三我們的到來,那麼她們才有較多的人手可以帶小朋友做更多的訓練。
和老師相比,我們要做的事非常簡單,我們只需要配合老師的口令,協助小朋友重覆又重覆地做著老師要他們做的動作、要學的技巧,並糾正他們的壞習慣,然後多和他們多說話,講故事、或一起玩遊戲。
「把嘴巴閉起來。」這是我最常對他們說的話。只要看到小朋友嘴巴張開、舌頭吐出來時我就會馬上提醒他們閉上,不然的話,要不了多久口水就會流出來。他們每次聽到這句話都會對我憨笑,然後乖乖地閉上嘴,但不消幾分鐘又會不自覺地把嘴巴張開。還有些小朋友很喜歡吮手指或咬指甲,我也都會出言制止,並輕輕地把他們的小手從口中拉出來。
我記得有一次與社團同學們一起到那所學校時,那天天氣十分爽朗,於是老師和學姐商量一會兒便向我們宣佈:今天乾脆帶小朋友到附近公園走走好了,大伙聽了都很開心,每個人或牽或抱著1-2位小朋友從學校出發,往公園方向走去。
那是個多雲的秋天,氣溫宜人舒適也沒有刺眼陽光,十分適合出遊。我牽著一位小男孩和一位小女孩走著,小男孩很文靜,文靜到不管我跟他說什麼,他總是害羞地點點頭,一句話也不說,從頭到尾就這樣乖乖地跟著我;小女孩則不然,每次我開口說話,她一定會盯著我並對我憨笑,偶爾還會口齒不清地回應二句。我們在公園漫步,行人步道兩旁細長樹木與盛開花朵的花圃讓人看得心曠神怡,我指著眼前美麗的花朵溫柔地對身旁小朋友說:「小明小美你們看,很漂亮的花花喔。」(化名。)
小男孩依舊點頭默不吭聲,小女孩則像是大受感動般,突然打開話匣子開心地對我侃侃而談,她越說越興奮,口水也不斷地從嘴角滑落下來,我拿起面紙微笑地幫她擦拭後再繼續牽她的手,笑著鼓勵她一直說下去。我看著她稚嫩的臉孔,充滿著一股稚真、一分可愛,以及無盡純潔,我不禁被她綻放的那種發自內心的無邪笑容所感動。
工作多年後,在公司遇到一位愛咬指甲的同事,每次看到他咬指甲,我都會想起那幾位有相同毛病的小朋友,因此常會產生一種想伸手制止他的衝動;這次看到畫展,更勾起許多過往回憶,也依稀想起學姐當年對我們說的話,她提到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雖然會慢慢變老,但也會變得更內斂,知道怎麼保護自己;但這些孩子則不然,他們將永遠保持一顆赤子之心,因此需要我們伸出援手關懷他們,讓他們能夠快樂的活下去。

附註:
主題:2008全國心智障礙者才藝大賽「我的夢想」畫展
時間:12/1~12/31
地點:台北捷運中山站藝廊展開
主辦單位: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

2008/12/19

日本人真多禮啊~~


為了完成一個小小的心願,所以從今年夏天起,我回到母校學日文。不知不覺上了幾個月的我,越上就越覺得日本人很神奇。

語言的表現反應著民族特性,日本人重視繁文縟節,所以日文總是包含許多複雜多變的語態與詞類變化,再再強調對不同人要用不同方式說話,能含蓄時就儘量拐彎抹角,能化簡為繁就絕對要花功夫把句子拉長才顯得有禮貌,這種特性對一向把「差不多先生」當楷模的我來說,學起來簡直像在受酷刑一樣,所以在學習的過程中,不自覺地讓我對日本人產生一種印象,講好聽一點就是日本人很小心謹慎周全多禮,非常講究禮節;但翻成白話就是一句話:「真麻煩」啦!

昨晚老師教到「~んですが」的用法,其中有一種叫做開場白用語,說穿了也沒什麼,整句話重點就在最後一句,前面一連串廢話都是無意義。老師舉了很多例子給我們,聽得我臉上浮了好幾條線,總之一切盡在不言中。

「假設有一位日本人想要一份資料,她可能會說:『唉呀真不好意思,我好想要那份資料啊!不知道能不能請妳給我那份資料呢?』」老師說道。

「不過是要份資料嘛!囉哩吧嗦地廢話那麼多幹嘛!」我心裡嘀咕著。「說『請給我一份資料』不就好了嗎?」

才剛那麼想,就聽見老師接著說,如果你直接說:「請給我一份資料的話,日本人會覺得你怎麼那麼直接!真是沒禮貌!」

原來我就是日本人心中沒禮貌的人啊!

如果不是上個月才親身經歷一件事,那麼昨天看到老師教的超長廢話可能就會覺得太誇張...

