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0

託夢(下)




世界上有許許多多奇異事件,我們都無法解釋,那是因為我們懂得太少。就像作夢,每個人都會,但夢境中出現的聲音影像與感覺、似是而非的預言或託夢,等到後來一一成真時,常讓我們覺得不可思議。不知未來會不會有一天,科學家們可以找到答案,讓我們明白箇中原理。

記得在美國唸書的第一個寒假,我和室友一起到加拿大玩,由於室友的親戚已移民溫哥華多年,她的弟弟也在那裡唸書,因此去那兒不僅有免費房間,還有可愛「導遊」相隨。就在旅程快結束的某一天,我不慎在雪地滑倒,並摔斷左手骨。弟弟緊急將我送到醫院,並幫了我很多忙。
(圖說:圖片來源自http://www.freefoto.com 這是攝影師在Loch Ailort拍的景色,我覺得很符合本文情境,所以使用^^)

然而,一直等到回美國持續療程,醫生把厚厚繃帶拆掉後,我才知道這次意外不僅斷骨,連神經也受損,讓我的左手手指從此不聽使喚,完全無法動彈,只能隨著地心引力自然地下垂捲縮。身為左撇子的我,失去左手功能的確讓我很傷腦筋。

等到骨科醫生確認我骨折處復元良好之後,便幫我約另一位神經科醫生,請他協助測試我神經受損狀況。

那一天,我依約前往神經專門醫療診所。

那是一個陽光普照風和日麗的早晨,開車陪同前往的學長因為有中醫底子,一路上便不斷分享醫學常識、復健應注意的事項,抵達目的地填完所有表格後,我們依指示進入一間診療室。打開房門,只見一張潔淨米白色長桌上放滿電擊設備,我的心頓時涼了一截,由於美國氣候乾燥,讓我常被靜電嚇到,一想到待會要做的竟然是電擊測試,當下立刻決定奪門而出,陪我一起來的學長只好耐心哄我留下。

一會兒,醫生走進房間,他先親切地問候我、告訴我他已看過骨科醫生傳來的資料,接著便仔細說明當天要做的測試,並要我忍耐配合。於是學長就這樣眼睜睜地看我接受所有通電酷刑,當中還不時幫助醫生抓緊我的手腳,以防我逃跑,喔不是不是,是防我被電得跳起來。

好不容易測試完畢,醫生笑著對我說:「告訴妳一個好消息,妳的神經並沒有斷掉。」

「真的嗎?」我虛弱地回道。

醫生停了一會又道:「只是…它們極度受損。」

「…」我的臉上浮出三條線,這真是標準美式用詞,就算是壞事也要說成不是最壞。

醫生告訴我,我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持續做復健運動、多對小臂按摩,讓傷口的肌肉不要太緊繃,如果幸運,約半年左右神經應可慢慢復元,手指會開始有反應、可以慢慢抬起來。然而,若半年後仍不能動的話,就來考慮做神經接合手術,只是這門手術很複雜,做完後不會即刻顯出效果,要再等半年到8個月左右,手指才會有感應,可以慢慢動;不過,「手術有一定失敗率,只是,即使失敗也得8個月後才會知道,而且等到那時還不能動的話,就真的麻煩了。」

「所以,我現在應該…?」

「多幫自己的小臂、手指按摩,多動動左手。」醫生停頓一會兒,又用起美式幽默笑著對我說道:「然後就多祈禱吧。」

「我會虔誠地到教堂拜拜。喔,不是,是禱告。」語畢,只見學長又問了醫生一堆問題後,才帶我一起離開。

「希望妳不用回來做手術。」醫生臨別前又說道。

「我會告訴上帝的。」我當然也不想回來見你啊。=.=

從此以後,室友開始嚴格監督我有沒有做復健運動,逼得我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按表操課、動動我的手臂,上課時不忘邊聽講邊玩手,和室友一起看電視時,她還會很認真的盯我有沒有乖乖「動手按摩」。

