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2

Amy到河內(7): 什麼?基地台竟然放在公司大廳!?

這次越南之行,有三件事令我印象深刻:

首先是交通問題:紅綠燈稀少、居民亂鳴喇叭的情況普遍。逆向行駛、倒退開車、搶道等等,都很常見。雖然河內沒有胡志明市嚴重,但仍可見到。


接下來是飲食習慣:比較不注重衛生。估且不管路邊攤的問題,這次,我們拜訪某集團集下分公司總經理時,當天剛好是集團CEO宴請重要幹部及全國業績最好的二十大門市店長的日子,集團CEO得知我們來訪,立刻告訴該總經理務必請我們一起參加,所以我們那天到高級餐廳VIP室和超過40位越南人一起用餐。

越式傳統餐點很美味,越南朋友們也都很有善,雖然言語不通,但坐我附近的人都會主動比手劃腳教我怎麼吃,或者一直對我微笑,感覺很舒服;但是服務人員的舉動讓我有些傻眼。

在台灣,去高級餐廳用餐時,如果你的盤子髒了、有些剩菜骨頭時,服務人員會幫你換盤子,這裡的服務人員則不然,她拿著一個夾子不斷幫食客把盤中骨頭夾走,從頭夾到尾再從尾夾到頭;如果某到菜需要換小盤子時,服務員一定是拿起其中一位食客的筷子,把大盤的菜撥到小盤,而不是用新筷子。

最後要提的是人民的健康意識尚未抬頭。在台灣,所有電信公司架基地台都要很低調,悄悄地和頂樓住戶合作,架好後還要再三掩飾,深恐被附近居民發現,就會不得安寧;但這裡又不太一樣,當我和老板拜訪某公司時,警衛帶我們到二樓大廳等待,老板環顧四周,然後指著一個粗壯樑柱說道:「AMY妳看!」

我順著老板指的方向望去,眼睛瞪的老大:「什麼!那不是基地台嗎!!!怎麼就放在公司大廳!大家都不怕嗎?」

結語:

當然,我也明白,我也不過才待了三天兩夜,看到的只是片面景像,不能表示越南生活真貌,相信下次再度到訪,又會帶給我另一番新體認。(END)

相關連結:

Amy到河內(1):河內是什麼樣的城市?
Amy到河內(2): 在大河環抱著的那座古老都市裡…
Amy到河內(3):一千年的倒數計時
Amy到河內(4): 嚐試越式傳統美食…
Amy到河內(5): 連本地人都怕遇到賊車
Amy到河內(6): 初次見面,我可是MBA呢!

Amy到河內(6): 初次見面,我可是MBA呢!

「你好,我是XXX,MBA的。」T先生遞上名片,並伸出右手主動向我們握手。T先生的聲音鏗鏘有力,眼神也充滿自信。

MBA?他的自我介紹真奇怪,和一般越南朋友不太一樣。


在稱謂上,越南人和我們習慣用語不太一樣,而且感覺上比我們複雜。比方說,有位客人叫做王大明,如果我們初次見到他,通常會稱他「王先生」,等到較熟之後則會喊他「大明」;但越南則不太一樣,若這位王大明先生是越南人的話,最好要喊他「明~」,若年紀比你大,就喊聲明哥、明伯之類的比較禮貌。除非他非常了不起,德高望重,那麼才能用姓來稱呼,例如王伯伯。以上是基本原則,再難一點的我也不會。

所以拜訪越南廠商時,他們通常遞名片的同時,會這樣說道:「你好,我是ABC,請叫我C。」(ABC是指三個字,A是姓BC是名字,排列和中文一樣。)

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有一次,有位客戶叫做XX Ngoc,「叫我Ngoc吧。」他對我說道。

「呃…咕嚕咕?」我很尷尬的唸了一下,因為那字對我來說真是超難唸,唸到我舌頭會打結。(ps.我到現在還是不會發那個字,所以用咕嚕代替)