十一月下旬,我和妹妹到故宮博物院參加東吳大學歷史系與故宮合辦的講座,結束後順便進故宮複習講師們剛才所提的藝術賞析。我們按照故宮標示的行徑路線欣賞一件又一件的古玩珍寶,讚嘆藝匠巧奪天工的神奇功夫。當我們順著指標從右往左邊方向慢慢逛到知名「肉形石」時,一位日本人從中央「翠玉白菜」展示處又折返回肉型石展示區,似乎想重新品味那件寶物,因此與我們差點相撞。

如果是台灣人互撞,頂多互相笑笑說聲:「對不起或真不好意思。」就沒事了,但日本人則不然,當我和老妹往回退一小步並用中文對他說:「不好意思,你先請」時,那位男士非常有禮地大退2步,並以一種充滿歉意的語氣用日文對我們說:「剛才真是非常非常的失禮!真是非常非常的不好意思,請妳們千萬別介意,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抱歉,請妳們務必先看。」

原來他是日本人。那麼客氣把我和老妹都嚇了一跳,讓我們有些很不好意思,畢竟雙方又沒真的撞到,況且真的就算撞到也不是故意的丫,只是他實在太客氣了,讓我有些兒不自然,於是我用破破的日文回應:「不不,我們也很不好意思,您先請看吧!」

「不~不~不,妳們務必先請,剛才真是我太失禮了,所以…」他邊鞠躬邊淅瀝嘩啦地又講了一長串道歉話,讓我和我妹也跟著不好意思起來,一起和他鞠躬來鞠躬去的,好累喔。最後我們決定不再禮讓,向他說聲謝謝後就不客氣的黏在玻璃框上觀賞肉型石了。

現在想起當時那位日本人的反應與用詞,果真又印證了老師說的,日文就是這樣,相同的意思,越長的越有禮貌,對陌生人或客人、長輩要用禮貌體、敬體,熟人平輩、晚輩才用普通體、常體。但好累喔。

2008/12/17

好一個亂字,好一個亂象

隨著科技飛快進步,人們獲取資訊的管道越來越多,接觸到的資訊也越來越複雜。到後來,大量資訊來的速度過快,讓許多人還來不及消化吸收、來不及判斷它們的價值,就得照單全收,於是,我們的思維也在潛移默化中被影響與改變。

科技帶動生活迅速變革的同時,如蝴蝶效應般也快速地改變了我們的道德感與價值觀,挑戰著我們過去一直奉為圭臬的四維八德,最顯而易見的例子應該就是電視新聞帶來的影響。

許許多多的事件,在過去純樸年代可能會被視為違害善良風俗、會被當成不良示範,但現在可能不是如此,因為記者要「新」聞?或是因為觀眾愛看「新」聞?所以,只要你敢做、敢說別人不敢做的事、或別人還沒做、還沒說過的事,就能吸引一堆記者爭相拍攝採訪,讓你瞬間爆紅,成為人人爭先恐後的學習對象,並享受成名帶來的好處,所以很多人想不計一切代價的成名,也不管那些事物或言語會不會對社會造成什麼傷害;當然,只在乎收視率的記者編輯們也不在意這則新聞的社會價值,只會一而在再而三的反覆播放直到榨乾所有剩餘價值。

大部分的人都愛看電視節目,尤其是新聞報導,這個管道每天即時傳遞各種影像畫面與故事情節到台灣每個角落,這些內容大部分都不修飾、是赤裸裸原汁原味的,讓每天收看電視的我們從真實故事中學到很多事,像是:誠實認錯的人會立刻受到懲罰,死不認錯的人反而不會有事,如果還能厚顏無齒的反咬別人一口,說自己被迫害、被冤枉、把自己塑造成被害人形象的話,那麼更可以被當成英雄受到部分民眾崇拜。所以,當葉盛茂認罪後就出不來了;丫扁死不承認反而被放出來,可以到處演講、大言不慚地喊冤,並且還可以大剌剌地指責余政憲怎麼那麼快就承認;除此之外,故意扯掉邱毅假髮的人敢做不敢當,一樣是有樣學樣,做一套說另一套,一味說那是巧合,完全不承認自己的行徑,他說謊不僅不會覺得不好意思,最後一樣也是被當成英雄對待。

神奇的是,已做了那麼多假帳、A那麼多錢,一堆證據確鑿的罪行全浮上台面之後,仍然有一堆鄉民信眾不管那麼多,堅持相挺到底,只因為藍綠不兩立,就算護短也要護到底。這種十足是非不分、絕不妥協、絕不認錯的精神,每天都在刺激著我們。久而久之,一般民眾在不知不覺中也受到影響,慢慢適應這些新觀念,最後越來越多人起而效尤,一起來積非成是,把道德放兩旁,利字擺中間。