即便左手如此的無力,做起事來如此地不方便,我還是會在每天睡前玩幾盤《世紀帝國2》,玩過才能安心的睡覺。那是個很刺激的即時戰略(RTS)遊戲,我受傷前就已經很沉迷,傷後仍不想放棄它,只是玩這款遊戲時,想單靠右手按按滑鼠、不用左手按熱鍵輔助的話,要打贏其他玩家跟本是件不可能的事。

然而我是一個只要一打電動,就會搖身一變成為不屈不撓、奮發向上的時代楷模,為了打敗強敵,我一進入遊戲世界就會很快忘記自己「手殘」的事實,並想出一套運用手腕力量讓手指按順利鍵盤方式,搭配倒背如流的生產攻堅順序,最後照像可以打的有模有樣,後來這種高超的手殘打電動技術還引起其他戰友兼同學好奇,紛紛專程跑來我家看我表演,這不知該不該感到驕傲。

每次室友虧我不認真念書、手傷還一直打電動時,我總是笑著說我在用電玩做復健。的確如此,我打電動的時間比醫生要求的復健時間還長。

就這樣不知不覺過了2個月,某一天晚上寫完報告,我和室友一如往常,連上Game Zone的《世紀帝國2》找對手,我用靈活的右手操縱滑鼠,用不能動的左手手指有聲有色地敲著鍵盤,就這樣連贏了好幾場後,心滿意足地關機準備就寢。

朦朦朧朧間,我覺得自己好像處在一間黑暗而陌生的屋子裡,只有微弱的月光從不知名的角落透進屋內。我一點也不知道害怕,如同拍恐怖片一般,我好奇地打開房門沿著樓梯往客廳方向走去。沒多久,我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過來,由遠而近影像漸漸清晰。我忍不住大叫:「爸爸!」

我的父親早已過逝多年,這時出現在我面前的他,暗灰色的臉龐就如出殯那天,我在蓋棺前看到的遺容一模一樣。此時此刻,他穿著過去每天早晨運動時最愛的藍色運動服慢慢走向我,我激動地說道:「爸爸!你怎麼在這!我好想你!」

父親對我微笑,接著輕輕地對我說:「妳的手好了。」

「真的嗎?」

「妳的手好了,妳動動看。」

我下意識地舉起左手,雙眼盯著手指瞧,然後試著動動我的手指,奇蹟出現了,我的手指真的可以動了。我開心的叫道:「真的可以動了!真的可以動了耶!」

「那麼,再見了。」父親對我笑著說,那慈祥的笑容至今仍記憶猶新。

「請不要走!」我突然驚醒。環顧四周,原來我正躺在床上,微弱的月亮從窗戶照進來,讓我可以在黑暗中看到房間景物,它們一切都如睡前那樣,靜靜地躺在原位。原來剛才是在做夢。只是夢中的感受好真實,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那我的手…?」我想起夢中父親的話,於是將左手伸出棉被外,試著動動手指,這時,奇蹟的事發生了,我的手指終於可以聽從我的使喚,正確地上下擺動!

「醫生不是說要半年!難不成我還在作夢嗎?」我立刻坐起來揉揉眼睛,接著下床開燈,並在房裡四處走動以確認自己是真的醒著,這時的我比剛才更清醒,我不斷地上下搖動手指,越動越興奮,我的手指真的好了!

我立刻打電話回台灣,告訴媽媽這個好消息,那時,興奮過度的我已無法入眠,於是我打開電腦,連上Game Zone,這時我的手指終於可以依照意識如彈琴般地按下所有指令…


相關文章

託夢(上)

4 則留言:

  1. 的確,這世界上充滿著許多難以解釋的事件,
    之所以無法解釋,實因我們的知識有限呀!

    回覆刪除
  2. 好感人喔~妳好會寫!!

    回覆刪除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