「不是,妳唸起來像3個字,其實是一個字,要這樣發音,很快的唸:咕嚕。」他很好心的教我如何從喉嚨發出這個字。

「咕咕~?」

「是咕嚕~」

「嚕嚕~?」

「是咕嚕~」

就這樣,經過多次失敗,他笑到攤在椅子上,最後忍不住對我說:「我有個Nickname叫Sam-Da,我的同事和好友都這樣叫我,妳不介意的話,也可以這樣叫我。」

「盛大?」(嗯嗯~這個好叫多了。)

「是丫,妳終於唸對了!」

終於…當時真糗啊~~

不過,那是個題外話,因此本文主題是MBA,所以現在回到正題。

一般來說,MBA是指企管碩士,所以,當那位T先先自我介紹還附帶學歷時,對我來說真的很特別。

「你好,我是Amy,來自台灣。」當老板和他換過名片後,我也遞上我的。

「我是MBA喔。」他似乎見我們沒有露出驚訝表情,於是又再強調一次。

「嗯,不錯不錯。」我微笑回應。

「看來你們不知道MBA的意義。容我為你們自我介紹一下吧。」

T先生似乎想讓我們知道他來頭不小。看來我剛才應該要反應激烈點。 =.=

「我在美國紐澤西州唸大學,當時主攻….」T先生開始滔滔不絕地述說過往輝煌歷史。「我不太喜歡那裡,因為冬季會下雪,你知道雪嗎?都…」

只見他沒完沒了起從學校講到氣候,「你是認為我們台灣人沒看過雪嗎?」我心道。=.=

「所以畢業後,我到舊金山XX大學修研MBA。」

我忍不住在心中碎碎唸道:不過是個排名1百多名的學校,還炫耀那麼大聲,真是… =.=

「我好喜歡舊金山,風景優美、氣候宜人…」

「Amy以前在舊金山工作過喔。」老板打斷了他的話。

我看了一下老板並心道:老板…我一向是個很低調的人,你怎麼把我的秘密告訴他哩!

T馬上透出驚訝眼神看著我:「真的嗎?」

既然你已知我的秘密,那麼我也不想再隱瞞下去:「嗯嗯,在那待過一陣子,我也很喜歡舊金山,喔,我還記得你的學校在XX路上。」

「是啊~是在那沒錯~」他眼睛張的好大。從他的表情可以感覺到他似乎仍在受驚中。

「我以前也在美國唸書。」老板繼續說道。「我在丹佛。那兒冬天也會下雪。」然後老板說了一些和丹佛雪有關的往事。

後來,T先生不再提MBA的事了。(待續...)

相關連結:
Amy到河內(1):河內是什麼樣的城市?
Amy到河內(2): 在大河環抱著的那座古老都市裡…
Amy到河內(3):一千年的倒數計時
Amy到河內(4): 嚐試越式傳統美食…
Amy到河內(5): 連本地人都怕遇到賊車
Amy到河內(7): 什麼?基地台竟然放在公司大廳!?

Amy到河內(5): 連本地人都怕遇到賊車

越南之行的第二天,我們要連續拜訪三家超級大公司,所以這天行程相當緊湊,絕對不能出錯。

清晨起個大早,我們上十四樓餐廳用餐,早餐是自助式西式餐點加廚師現點現做越南河粉。在高樓用餐的好處是,可以眺望遠方滾滾紅河。


我拿了些蔬果及牛奶到餐桌,才喝第一口牛奶就驚覺不對勁,因為牛奶的溫度和室溫沒兩樣,真不知它已經離開冰箱有多久,看來還是不要喝的好。

(圖說:很多地方都在施工蓋高樓)

只是光那一口就非同小可,它讓我一整個上午都在腹痛,真是可怕。

出門前想起昨天L再三提醒,絕對不要隨便攔路上的計程車。如果真的要攔,一定要看清楚車裡有沒有會動的車資計量表、有沒有會不斷有聲音傳出的無線對講機、以及車外是否印有大大的車行名稱、電話,「很丟臉,連我都會不小心看走眼誤上了賊車。」

「如果不小心上錯車,一定要想法子趕快下車!」L說。「保險的方式是,在飯店時請飯店叫車,到其他公司拜訪時,離開前請那些公司幫你叫車,因為大家都有自己配合的車行,這樣叫車才安全。」