如果今天大家都能理智一點,尤其那些公眾人物若能再謹言慎行一點,或者至少像蘇貞昌那樣,就是功德無量,因為他們對人民的影響真的很大,蘇貞昌說的好:「我們可以不喜歡邱毅,...,但不應該攻擊他的禿頭,更不該扯掉他的假髮,否則此例一開,豈不是變成只要看不順眼,就可以用暴力來加諸別人身上,那社會還會安寧嗎?台灣還能成為一個文明社會嗎?」但今天並不是這樣,大部分綠立委都為那個撕髮人叫好,只因為立場不同,所以他們就認為屈辱邱毅也是應該,這真是不良示範。

如果今天大家都能理智一點,如果今天民進黨不護短,是對的事就理直氣壯,錯的事就大方承認,不要老是死不認錯只會硬拗,不要老是只會噴口水指責國民黨也貪卻不拿證據,我對他們的印象會更好。不然的話,最豈碼,如果有本事,也出一個邱毅-like專揭國民黨敝案,把證據攤在陽光下的話,兩黨互相監督制衡,我覺得這會比光打嘴炮來得有意義。

未來若我們看到更多類似的現象發生在台灣各地,其實也不用驚訝,因為這些不良種子早已深植人心,隨時都可能發展成大樹。

不要說這些亂象對下一代有什麼影響,也甭提對當前未成年人有什麼影響,上行下效,我相信現在連一堆成年人都受到影響,大家都知道做錯事死不承認的好處,沒多久可能還也會麻木地認為,公然說謊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你說政治界的亂象不會影響到一般百姓生活與價值觀嗎?我懷疑。

難怪連聯合報舉辦的票選活動也都選出了「亂」字來代表2008年的台灣啊!


圖片來源: 請按我

2008/12/08

把iPhone當陶笛吹-iPhone真是個有趣的玩具

公司有個人人稱羨的幸福主任,因為他有個很疼他的老婆。主任很喜歡玩線上遊戲,她不但不反對,還全心全意支持他,讓他玩遊戲無後顧之憂。以前主任在迷魔獸的時候,老婆大人竟然毫無怨尤地讓他安心衝到R14當總元帥(Grand Marshal,美版玩家喜歡將之簡稱為GM),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各位千萬不要小看這個官階喔,如果你是在資料片燃燒遠征軍推出前就已在玩魔獸世界的話,你一定會知道R14所代表的意義,因為那是在戰場上的最高榮譽! 如果你無法體會拿到R14有多了不起,那麼就看一下我所做的簡單說明好了:當R14至少要爆肝好幾個月,尤其到後期每天可能要打18-20小時以上的戰場,才能拿到升級必需的積分。之前我玩美版認識同伺服器的「末代R14」,他到最後2週時,是24小時都在掛戰場才打敗上萬人拿到第1名、取得這個榮譽,相信看到這裡,你應該可以想像拿到R14這個榮譽有多不容易,小女子不才,才拿到R8就棄械投降了,所以對拿到R14的主任可是非常佩服的!

不過,我好像離題了,既然今天的主題是iPhone,所以有關主任拿到R14的精彩故事請容我以後有機會再提,現在就一起來看看iPhone的故事吧。

公司人人都知道主任有個很疼他的老婆,她知道他愛玩遊戲,就讓他好好地玩遊戲;她知道他喜歡新奇的東西,就買了隻iPhone送他,從此iPhone也成為公司熱門玩具之一,主任每次下載了什麼有趣的軟體,就會忍不住和大家分享,到後來一堆人都想存錢買iPhone。中華電信應聘主任當業務員才是。 )

今天下午一個惱人的任務讓部門同仁各個工作到體力不濟、大腦無法思考,主任見狀決定拯救大家,讓我們暫時放鬆一下。主任輕聲說道:「要不要來看看我的iPhone陶笛啊?」

「iPhone陶笛?」大伙聽到iPhone又有新花樣這下子睡意全消,全都圍到主任旁邊。

「iPhone最近推出了一個有趣的遊戲軟體,可以讓iPhone變成陶笛喔!」主任說道。「來,我吹給你們聽。」

只見主任對著iPhone麥克風呼嚕呼嚕地吹氣,手指往營幕面板上亂按一通,iPhone竟然真的發出陶笛的聲音,大家聽了全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好一會兒,終於有個同事開口了:「主任,你吹的好難聽喔。」

