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30

北京兩三事(2):大陸人看台灣反服貿


「台灣這幾天幾乎挺熱鬧的?」上週出差北京,那幾天北京人見到我們的開場白、問候語多半是這句。

或者這句:「台灣最近好亂啊!」


(圖:330反服貿現場。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粉絲團)


「我真搞不懂你們台灣人在想什麼!」有位標準的北京商人A,在一場會議尾聲、大夥開始閒聊準備離去時脫口而出。「服貿那些條款跟本就是對台灣有利,大陸吃虧的,要反對要抗議也應該是大陸人才是,你們台灣人出來抗議什麼?」

「我們開放給你們的全是重要項目像是電子商務,而你們開放給我們的卻是美髮業什麼的,誰要去啊!不過我們這裡是政府說了算,既然當局決定讓利台灣,我們認了就是,也不會出來抗議什麼的,但真搞不懂你們台灣人抗議什麼?」A說。

A進一步指出:「大陸遊戲早期的確山寨的很厲害,但賺錢之後,質量就提高了,現在還有錢買IP,現在大陸能做出的遊戲質量,你們台灣根本做不來,我敢說台灣沒有團隊做得出我們這款遊戲。所以我十分鼓勵你們來大陸學習,並且應該支持服貿,台灣的策劃和程序不行,應該過來學學,但美術很強,不過若你們不好好利用這僅有的優勢,又被趕上的話就什麼也沒了。」

A強調:「我認為,拼發展才是最重要的,現在北京當局就是以發展為優先,其他的算什麼!我很贊同,你要先有錢才能做什麼,沒錢沒能力的吵那些也沒用。」(註:他所謂的”那些”應是指自由民主。)

「我參加過幾個台灣的遊戲研發社團,看幾次你們的發言就知道,這些台灣的研發都沒錢,沒錢還談什麼理想抱負!你們不要像香港人一樣整天吵吵鬧鬧,什麼工資倒退的,他們香港又沒資源人又懶散憑什麼領高薪,我們大陸人那麼拼,就算環境很差也要拼,你們憑什麼…」

他說了很多看法,雖然有部分和我的想法差異甚遠,但我並沒特別反駁,尊重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聲音,況且他生長的環境就那樣,要有很另類的想法也很難吧。


(圖:330反服貿現場。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粉絲團)


我不自覺地想到了二天前和其他北京客戶會面時聽到的聲音。

「台灣最近挺熱鬧的!」北京友人K說道。

我微笑不語。

友人K又說:「你們要加油呀!千萬要支持下去,不能輸。記得六四天安門事件嗎?」

「我知道。」

「那時我很小,不到十歲,沒有親自到廣場,但我記得當時的事,算是見證過那段歷史事件。」友人K說。「你們如果學運失敗,就會像我們這樣,再也沒有學運了,懂嗎?」

「六四後不是還有一起學運嗎?」友人T質疑。

「那規模太小了,跟本起不了作用。」K看著我說道。「所以,千萬要撐下去啊!」

「你知道嗎?我去了台灣好幾次了,每次都會利用時間去誠品買書,而我的朋友也是,因為你們那兒有很多書,包括天安門事件的。我第一次傻傻地買了一堆,進海關就全被沒收了。後來學聰明,學朋友XXX那樣夾在其他物品裡用寄的就夾帶成功。」友人R笑著說。


(圖:330反服貿現場。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粉絲團)

我自己對服貿的看法是這樣的:

其實服貿提的經濟協議,從外表來看,是看不出什麼大問題的,不過重點是,這個經濟協議隱含了經濟以外的政治協議,以經促統,這才是令人感到恐慌的。我反服貿,反的是那個讓人擔憂與無法信任的國安問題。國家安全比經濟利益更重要,因為我們只要稍有不慎,就會應驗那句名言:

今天的香港,明天的台灣。

也許今天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如螳臂擋車,根本擋不住來勢洶洶的亞洲佛地魔攻勢,但是無論如何總要盡一份力,願天佑台灣,台灣加油!

寫於3/30,330反服貿遊行當日。

小黃人

有一天,妹妹嬌小桃拿了一個東西送我。

桃:我做了一個書籤給妳。妳知道我做的是什麼造型嗎?

我:(想了很久) ...該不會是小黃人吧?

桃:對耶!妳看我做的有多像!妳一看就知道是什麼了!!

我:…

於是我決定貼在部落格上,請大家看一下這到底像不像… =..=



圖:可愛小黃人。


然後...




圖:嬌小桃做的小黃人書籤正面。





圖:側面。





圖:背面。






喔~老天~到底哪裡像了!?

2014/03/29

北京兩三事(1):霧霾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在你面前,你卻看不見我。

圖:這天是本週霧霾最嚴重的一天,隨便拍都很矇矓。

生平第一次到北京,一下飛機便開始鼻酸、淚水也不自覺地流了出來。

來北京那麼感動嗎?你也許想問。

不,我過敏發作了。 =..=

出了關、搭乘機場快捷線往市中心駛去,我望著窗外灰矇矇一片,腦海中突然浮出一句有點詩意的短詞: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在你面前,你卻看不見我。

當然啦,這樣形容北京是有點誇張啦,我還是看得見坐在我旁邊的老板L大,以及週遭的乘客。只是很感慨,曾幾何時北京也因為空氣污染變成了霧都。

在北京出差的這幾天,北京空氣質量達到嚴重污染的狀況,拿起手機隨便拍都霧茫茫一片。在台灣就容易鼻過敏的我,一到北京天天鼻酸,因此不敢大意,每天乖乖戴上口罩,不過我注意到大部分的北京市民都沒在戴,似乎因為沒有過敏問題比較不知嚴重性吧。

這裡最熱門的新聞是馬航墜機,接著便是霧霾,北京當局總是不斷地強調要盡全力解決空氣污染的問題。當我和北京朋友閒聊到這個話題時,在場的北京人都笑了起來。「對啊。盡全力。估計再二十年就可以解決。」友人A說道。

「二十年?」我驚訝的叫道。

「差不多是這樣的。」友人B補充道。「工業革命時代,倫敦也是因為工廠排放廢氣成了霧都,英國整整花了二十年才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差不多也要二十年吧。」

「北京三面靠山,又不常下雨,除非刮大風,不然髒空氣很難散掉。現在的情況就是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時候看不到藍天白雲和太陽。」友人C說。

不知是不是因為北京人生性豁達?還是對政府效率已心死。他們很淡定地對面空氣污染問題,彷彿二十年很短暫,一晃眼便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