所以,我當然請飯店叫車囉。

在台灣,大體來說,我們隨意招計程車坐不用感到害怕。想起以前到胡志明市時,無論在飯店也好、到拜訪的公司行號也好,當我們請他們幫忙叫車時,他們也是隨意在街頭攔車,沒什麼特別訣竅,只是運氣不好時,會坐到超級舊車,開到一半還會熄火,但就安全上似乎比較不用擔心;但到了河內好像不太一樣,連本地人都怕上錯車。

另外,和台灣不同的是,這裡的計程車沒有衛星導航,街道又比台北複雜,而且南區很很多地方都在大興土木,因此連司機都會迷路。這次旅程,我就遇上二次司機迷路事件,而且感覺得出來他不是故意繞路,因為他會乖乖地停在路邊向行人問路,或者要我打電話到我要去的地方,讓他直接詢問該公司怎麼走。

除此之外,正因為四處都在施工,所以當你得穿越一堆工地才能找到預定拜訪的公司行號時,你會覺得自己好像身處荒郊野外、了無人煙之地,感覺挺嚇人的。

相信在不久將來,這兒會越來越多高樓華廈,也會越來越繁華。(續待...)

相關連結:
Amy到河內(1):河內是什麼樣的城市?
Amy到河內(2): 在大河環抱著的那座古老都市裡…
Amy到河內(3):一千年的倒數計時
Amy到河內(4): 嚐試越式傳統美食…
Amy到河內(6): 初次見面,我可是MBA呢!
Amy到河內(7): 什麼?基地台竟然放在公司大廳!?

Amy到河內(4): 嚐試越式傳統美食…

L說要帶我們去保證觀光客絕對吃不到的超道地越南菜。

於是老板用中文問我:「妳腸胃好不好?」


離開玉山祠之後,我們搭上計程車往南行,從車窗向外欣賞胡志明紀念館、政府行政區域、領事館區,就在這裡,我也真的看到了旅遊達人李歐說的寛廣又美麗的街道,馬路兩旁種滿雙臂環抱也圍不住的巨大路樹,真的非常漂亮,而位在人行道一側的素雅房屋樓宇,也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河內的湖泊、路樹很多,離開舊區後,其實很多地方還真的蠻漂亮的。和胡志明市相較,這兒的生活多了一分悠閒。「我好喜歡河內」,L忍不住嘆道:「胡志明市的步調太快了,而且很擁擠,如果從商,的確要先去那;但就長期居住,並保有良好生活品質而言,胡志明市跟本比不上!」

L說要帶我們去吃道地的越南菜,保證觀光客絕對吃不到。

「不會是路邊攤吧?」老板問道。

老板和我都沒有勇氣嚐試路邊攤。雖然經過時覺得聞起來很香,看起來也不難吃,但只要看到地上那堆用過的碗盤,旁邊放著一盆肥皂水和一盆看似清水的洗碗水之後,就怎麼樣也不想嚐試。

「不會不會,路邊攤是員工下班喝兩杯的地方,我不會帶你們去那裡。」L回道。「我一定是帶你們去有店面的地方。」

「是像這種餐廳嗎?」老板隨手指著一間有玻璃櫥窗與玻璃門的大餐廳問道。透過玻璃窗門望進裡頭,還可以看到舖著乾淨布巾的桌椅整齊排列,牆上則掛了壁畫。

「不是,這是給觀光客吃的,本地人不會去這種地方。」

圖說:那晚菜色之一,咖哩鰻魚羹。將咖哩鰻魚羹和右邊的米粉夾入碗中拌勻,就是道美味的佳餚。

「那…這種呢?」老板又指著計程車經過的另一家餐廳。雖然格局比剛才那家小,但外觀看起來仍算乾淨。

「也不是,那種一看就知是給觀光客用的。又貴又不好吃。」

於是老板轉頭面向我用中文問道:「妳腸胃好不好?」

「呃…還不錯,至少跟拉拉健和克拉拉他們去吃恐怖火鍋時都沒事,都他們兩人在拉。」我回道。我也明白為什麼老板會這樣問我。

「嗯。」

後來,計程車發揮驚人能力,在擁擠的車陣中恣意穿梭,最後在某條小巷一間油漆斑駁的舊屋前停下車來,我定睛一望,覺得那間民房怎麼看也不像餐廳。L示意要我們穿越某兩屋之間一條僅能容一人通過的小道,通過小道後,果然看到一個放了十幾張桌子的「餐廳」。

