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7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1):慕敏我來囉!!

慕敏,芬蘭語:Muumi,瑞典語:Mumintroll,英語:Moomin,中文譯做慕敏、嚕嚕米、姆米、姆明等,香港則稱他們做「小肥肥一族」,是芬蘭女作家兼畫家、插畫家,朵貝.楊笙(Tove Marika Jansson,1914年8月9日-2001年6月27日)筆下最知名的作品,我們從小就很愛這部療癒系卡通,正逢今年是作者一百年誕辰紀念,因此決定到芬蘭朝聖。


慕敏我來了!(攝於Tempere市立圖書館一隅)


我的朝聖之旅行程很單純,含頭尾飛機十一天八夜幾乎都在芬蘭,並把慕敏博物館和慕敏主題樂園安排為必訪行程,不像一般旅行社,把芬蘭納入北歐五國行程的一部分,因此芬蘭最多只去赫爾辛基和聖誕老人村。另外,慕敏主題樂園一年只營業2~3個月左右,以今年為例,是2014年6月7日至8月24日,明年2015年則是6月6日至8月9日,因此我們出發時間還要配合樂園開幕(詳情請參考官網http://www.muumimaailma.fi/en/home )。

我的行程規劃如下,希望對未來想到芬蘭深度旅行的人有幫助:(2014/5/30-6/8)

5/30 台灣桃園機場-香港

5/31 香港-赫爾辛基(Helsinki),住赫爾辛基的Hotel Finn旅館。

本日主要是到努克西奧國家公園(Nuuksio National Park)及赫爾辛基市區走走,晚上住赫爾辛基的Hotel Finn旅館。

6/1 搭乘Tallink Silja Line遊輪,到愛沙尼亞(Estonia)的塔林(Tallinn)一日遊,晚上住赫爾辛基的Hotel Finn旅館。

6/2 赫爾辛基市區一日遊,包括市集廣場(Kauppatori)、烏斯佩斯基大教堂。(Uspenskin Katedraali)、赫爾辛基大教堂(Tuomiokirkko)、上議院廣場(Senaatintori)等等,午餐是SoppakeittiÖ餐廳的海鮮湯,晚餐則海歐食堂(Kahvila Suomi)。這是必去的餐廳,所以一定要提。晚上搭夜車睡臥舖,隔天到羅凡尼米。

6/3羅凡尼米(Rovaniemi)及聖誕老人村,住羅凡尼米的Original Sokos Hotel Vaakuna Rovaniemi飯店。

6/4 坦佩雷(Tampere)隨意逛,住坦佩雷的Cumulus Rautatienkatu飯店。

6/5 早上到坦佩雷慕敏博物館,接著搭火車到海門林納(Hämeenlinna) 及奧蘭科(Aulanko)玩,晚上繼續住坦佩雷的Cumulus Rautatienkatu飯店。

6/6 土庫(Turku)一日遊,住Hotel Helmi旅館。

6/7南塔麗(Naantali)及其慕敏主題樂園(Moomin World),晚上回赫爾辛基,住赫爾辛基的Hotel Finn旅館。

6/8 芬蘭堡及赫爾辛基岩石教堂,搭晚上的飛機回台灣。

這次行程最主要是為了慕敏而去,所有行程均以慕敏為主,因此有些很想去的地方,如電玩「勇者鬥惡龍」中城堡靈感來源的薩翁森納(Savonlinna)就被割捨了,另外,為了配合電影「海鷗食堂」拍攝的餐廳之營業時間,赫爾辛基市區行程也被硬生生拆成兩段。

芬蘭十分適合自助旅行,一來交通方便,二來居民都十分友善,而且幾乎都會說英語。不少人看到我們拿著地圖東張西望,都會主動過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忙,讓我們印象很深刻。另外,芬蘭多森林與湖泊,空氣新鮮,環境優美。

芬蘭另一個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治安良好,我們到百貨公司購物時,常會看到有些客人為了試穿外套,就把包包隨手放地上,穿好後就把包包留在原地,然後走到鏡子旁邊看效果,完全不怕包包遺失;到奧蘭多時,還看到有高中生在河畔玩耍,他們的包包竟然丟在離他們至少5公尺遠的涼亭旁,完全不怕經過涼亭的路人對他們包包動手動腳。

旅遊期間,到處都看到老年人單身或結伴旅遊,年輕夫婦手推嬰兒車或帶幼兒出遊的組合非常稀少,不知是不是因為芬蘭已進入老年化社會之故。




(攝於Tempere慕敏博物館前)


(攝於Naantali慕敏樂園內,慕敏屋實景)


(攝於Naantali慕敏樂園內,帥哥史納夫欽講故事)

相關連結


(1)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1):慕敏我來囉!!