大家立刻點頭表示贊同。

主任白了我們幾個一眼說道:「我昨晚才下載的,還來不及練習啊。」

「我只是想讓你們看看這玩意兒有多新奇,現在哪隻手機可以拿來當陶笛啊!」主任又說道。

「這倒是。況且聲音真的和陶笛一模一樣耶。」另一個同事也說道。

「神奇的不止這樣,」主任停頓一下看了看我們,語帶神秘的說道。大伙聽到此,更是不轉睛地盯著主任手上的iPhone瞧,迫不急待地想知道還有哪些神奇功能。「只要你連上網,就可以和全世界的人合奏喔。」

「真的嗎?」

「嗯,你看,我現在上網搜尋…,看看現在有沒有人也在吹…」主任邊說邊連網,大伙屏息以待,不一會兒,果然聽見主任手中的iPhone傳來陣陣陶笛聲響:「你可以跟他合奏,也可以聽他演奏,很好玩吧?」

「沒想到還真的有人在吹哩,好有趣喔!」我忍不住讚嘆著。「雖然不知他是誰、不知他在哪,他在吹什麼曲子…,但是,比主任吹的好耶!」

主任又瞪我一眼…。

由於主任不讓我拍他吹iPhone陶笛的英姿,我只好上YouTube找了一個把iPhone陶笛吹很好聽的影片貼過來,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下,真的很好聽哩。

2008/12/05

原來拼經濟是這樣拼的啊~~

當金融風暴襲捲全球,各國政府無不苦思對策,期盼早日解決低迷的經濟狀況,我們偉大的政府也不例外。

為了刺激消費、鼓勵民眾花錢帶動內需市場,所以政府決定大方的發消費券,每個官員都把消費券功能說得如靈丹妙藥般地神奇,彷彿有了它就可以救台灣經濟,讓人人有飯吃,人人有工作做。除此之外,獲得消費券的資格也一而在再而三的放寛,最後連「未來人」都可以領,彷彿消費券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要多少有多少,沒有成本。
 
所有的官員都報喜不報憂,只強調人人都有3600元大紅包,可以開心過好年,沒有官員願意清楚讓百姓知道,那個所謂的消費券不是無價的,那個3600的背後是857億負債,是全台每個納稅人要背的債務,尤其是窮人和中產階級,因為台灣稅制不公,大部分的稅金都來自受薪階級,他們該繳的稅一毛也逃不了,但富人受到許多免稅政策光環保護,反而不需繳合理比例的稅,這個不公平的稅制連張忠謀先生都看不下去,今年還呼籲政府應讓有錢人多繳稅,沒想到政府不但充耳不聞,還說為了振興經濟,迅速通過將遺產稅從50%調降至10%,讓富人從生前到死後都幾乎都不用繳稅,這算哪門子振興經濟方案啊!
 
為了鼓勵消費,不知哪個晉惠帝附身的委員又提了新的刺激消費方案,就是2009年元旦應彈性連休四天,1月10日再來補上班。不料語畢立委豬公拍手叫好,大伙都相信此舉必能讓許多民眾扶老攜幼外出旅遊刺激消費,人事行政局原本還有點骨氣,態度強硬的表示全國性假日決定需要4個月時間作業,不料被立委施壓二下不到半天就態度轉變,立委們開心地相信他們為民眾爭取到的四連休是多大的德政,民眾必會感動痛哭流涕,然後用力花錢遊山玩水以報「聖恩」。

那些坐領高薪的委員官員們,你們難道以為全台灣的人坐息都像軍隊還是機械人,所有人都一模一樣喔?你以為大家都是週一到周五上課上班,到周六周日就休息在家什麼事也不做等著你們幫大家規劃行程嗎?你們那些官員周六不結婚就不知小老百姓有人選在1月10日那天結婚,現在那天要上班誰去喝喜酒啊?你們那些官員周六沒事做也不唸書就不知小老百姓們有些人一到五上班,然後周六去學校上課嗎?那麼現在你要他1月10日那天應請假去上課好?還是翹課照常上班啊?

最近企業為了對抗景氣寒冬,很多公司不約而同祭出「無薪休假辦法」,強迫員工不支薪休假,這種變相式減薪政策,讓小老百姓已經很難過了,但大伙也明白這是不得已的,只好默默地接受,不料好久沒上新聞的毛惠帝怕大家把他忘記,所以也跑出來湊熱鬧,就大聲疾呼「無薪假玩台灣」,還要觀光局長去規劃行程。他是覺得薪水都沒了的人反而有錢還有心情遊山玩水喔?

想不到往生千年的晉惠帝真是法力無邊,全台到處都看得到被他附身的官員,看來他比宋七力還厲害,分身多到數也數不清,從扁政府到馬政府時代到處看得到他的踪影,台灣有那麼有趣讓他流連忘返、待了那麼多年都捨不得離開嗎?

相關文章:太平洋又沒加蓋,覺得中國好就游過去呀!

圖片來源:TVBS (請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