「這餐廳竟然沒招牌!」我問道。

「好餐廳不需要招牌,晚點到保證沒位置!」L回道。

圖說:那晚菜色之一,炸鰻魚粉絲。

「這間是方圓百里,本地人最愛的餐廳,東西好吃到沒話說!」L又道。

「難怪觀光客找不到。」我心裡想著。「沒招牌沒門面又在暗巷,找得到才怪!」

L點了當地美食,價格十分低廉,而且也不難吃,只是地上到處可見食客丟棄的用過衛生紙、免洗筷塑膠袋,桌子也黏黏的,就很難不去想,說不定餐廳也是用兩桶水洗碗。

不過,那晚我沒事。

但是,我不敢問老板:你好嗎?(續待...)

相關連結:

Amy到河內(3):一千年的倒數計時

「看那裡!」L先生手指著湖畔前十字路口的一個大型看版。

我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這是千年倒數計時,到了明年,也就是2010年,河內就會歡慶建城1千年。」

我們拜訪的第一家客戶老板是L先生,他對我們很友善,而且還分享許多越南市場情報。當他知道我們都是第一次到河內,便熱情地說要帶我們來一趟市區巡禮,於是等會議結束後,我們坐上他秘書叫來的計程車,坐前座的他先用越南話向司機交代路線,只見司機猛點頭,然後踩了油門逆向倒車再左轉,狂鳴喇叭拐入另一個狹窄巷道後向前駛去,L滿意地點點頭,然後轉過頭來和我們聊天。

(左圖:玉山祠)

「對了,你們住哪?我之前請秘書推薦了幾間飯店給你們,後來你們選哪間?」

「這間,我把飯店DM遞給他看。」

「喔!這間!很棒的飯店!很乾淨又舒服!」

我偷偷瞄了一下老板,只見他面無表情隨口應了二句,就轉移其他話題。我們邊欣賞街景,邊和L聊天。

就如我先所提,到目前為止,我看到的河內街景全是狹窄髒亂而擁擠,車水馬龍聲不絕於耳,水果小販、法國麵包小販,肩挑扁擔在大街小巷穿梭,馬路兩旁的人行道充斥著各種攤販,像是理髮攤、飲料攤、小吃攤等等,只要幾張藍色塑膠桌椅,以及剪刀、鏡子或者煮食物的鍋爐,就可以開始營業。

不一會兒,我們來到一個被稱作Old Area(舊區)的地方,這兒的街道更是複雜且商店林立,不過幾乎每家店都只有1-2坪大小,賣的全是傳統工藝品或者衣飾玩具,感覺是要賣給觀光客的。果不其然,L強調這裡是保護區域,政府就是刻意要維護街道原有風貌,以吸引觀光客前來參觀,如果有任何店家要興土木或整修,都必須向市政府申請,經過批淮後才可以動工。

離開舊區後,我們到了市中心還劍湖,那兒遊客更多,街道也變得較為寛倘而美麗。

「看那裡!」L先生手指著湖畔前十字路口的一個大型看版。
我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這是千年倒數計時,到了明年,也就是2010年,河內就會歡慶建城1千年。」
(右圖:還劍湖一隅)

L先生告訴我們,雖然河內是首都,但目前人口約只有5-6百萬,遠低於胡志明市。河內曾在十九世紀被在法國人統治,他們的規劃就是以還劍湖成為城市的中心點,然後以此向外呈輻射狀發展,北方發展民俗傳統藝品集散中心,就是我們剛才看到的那些複雜老街,往南方則會以現代化建築為主,別墅、使館、高樓大厦都會在那兒。

