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30

風之花園:每一朶花都有著美麗的花語

在白雪溶化的季節,雪花蓮是最先綻放的花

爺爺為它定義的花語是

為去年的戀情

留下惜別的淚水...風之花園.白鳥岳)

名劇作家倉本聰曾以富良野為舞台,寫了「北國」、「溫柔時光」、「風之花園」三部以親情為主題的溫馨感人劇本,並拍攝成電視劇。推出後不僅感動許多觀眾,也讓富良野這個原本名不見經傳的小城鎮,成了家喻戶曉的美麗地方。這俗稱北海道三部曲的拍攝地點,不僅是戲迷們紛紛前來朝聖的聖地,也是所有愛好大自然山色、淳樸農村風光的都會男女,響往來此一遊的地方。因為只要來到這裡,就可以讓人們暫時拋開凡塵俗事、忘卻煩惱,一享悠閒與清靜。 (右圖: 風之花園;copy right Fuji Television Network Inc.)

因為戲迷姐姐的堅持,於是去年九月下旬,我們來到了富良野的風之花園…

九月的富良野已充滿秋意,早晨的天氣陰涼,草地上到處溼淋淋的,我們離開森之時計後,便穿越高爾夫球場小徑往花園方向走去,新鮮的空氣與眼前的美景,真令人感到心曠神怡。

姐姐說「風之花園」約在2008年夏推出,是日本富士電視台五十週年紀念作品,講述了一位已到癌症末期麻醉師白鳥貞美(中井貴一飾)與其家人的故事。

白鳥貞美原本在東京一家大醫院工作,在人生巔峰時發現自己竟然罹患癌症末期,並剩不到半年生命,於是他決定重回他逃離多年的故鄉富良野,重新尋找被他遺棄親情。當他面對父親兒女的一剎那,所有的怨恨突然消失無蹤。家人永遠是最親的連結,在他們的心靈深處,早就不知不覺中已原諒了他…

山腳下的風很大

秋天一到 稻穗會隨風彎腰

可以清楚看見風經過的路線

想像著自己正踩著風經過的路線,順著風兒的引領,就會來到風之花園。

秋風不斷吹拂,部分夏生草本花卉開始漸漸凋零,花瓣隨風輕飄後灑落一地,一股淡淡的秋之愁油然而生。秋生花卉悠然綻放,朶朶帶有淡雅氣質,宛如端莊的貴婦。

「親自走訪名作拍攝現場的感覺好特別,心中會產生一種時空交錯的感覺。我們和電視劇中的故事,在不同的時間,相同的地點,產生交集…」姐姐說道。

「好可惜,我只能等回家看日劇時,在家體驗你說的那種時空交錯感覺了。」我感嘆地說道。

「像這裡,」姐姐指了指前方的溫室,並示意要我一起進去,「男主角貞美拉著大提琴與彈鋼琴的兒子岳在此合奏少女的祈禱…」她開始描述劇中的某一段感人情節,讓我聽的津津有味,因為岳一直不知道男主角是他父親,並老把他當作是大天使加布裡埃爾。

我環顧四周,「不過,這裡怎麼看都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嘛。還是外頭的花園漂亮。」我瀏覽了一會兒便離開,打算繼續賞花。姐姐對此處似乎特別感興趣,待了好久才出來。

她離開溫室後往我方向走來,並對我說:「如果妳看過日劇,就不會這麼說了。不過,到時妳就只能看我拍的照片回味了。」

宿根草的花語是 小學生淡淡的初戀滋味

心葉牛舌草的花語是 冬之天使的眼淚

水仙冰佛利斯的花語是 愛上北風的村姑

劇中男主角的爺爺,依照自己對花的特性、生長時節以及當時感受,為花園的每種花卉都編了花語,而每句花語都像日本徘句,有時充滿老人家的智慧、人生哲理;有時卻又通俗俏皮,似乎童心大發。讀起來常令人不禁感到會心一笑。

是的,回台灣後,我很快地把這部日劇看完。
讀著句句花語。
回想著一景一物…
難怪很多名作的拍攝場景最後都會成為觀光勝地。
然後,
突然懊惱自己有好多紀念品沒買…



相關連結:

那天,我來到溫柔時光裡的森之時計...

2010/05/09

那天,我來到溫柔時光裡的森之時計…

有時候,真的很佩服日本人經營觀光產業的努力與用心,讓許多旅客願意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覆造訪。很多原本不起眼、不引人注意的小城鎮,因為日劇的關係,瞬間變成人人喜愛的熱門景點。為了不讓電視劇帶來的熱潮,隨著播映結束就迅速降溫,那些鄉鎮市府也會與居民一同用心維護,將該地經營成全國永久知名的景點。

富良野就是最好的例子。


北海道的富良野,一個單純的鄉間小城市,四周天然美景與田園風光環繞,如今成為日本知名觀光勝地。會有今天這般成就,我想主要原因應是攝影大師前田真三,長期用鏡頭捕捉當地自然景觀呈現世人面前,加上劇作家倉本聰的北海道三部曲之推波助瀾,才讓大家注意到這個美麗的地方。

去年九月底和姐姐一起到北海道來一趟賞楓之旅,當中有一晚,我們住在新富良野王子飯店。會選這個飯店的主要原因是北海道三部曲的「溫柔時光」和「風之花園」都在這裡拍攝。

(圖:日劇溫柔時光。copy right Fuji Television Network Inc.)

