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9

心都碎了,於是慢跑去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醜媳婦總要見公婆,即使其貌不揚,只要有美麗的內在,最後仍會被眾人所接受…只是,如果是內外皆嚇人的夜叉的話,那就不知該怎麼說了。

(圖為美西灣區Frement的伊利莎白湖濱公園一隅,鳥兒常在湖邊嬉水)

公司研發的第一款商品終於要出來見人,雖然知道她並不完美,但全公司上上下下無不滿心期盼,希望她的內涵能受市場肯定,只是到頭來不僅自己試用到心痛,看著志願試用者傳回雪片般負面意見時,真是心都碎了。

我想起從前,心情好的時候,與朋友相約於河畔慢跑,讓汗水與歡笑在陽光下奔放;心情不好時,要一個人默默地跑、用力的跑,跑到讓人分不清交錯在臉上的是汗水還是淚水,跑到精疲力盡才能無力悲傷。

於是我來到住家附近的運動公園,在陽光下靜靜地跑著,不知怎地,我想起過去在美國西岸工作時,租屋附近的伊利莎白湖濱公園。那時我常沿著週長二英哩的湖畔跑著,邊跑邊欣賞周圍景緻。我想起金黃色的夕陽灑在湖面上,泛起一片波光粼粼的光澤,三三兩兩的鴛鴦和其他鳥兒,悠遊的在湖面嬉水。牠們時而在水面玩起追逐遊戲,時而振翅高飛又急遽俯衝,濺起水花片片。我也想起那兒二岸楊柳低垂,隨風搖曳…

不知怎地,我又想起了更久的從前。想到美國東岸維吉尼亞州的諾福克城(Norfolk),我二年半留學生涯所居住的地方,想起那時住家附近的伊利莎白河。一樣的伊利莎白,不一樣的感受。我想起那兒的人喜歡在河上開著遊艇嬉水或泛起一葉葉扁舟,也想起每天下午許多人帶著狗兒沿著河畔慢跑。那時的我,常和好友騎單車到河邊促膝長談,或著將河畔風光畫在紙上,有時也加入運動族的行列小跑一番。也許小城市的人總是比較熱情友善,不論認不認識,迎面跑來時總會點頭微笑或打招呼,不像在西岸,大家各跑各的,和你擦肩而過的人是誰並不重要,反正大家都只是這裡的過客。

不知怎地,眼前的景色突然模糊了起來,直到隔壁跑道的老伯發出價天響的吐痰聲驚醒我,才將我的思緒拉回現實,原來我在台灣。

我趕緊遠離老伯,來到公園靠外圍的步道繼續跑著,沿路傳來陣陣候選人宣傳車的叫囂聲、小孩尖叫聲,以及民眾談笑聲,果然是我熟悉的台灣。

不知過了多久,呼吸開始變得越來越沉重,我緩緩靠近操場看台,找個人煙稀少的位置坐下來喘息,這時才驚覺我竟然忘了擦防曬就出門,這下子應該曬得黑到明天同事都認不出我了。我漫無目的地看著操場上慢跑的人群,心裡放不下的仍是這個商品。希望這次小規模的測試,能喚醒不食人間煙火、老活在自己象牙塔裡的研發人員,能夠認真思考產品定位與品質問題,畢竟現在是個消費者意識抬頭的年代,不要隨便拿一個垃圾出來就以為全民會照單全收,如此不僅太小看消費者,也對不起公司寄予的厚望。

6 則留言:

  1. 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失望的,製作的人本身能力就不足。
    老實講要不是前面有某國人員先做出一些的話根本不會有這測試

    回覆刪除
  2. 早死早超生
    一個專案已經弄了這麼久
    也該做個了結.

    回覆刪除
  3. 雖然不知道什麼商品
    但還是替你打氣加油喔
    煩悶時就打開電視看一下21頻道吧

    回覆刪除
  4. 我比較好奇的是,這麼幾天下來,開發人員清醒了嗎?

    回覆刪除
  5. TO 迷迷小姐:
    謝謝妳的關心,我還是常看旅遊頻道, 第五季的決戰時裝伸展台第4集看完了...只想說布魯克雪德斯,真難為妳了^^

    TO Lowpolygon, 銀狐, 藍斯洛:
    研發人員決醒了沒我不知道, 但我知老板決醒了...XD

    回覆刪除
  6. 唉!這就好比自己的孩子就算犯錯也都是別人害的呀
    絕對與自己毫無關係的說

    回覆刪除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