(2)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2):交通篇

(3)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3):住宿篇

(4)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4):到處都是Moomin 和 Angry Birds

(5)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5):努克西奧國家公園

(6)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6):塔林

(7)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7):赫爾辛基+教堂+市集

(8)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8):芬蘭美食

(9)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9):海鷗食堂

(10)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10):羅凡尼米&聖誕老人村

(11)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11):坦佩雷

(12)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12):坦佩雷慕敏山谷博物館

(13)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13):海門林納+奧蘭科

(14)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14):土庫

(15)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15):南塔麗的Moomin主園樂園

(16) 我的芬蘭朝聖之旅(16):岩石教堂+芬蘭堡

2014/04/13

北京兩三事(4):豪邁北方人之二

某一天和北京K公司客戶一起午餐。七個人點了十樣菜和六碗白飯,因為當中有一位腸胃炎不能吃東西,只能喝點果汁,因此嚴格來算就六個人用餐。

北京某地鐵站入口(忘了站名=.=)

某一天和北京K公司客戶一起午餐。七個人點了十樣菜和六碗白飯,因為當中有一位腸胃炎不能吃東西,只能喝點果汁,因此嚴格來算就六個人用餐。

我們天南地北地聊著。「你們假日都去哪玩呢?會去長城、故宮、天安門嗎?」我問道。

「不去。」友人A說。「北方人不去這些地方。會去的都是觀光客。」

「我也不去。人太多了,我寧在家休息,舒服多了。」友人B同意。

「我小時候去過長城。二十幾年前沒什麼觀光客的時候,和家人一起去過,現在不去了,太多人了,人擠人沒意思,想拍個照嘛,前後左右全是人,跟本不知自己在哪,於是拍完照還可以拿著照片問問朋友:『喂,看一下哪個是我?』」友人C搞笑說。(冏)

兩方高層在餐桌上談市場趨勢,我們幾個就在一旁嘻嘻哈哈地講笑話。飯後回K公司繼續開會的路上,友人A問我:「Amy妳吃飽了嗎?」

「我吃飽了,你呢?」

「其實我沒有。」=..=

「你…」(大驚)

「我們北方人要吃肉才會飽。」

「剛不是也有肉絲肉片的…?」

「對我來說那些肉末肉渣不算肉,要大塊肉才是肉。」友人A說。他注意到我訝異的眼神,於是又道:「我們這樣算普通哩,若東北人的話,他們要一鍋鍋的肉才過癮。」他雙手比了個直徑約30公分的圓形。

「這鍋肉要幾個人一起吃才吃的完吧?」(大驚)

「那是一人份的。一群人一起吃的鍋要和剛才那個圓桌一樣大。」友人B補充道。

我真想看看那麼大的鍋子。=..=

2014/04/05

北京兩三事(3):豪邁的北方人之一

北京大學一隅。

某一天,和北京Z公司客戶一起用午餐。

不知怎地,我們聊到日前在昆明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這真是太離譜了。」友人X憤憤地說道。

「是啊。治安敗壞,讓百姓生活在恐懼中。」我附和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友人X說。「十個人造成數十人死亡上百人受傷,這太離譜了!若這事發生在北京,這十個人早就被打成泥了!怎能讓他們在這撒野!」

「就是啊!十個打一個還怕圍不死他們嗎?」友人Y說。

「昆明人太遜了。」友人X說。

我:…。

友人X見到我驚訝的表情,便補充說道:「我們北方人比較直爽,不像南方人老愛拐彎抺角,又愛耍嘴皮子。」

「我記得有一次到上海出差,在那兒住了一個多月。」友人X回憶往事:「有一回,在路上看到二個人擦撞,那兩個人就這樣對罵了一小時,我看了都快抓狂了。若這發生在北方,兩句話就解決了!」

「哪兩句?」

「『幹嘛!想打架?』、『打!』兩個人就直接打起來了。不像南方人,罵半天也不動手,看了真鬱悶啊!」

我:…

2014/03/30

北京兩三事(2):大陸人看台灣反服貿


「台灣這幾天幾乎挺熱鬧的?」上週出差北京,那幾天北京人見到我們的開場白、問候語多半是這句。

或者這句:「台灣最近好亂啊!」


(圖:330反服貿現場。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粉絲團)


「我真搞不懂你們台灣人在想什麼!」有位標準的北京商人A,在一場會議尾聲、大夥開始閒聊準備離去時脫口而出。「服貿那些條款跟本就是對台灣有利,大陸吃虧的,要反對要抗議也應該是大陸人才是,你們台灣人出來抗議什麼?」

「我們開放給你們的全是重要項目像是電子商務,而你們開放給我們的卻是美髮業什麼的,誰要去啊!不過我們這裡是政府說了算,既然當局決定讓利台灣,我們認了就是,也不會出來抗議什麼的,但真搞不懂你們台灣人抗議什麼?」A說。

A進一步指出:「大陸遊戲早期的確山寨的很厲害,但賺錢之後,質量就提高了,現在還有錢買IP,現在大陸能做出的遊戲質量,你們台灣根本做不來,我敢說台灣沒有團隊做得出我們這款遊戲。所以我十分鼓勵你們來大陸學習,並且應該支持服貿,台灣的策劃和程序不行,應該過來學學,但美術很強,不過若你們不好好利用這僅有的優勢,又被趕上的話就什麼也沒了。」