越南的湖泊很多,廟宇也不少,文廟裡的孔子一直被人尊敬地供奉著,文廟並被視作越南第一間大學,「所以越南人還會覺得孔子是越南人呢。」L笑著說道。

那麼孔子到底是韓國人還是越南人呢?(冏)

老板說,他每到一個地方,總喜歡找機會參觀當地的廟宇,於是L馬上帶我們參觀還劍湖旁的玉山祠。

進入玉山祠,彷彿又回到華人的國度,無論是園中有景、景中有園的設計;亭台樓榭、觀宇牌樓;詩詞對聯、門閣三重,完全是傳統中式模樣,唯一不同的是:大部分的越南人對這些中文,已是斗大一個字不識。

越南對華人來說,總有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也許就是他在文化上與中國的相似度吧。(續待...)

2009/08/21

喔~老天!我好像加入了一個怪工會!?



有一天,我收到一封信,上頭只有短短一句話:

I am watching you…


(圖:網頁遊戲Travian)

因為某些因素,我又重新回到Travian世界。我來到一個小角落建立城池,努力帶領著我的子民走向幸福康莊大道。

我沒有加入任何聯盟工會,我打算低調地做一個孤獨城主。既驕傲又孤單地佇立於沙場,一夫當關對抗所有強敵惡勢。

當然,那只是想像。因為在Travian的世界裡,沒有所謂個人英雄。

那是個肉弱強食的世界,如果沒有加入大工會/聯盟,接受聯盟羽翼保護的話,孤軍城主很容成為豺狼們眼中的肥羊,一旦被盯上,他們會在新手保護期屆滿之後,毫不留情地開始出兵攻打你的城市,掠奪各種物資糧食。

重兵部隊一波接著一波排山倒海來襲,如此地沉重而殘酷,難受的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漸漸地,我發覺周圍小型廢城殘池越來越多,我明白許多小城主或小工會成員可能受不了如此強大攻勢,紛紛棄守城池,從此一去不復返,再也不管那些曾與他共患難的人民死活。

我無法丟下這群已和我培養出革命情誼的子民不管,因此即便炮火越來越猛烈,我仍然死守著我的小城,在最艱難的處境中求生存。

我漸漸抓出一種規律。我發現我的敵人們總在週一至週五發動攻擊,假日則休兵,因此要拓張個人勢力就要在假日進行。最後,我順利建立第二城,資源增加後,比以前更容易做好防護工作後,也能容納更多的防禦兵種保衛家園。

只是,離出兵反擊的日子還是很遠。

有一天,我收到一封信,上頭只有短短一句話:

I am watching you...
(我正在看著你)

好奇心趨使下,我查了一下寄件人資料,只見他在介紹頁面寫的是俄文,他所命的城池名稱也是俄文,我一個字也看不懂。

我沒有回信,繼續努力在戰火中設法保衛自己的家園,讓人口數成長。「等我建第三村時,就有能力生產攻擊兵了。」我暗道。

次日,我又收到他的來信,比昨天長一點:

I see you long time. Under POLE attack, you are the player who can survive in your centered 7X7 map.
(我觀察你很久了…你是以你為中心那7x7區中,唯一歷經POLE聯盟猛襲下仍能存活下來的城主。)

第三天,他又寫道:

I am trying to form a unit of good players to stand still against all the mighty big old players. Join me?
(我想成立一個工會,一起對抗那些強大又老愛欺凌弱小的老玩家。願意加入我嗎?)


是的,我也明白,這個世界的缺點就是這樣,它和現實生活中很多事都一樣,先進先贏、先搶先勝,老勢力總是佔優勢,新加入的人多半會面臨許多困境、扮演著待宰羔羊的角色。但是,我仍然沒有回信。因為我一開始就抱定主意做顆孤星,體驗孤寂滋味。

我不需要朋友,我想獨自奮戰。

就這樣,他又陸續寄了幾封簡短信給我,像是:

HI!!!!! Join in an alliance!! (嗨!!!!加入一個聯盟吧!)
Want to join alliance with me?(想跟我一起聯盟嗎?)