從飯店前方的小徑往前走,我們來到一家叫做「森之時計」的咖啡館。這是日劇「溫柔時光」主要拍片現場,內容描述大企業分社長湧井勇吉(寺尾聰飾演)因為愛妻惠美(大竹忍飾演)車禍過世,決定抛下所有光環榮景,離開繁華城市,來到妻子故鄉富良野開一家「森之時計」咖啡館,希望透過生活在妻子的生長環境,就會與她更加接近。

另一方面,勇吉獨生子拓郎(二宮和也飾演),悄悄地待在富良野鄰近城市美瑛的「皆空窯」,向陶藝家學習製陶藝術。由於當年拓郎加入飛車黨並駕車造成妻子去世,讓勇吉一直無法原諒兒子過失,父子倆已三年不曾見面。如咖啡那般香淳又帶有深度的感動故事,就這樣展開…

電視劇拍完之後這裡並未拆除,反而是繼續保留劇中特色一直經營下去,所以在這裡,客人可以親手研磨咖啡,就像在電視劇裡演出的那樣,自己做出香氣四溢、只屬於自己的咖啡。

當服務員親切地問我們想坐哪兒時,姐姐手指著前方示意,輕輕地對她說了什麼之後,便轉頭對我說:「一定要坐在吧台那區。要慢慢地研磨咖啡,然後感受劇情所帶來的悸動。」

「嗯?」我不解地望著她。

「老板勇吉總是站在這裡。」姐姐指了指吧台內,「雙手奉上一匙咖啡豆和一小台研磨機,然後和客人閒話家常。很多對白看似平淡,細細咀嚼後都覺得很有哲理。」她簡單地介紹著溫柔時光的劇情,並敍述幾段她印象最深刻的故事,讓我聽得津津有味。

「每天晚上打烊後,老板會坐在我現在坐的位置自言自語,檢討今日發生的事,或者回憶過去。這裡主要想表現出一種意境,彷彿勇吉與在天的夫人,依如往常般地話家常。因為,這時候,他老婆會坐那左側轉角傾聽、回應,」姐姐往左邊指了指。

「當然,勇吉什麼也聽不到、看不到。」姐姐又說道。「但是這樣的拍攝手法很高明,他讓觀眾感覺到的是一種老夫老妻的成熟感情,他們倆其實是永遠在一起的,你看到的東西我也正在看,你感覺到的事我也有所體會…」

突然覺得自己沒有先看過日劇就來這裡很可惜。

(圖:昨晚嚐到美味咖啡,第二天早上又重回到森之時計拍攝咖啡館外景色。)

等我回到台灣,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這套日劇重溫旅遊中所見的富良野。

隨著劇情發展,我愈加佩服這部戲的編劇與導演,每個小細節都處理的不馬乎,拍的很細膩,讓觀眾可以深深感受到並不是只有大企業老板、知名政治人物才能擁有多采多姿的人生,平凡如你我的市井小民,每個人都會有讓人感動的故事。

這部戲的劇情節奏緩慢,但與富良野樸實美景、平原綾香獨特的歌聲與鋼琴曲搭配的恰到好處,讓觀眾透過劇情引領下,體驗暖暖的親情與愛情,就像片中每個人手磨的咖啡豆一樣,經過漫長的研磨後,終於成為暖暖細細、散發香氣的粉末,隨著熱水浸潤變成一杯溫柔滿溢的美飲,整顆心也這樣隨著咖啡變得溫暖起來。

我一邊觀看電視劇,一邊回憶起每個我造訪過的一景一物…

森之時計門前的貓頭鷹木雕
冬天前門樓梯上的積雪
屋外右方堆滿木材的小倉庫
小梓在這裡打破盤子。
勇吉和拓郎在此相見…

北海道一直是我最愛拜訪的地方,彷彿所有的傷痛與不愉快,到了北海道、富良野、森之時計,都可以得到撫平。有機會一定要重訪。


(圖:一匙咖啡豆和一小台研磨機。客人可以親手研磨咖啡,就像在電視劇裡演出的那樣,自己做出香氣四溢、只屬於自己的咖啡。)

 

 


 

(圖:一會兒,咖啡豆變成了粉,就可以交給老板。)

 

 

 




(圖:老板用心地將你給他的咖啡粉沖泡成香淳咖啡。當然,他並不是寺尾聰。)

 

 


 

(圖:森之時計咖啡。)



相關連結:

風之花園:每一朶花都有著美麗的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