A強調:「我認為,拼發展才是最重要的,現在北京當局就是以發展為優先,其他的算什麼!我很贊同,你要先有錢才能做什麼,沒錢沒能力的吵那些也沒用。」(註:他所謂的”那些”應是指自由民主。)

「我參加過幾個台灣的遊戲研發社團,看幾次你們的發言就知道,這些台灣的研發都沒錢,沒錢還談什麼理想抱負!你們不要像香港人一樣整天吵吵鬧鬧,什麼工資倒退的,他們香港又沒資源人又懶散憑什麼領高薪,我們大陸人那麼拼,就算環境很差也要拼,你們憑什麼…」

他說了很多看法,雖然有部分和我的想法差異甚遠,但我並沒特別反駁,尊重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聲音,況且他生長的環境就那樣,要有很另類的想法也很難吧。


(圖:330反服貿現場。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粉絲團)


我不自覺地想到了二天前和其他北京客戶會面時聽到的聲音。

「台灣最近挺熱鬧的!」北京友人K說道。

我微笑不語。

友人K又說:「你們要加油呀!千萬要支持下去,不能輸。記得六四天安門事件嗎?」

「我知道。」

「那時我很小,不到十歲,沒有親自到廣場,但我記得當時的事,算是見證過那段歷史事件。」友人K說。「你們如果學運失敗,就會像我們這樣,再也沒有學運了,懂嗎?」

「六四後不是還有一起學運嗎?」友人T質疑。

「那規模太小了,跟本起不了作用。」K看著我說道。「所以,千萬要撐下去啊!」

「你知道嗎?我去了台灣好幾次了,每次都會利用時間去誠品買書,而我的朋友也是,因為你們那兒有很多書,包括天安門事件的。我第一次傻傻地買了一堆,進海關就全被沒收了。後來學聰明,學朋友XXX那樣夾在其他物品裡用寄的就夾帶成功。」友人R笑著說。


(圖:330反服貿現場。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粉絲團)

我自己對服貿的看法是這樣的:

其實服貿提的經濟協議,從外表來看,是看不出什麼大問題的,不過重點是,這個經濟協議隱含了經濟以外的政治協議,以經促統,這才是令人感到恐慌的。我反服貿,反的是那個讓人擔憂與無法信任的國安問題。國家安全比經濟利益更重要,因為我們只要稍有不慎,就會應驗那句名言:

今天的香港,明天的台灣。

也許今天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如螳臂擋車,根本擋不住來勢洶洶的亞洲佛地魔攻勢,但是無論如何總要盡一份力,願天佑台灣,台灣加油!

寫於3/30,330反服貿遊行當日。

小黃人

有一天,妹妹嬌小桃拿了一個東西送我。

桃:我做了一個書籤給妳。妳知道我做的是什麼造型嗎?

我:(想了很久) ...該不會是小黃人吧?

桃:對耶!妳看我做的有多像!妳一看就知道是什麼了!!

我:…

於是我決定貼在部落格上,請大家看一下這到底像不像… =..=



圖:可愛小黃人。


然後...




圖:嬌小桃做的小黃人書籤正面。





圖:側面。





圖:背面。






喔~老天~到底哪裡像了!?

2014/03/29

北京兩三事(1):霧霾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在你面前,你卻看不見我。

圖:這天是本週霧霾最嚴重的一天,隨便拍都很矇矓。

生平第一次到北京,一下飛機便開始鼻酸、淚水也不自覺地流了出來。

來北京那麼感動嗎?你也許想問。

不,我過敏發作了。 =..=

出了關、搭乘機場快捷線往市中心駛去,我望著窗外灰矇矇一片,腦海中突然浮出一句有點詩意的短詞: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在你面前,你卻看不見我。

當然啦,這樣形容北京是有點誇張啦,我還是看得見坐在我旁邊的老板L大,以及週遭的乘客。只是很感慨,曾幾何時北京也因為空氣污染變成了霧都。

在北京出差的這幾天,北京空氣質量達到嚴重污染的狀況,拿起手機隨便拍都霧茫茫一片。在台灣就容易鼻過敏的我,一到北京天天鼻酸,因此不敢大意,每天乖乖戴上口罩,不過我注意到大部分的北京市民都沒在戴,似乎因為沒有過敏問題比較不知嚴重性吧。

這裡最熱門的新聞是馬航墜機,接著便是霧霾,北京當局總是不斷地強調要盡全力解決空氣污染的問題。當我和北京朋友閒聊到這個話題時,在場的北京人都笑了起來。「對啊。盡全力。估計再二十年就可以解決。」友人A說道。

「二十年?」我驚訝的叫道。

「差不多是這樣的。」友人B補充道。「工業革命時代,倫敦也是因為工廠排放廢氣成了霧都,英國整整花了二十年才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差不多也要二十年吧。」

「北京三面靠山,又不常下雨,除非刮大風,不然髒空氣很難散掉。現在的情況就是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時候看不到藍天白雲和太陽。」友人C說。

不知是不是因為北京人生性豁達?還是對政府效率已心死。他們很淡定地對面空氣污染問題,彷彿二十年很短暫,一晃眼便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