或者

We are now recruit new member to join our alliance!!!(我們正在招募新血進我們的聯盟!!)

他似乎熱情地希望我加入他成立的聯盟,讓我對他產生好奇,因為很少人會連發好幾封信給一個陌生人。

最後,我決定加入,想看看他成立的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組織。於是寫信告訴他,我願意加入,他開心的馬上寄邀請信到我的大使館裡。

我進入使館按下接受,於是我正式成為他聯盟中的一份子。

他馬上送了一封信給我:

Watch building, to build hiding places, fences, ditches, defense to save. We cannot resist to them, but defend we can!!!!!!!!!
(看好你的房子!建地窖!籬笆、壕溝、守好才能活下來。我們打不過他們,但我們可以防守!!!)

「所以,你的策略就是防守嗎?那麼不用聯盟也可以自己守自己家啊!」我問道。

「我要創造人多勢眾的假象!」他說。

真是…很…特別的會長啊~~我好像敗給他了~~Orz

註: 雖然英文的文法有些不對,但看得懂就好,畢竟對非英語系玩家來說,只要能溝通就好, 不用在意小細節 :)

2009/08/20

Amy到河內(2): 在大河環抱著的那座古老都市裡…

在飯店14樓用午餐,從窗外望去,隱隱看到遠方一條滿是紅土泥漿的紅河環抱著城市,也許這就是河內名字的由來吧,因為整座城市正在河之內。

圖說:從14樓餐廳往外拍的景色,遠遠可眺望到紅河

出發那天,我在桃園機場與老板碰面,他背著厚實的雙肩背包,身穿舊衣與舊鞋,果然有備而來!不過我也不遑多讓,刻意讓自己的裝扮像越南人,希望這樣才不會被當做是觀光客。

在機上,老板旁坐著一位看起來二十好幾,但細問之下原來才18歲的德國女孩,似乎歐美人外表常看起來比亞洲人成熟許多。她開心地告訴我老板,她才剛高中畢業,和好友決定要在上大學前,選一個亞洲城市自助旅遊,當作送給自己的成年禮。

若是我,一定選東京。

「為什麼是河內呢?」老板好奇的問道。

「古都,因為這裡是古都,而且風景優美,只有在這裡才看得到古早亞洲人生活真風貌。」她回道。

「但聽說河內騙子很多,妳不怕嗎?」老板又問。

「為什麼要怕呢?壞人到哪都有不是嗎?自己多小心就好啊!」她信心滿滿地答道。

真是個有勇氣的女孩,我突然好欣賞她!

約莫三小時左右,我們抵達河內機場,通過層層關卡後,我們順利出境。在兌換越幣的過程中,不時有計程車司機前來搭訕,問我們要不要搭車,英文好一點的還多多加幾個單字,強調他的車又快又便宜。

「哈!都還沒出機場騙子就上門了,真快!」我心理想著。「你是以為我沒做功課嗎?我知道很多個人車行的司機會故意亂繞路,甚至把乘客載到偏遠地方敲詐N倍車資後才送乘客回正確地點哩。」

所以我當然不予理會,而是直接問旅客服務中心,請他們協助。神奇的是,他們也會一直跟我們強調,雖然他們報的機場到河內市區之車資是25美金比個人車行來得高,但若我們自己找那些個人車行的話,很容易遇到「賊車」,因此櫃台的服務中心/旅客中心/旅遊中心等等,全都建議我們不要這樣。

機場位在郊區,從機場到河內市區約45分鐘車程,下了疑似高速公路的路段後,只見司機很熟練地在各小巷弄間穿梭,我們則好奇地望著街景,希望能更加了解這座古老的城市。

「怎麼開了那麼久還沒進市區呢?」老板問道。

「應該快到了吧?」我不是很有信心的回道。我們一路上所見的景色全是狹窄而有些髒亂的道路,沿路兩旁的房舍則相當細長而老舊,格局與氣勢怎麼看都像很難和「首都」或者「大都市」聯想在一起。

最後,司機突然停下車來手指著一棟樓房。我們順著他手指方向望去,「什麼!」我揉了揉眼睛,只見那棟樓房上標示著「Flower Hotel」,原來我們飯店到了,我和老板只好下車。

我們佇立在街頭望著我們的飯店好一會兒。

老板眉頭深鎖,並開口說道:「這真的是飯店嗎?怎麼這麼小?」

我擦了擦額角的汗滴,緊張地說道:「聽說它是四星級飯店。」然後心道:慘了慘了,老板似乎不太高興,我的考績啊!可能要變乙等了。(冏)

「剛才機場那些服務中心的人不是一直說我們的飯店很不錯,很漂亮嗎?」老板問道。

「看來我們的審美觀和越南人不太一樣。」(冏x2)

於是我跟著老板進飯店。

是的,這家飯店服務人員真的很親切,服務品質也沒話說,只是飯店真小,房間真小,小到只比日本新宿華盛頓飯店的單人房大一點。

我們在飯店14樓用午餐,從窗外望去,隱隱看到遠方一條滿是紅土泥漿的紅河環抱著城市,「也許這就是河內名字的由來吧,因為城市正在河之內。」老板由感而發地說道。

用過午餐後,我回房整理東西,接著離開房間並到老板房門口前等待他出門。

一會兒,老板從房間裡走出來,邊打量著我邊驚訝說道:「妳這樣不怕被搶嗎?」

他看到我右肩側背皮包,左手提著小筆電和一盒伴手禮,覺得我這樣拿東西簡直是一副很希望被搶的樣子。

說不定,他腦海中正悄悄地幫我配上OS:來搶我啊~來搶我啊~

我尷尬地笑了笑,「呃,還好吧!?」

「妳是不知道我們八樓關係企業的某某某在越南被搶的故事嗎?與他一起出差的同事因為電話響於是在街上停下來接個電話,他則站在旁邊等他,結果側背的包包被人一拉就跑,速度之快他跟本來不及反應這是搶劫,包包就沒了,然後講電話的人完全不知身旁同伴被搶哩!」

「呃…我會小心的。」

「妳看看我!斜背一個超耐用小包,我就不信這樣還能搶得到!」

老板你太強了!我心道。

老板說的故事讓我危機感十足,一路上我緊抓著包包和小筆電,就像小時候看的偷斧頭故事所描述的「心理作用」那樣,總覺得呆坐在路旁的人們、修房子的工人、或者路邊攤販、雜貨店員等等,似乎都在盯著我們瞧,讓我有些緊張,最後我還因此看錯客戶公司地址,人家公司明明是28A號,我竟然看成55號,帶著老板到空屋去,當時真糗,於是老板又皺起眉來說:「我就覺得剛才那個方向才對。」

「完了完了,考績可能要丙了。為什麼我會把28A看成55?」。我心裡想著。(冏)

2009/08/16

Amy到河內(1):河內是什麼樣的城市?

先說了,這篇日誌寫的不是旅遊心得,而是自己在工作上的所見所聞,因此會和一般旅遊書寫的角度不一樣,寫下這篇只是單純地想為自己留下一點記錄,歡迎有興趣的看倌慢慢欣賞。
=========

如果把越南的胡志明市比做台北的話,那麼河內就好比台南,是個充滿古蹟文化、傳統味濃厚的城市。

(圖1:這是河內市街景,綠燈才亮,機車迫不及待邊鳴喇叭邊向前衝)

今年六月底的某一天,老板突然對我說:「越南是個很重要的市場,大家都稱它做金磚四國,妳安排一下,跟我八月中旬或八月底去一趟越南。」

「遵命大人!」(嘴巴雖然回答著順從之語,但心中實在冏到不行,因為我一點也不想去越南。)

「其中要拜訪一位老朋友L先生。」老板又道。

「喔喔…那這次就去河內好了,因為他是在河內。」

「妳已經去過二次了,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我遲疑了一會兒,然後吞吞吐吐的回應:「呃…那二次都是胡志明市。」

「反正都是越南,不是嗎?」

「…」是這樣子嗎?=..=

就這樣,我開始安排河內商旅行程。這次和小的我一起去的是公司尊貴的老板大人,所以辦起這趟商旅倍感壓力,深怕大人一個不如意,從此對我「另眼相看」。

(圖2:這是去年拍的胡志明市一隅,傳統市場與高樓大廈比隣,我特別等車剛過一批,看起來少一點時才拍,不然會拍到滿滿車陣)

就在此時,我想起一年有十個月都在旅行的旅遊達人李歐,於是我趕緊和他連絡。「我就要去河內了,你有什麼建議要給我嗎?」


「妳又要去和藩了嗎?」李歐不改一貫愛開玩笑的特性,一開口就是讓人哭笑不得。

「和你大頭啦!」我怒道。

「河內不錯啊!我最近也想再去一趟呢!那裡的街道風格傳統,路樹很優美,綠意昂然,如果說把西貢市比做台北的話,那麼河內就好比台南,是個充滿古蹟文化、傳統風味濃厚的城市,人民也很友善…。」李歐一提起他的旅遊經就停不下來,他告訴我很多五星飯店、觀光名勝,也告訴我他越南朋友騙他吃鴨蛋的有趣故事。他還強調,他喜歡河內勝過西貢。

「李歐大大,已經不叫西貢了,現在要稱胡志明市。」我忍不住提醒。

「我不管,我喜歡叫西貢,西貢比較好聽!」

真是個任性的男人。

「可是,我又不是去玩,你告訴我風景名勝沒有用啊!」

「我不管,反正郊外很多自然美景,非常漂亮,妳一定要去看!」

真是任性的男人。

就這樣,他的一番話讓我覺得河內真是個好地方,頓時放心很多。況且,我也不是很喜歡西貢,因為交通很可怕。
(圖3:去年拍的胡志明市,路的盡頭就是昔日胡志明的辦公室以及指揮軍事的總部,現在都成了觀光景點,所以特別美麗)

我回憶起兩次到西貢的往事,坦白的說,幾條主要幹道很漂亮,巨大路樹列在道路兩旁,讓市容看起來綠意昂然十分美觀,除此之外,市中心幾個觀光景點、以及幾個韓國人建的百貨公司、高樓華廈,都令人印象深刻,只是混亂的交通令人實在不敢恭維。馬路上所有的車輛齊聲亂鳴喇叭,好像不按喇叭就沒有存在感;有路就衝有縫就鑽,逆向行駛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還有更厲害的,因為紅綠燈稀少,所以機車、民眾與各種車輛都得各憑本事搶道,不敢搶就永遠也不用過馬路。

不用說,機車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數量是汽車的好幾倍,有時看到整條路上全塞滿機車也不用驚訝。

另外,飯店隔音設備很差,早晨不用設鬧鐘自然會被喇叭聲吵醒,這就是我對西貢的印象。

既然朋友認為河內比西貢好,那麼我會感到安心許多。

只是,等到我出發前一週,我看到一則新聞,斗大標題寫著
The World’s Worst Travel Scams ( 按下去可以看到原文)

血淋淋控訴著許多發生在河內受騙的故事,真令人吃驚,「看來還是小心點好,」我暗自說道。

我想起有位朋友才剛從河內與西貢回台沒多久,於是立刻連絡她。

「妳說河內?那真是糟透了!一下雨就淹水,街道又窄又髒亂,而且東西好難吃!比較起來西貢好多了,比較現代化。」她滔滔不絕地抱怨起自己慘痛經驗。「除此之外,那個計程車啊…」

「是喔!」(大驚!怎麼和李歐說的不一樣!)

「總之,現在是雨季,記得帶傘,不要穿太好的衣服和鞋子!還有,要小心騙子!」她再三叮嚀。

「謝謝妳的忠告。」

我驚嚇歸驚嚇,馬上又很丫Q地想著:「船到橋頭自然直,到時見招拆招,凡事多小心就對了,畢竟哪個城市沒壞人呢!」

我一向少根筋,很少在害怕。

當然,我也提醒了老板,他則露出一副早就知道的模樣,看來河內真是惡名昭彰。(續待...)

相關連結:

Amy到河內(2): 在大河環抱的那座古老都市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