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1

泰國朋友來台灣(下):我覺得自己好像詐騙集團成員~


圖說:這是發生在今年2月14日情人節的故事,所以用這張照片做為本文主圖。雖然它和本文一點關係也沒有。

今天寫的這個故事,對我來算是個很特別的經驗,所以要寫來下留做紀念。

我的泰國好友B先生告訴我,他朋友的朋友要創業,因此想到海外找商品引進泰國,他們第一站就選台灣。雖然B從未見過那位傳說中的創業人士,但從朋友C先生的口中得知,這位要創業的先生是個多金又有為的青年,因此B再三交待我一定要做好萬全準備,才能從眾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

B告訴我多金男預計在週六中午以前和C一起抵達台灣,他透過管道找到數家台灣廠商與多金男見面,並我安排在第一棒,時間是下午1:00-2:00長約1小時的會議。

我大約在12:50左右抵達現場,只見B一人焦慮的在飯店大廳等待。B看到我立刻走向我,口中不住說抱歉:「Amy很抱歉,班機誤點,他們可能還要20分左右才能抵達飯店。」

「喔,不要緊,班機誤點也不是我們能掌控。而且別擔心,我可以在半小時內結束產品簡報,不會耽誤他後面的行程與會議。」我說道。(憑我多年簡報功力,時間要長要短控制自如。)

「這樣吧,你先簡報給我聽如何?反正我也是妳的買家兼朋友。我本想等他們來時一起聽就好,妳就不用說2次,既然他們會遲到,而我們閒在這也不是辦法,乾脆先來看妳的新品好了。」

「沒問題。」

「不過,妳一定要報一些不會給他們看的第一手資料給我才行。」

感覺好像記者搶獨家報導一樣,我笑著回道:「沒問題!我有帶開發中產品圖像,保證你是第一個從我這裡看到。我對他們不熟,這些開發中產品等等也不會給他們看!」

我們聊著聊著,莫約1:20左右,B突然對我說:「不好意思,他們來了,我過去叫他們一下就回來。」B說完便往前走。我看到B往5位皮膚黑黑、提一堆大行李箱的男女走去,那5人正往飯店櫃台方向前進,像是要辦Check in,只是遠遠的看不清楚他們面貌。「咦?不是說2個人嗎?」我心裡想著。

莫約5分鐘左右,B一臉尷尬地走過來:「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他們正在Check in,等等上樓放好行李就會下來開會。我一直叫他們一個代表check in就好,但他們硬是要一起,所以又要妳等了,真不好意思。」

「不要緊。」我安慰B。

只是,那5個人動作實在太慢,上去放個行李半天不下來,B很生氣,頻頻打電話催C,只是我聽不懂他說什麼,掛上電話後B又繼續向我道歉,「真的很不好意思。」

「沒關係。」(台灣人一向富有堅毅無比的耐心與執著。)

「這樣吧,我先簡單介紹他們給你認識,雖然我也是剛才知道。」B尷尬的笑了笑。「他們這次來了5個人,最年輕的那位就是這次的買家,2位女性則是他的家屬。至於另外2個男生呢、個頭高大穿鮮黃色上衣的是我朋友C,穿花衫捲髮的則是C的同事D。C和D這次扮演的角色都是多金男的顧問,幫他一起看產品。」

「喔喔。」

大約1:45左右,終於看到5人搭乘電梯下樓,B和我一起上前走向他們,這時我才看清楚他們的容貌。我悄悄地打量著他們,黃衫C是位年約30多歲看起來像是精明中帶有一點玩世不恭味道的男子、年約30上下的D長的一副痞子樣;至於那位多金男,長得像大學剛畢業、涉世未深的清純大男孩,然後帶著一位裝扮十分成熟的女子,(當時推測是他姐姐,後來才知是女友),以及看起來起碼50好幾、皺紋很深並且有點鄉土味的媽媽。我雖然故作平靜,其實內心有些驚訝,第一次遇到有人帶媽媽出來談生意。

B小聲對我說道:「看來他媽才是真正的金主。」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看著眼前這一群怪異組合,突然有一種詐騙集團行騙的感覺,彷彿自己和宅男、老奸、痞子、熟女一起聯手演戲,意圖騙光鄉下純樸老婦與任性天真又多金的男孩的財產。

他們一群人對我笑了笑,C先和我打招呼,感謝我耐心等待,接著一聽到富婆嘰咕聲,便立刻轉頭用泰語吱吱喳喳地和他們說個沒完,只見他們說的越久,B的臉色就越難看,最後忍不住悄悄地走到我旁邊壓低音量對我說:「Amy我對不起妳!」

「別這樣。」我小聲地答道。

「富婆怕寶貝兒子餓著了,堅持要先用午餐。」B小聲地說。

「呃…呵呵,好吧,我沒意見,他們想怎樣都好!」

「他們正在討論要吃什麼。」

「需要我介紹嗎?」

「不用,讓他們自己決定,越快越好!真是太沒禮貌了!他們是不知道自己已經遲到很久了嗎?」

「呵呵,都快2點了,我擔心第二場的台灣代表也快到了。」

「是啊!真傷腦筋哩,而且富婆堅持一定要吃到米飯,不然就不叫吃飯。」

「那…離這最近的有飯餐廳…帶他們去吃日本料理好嗎?」

B同意我的意見,便用泰語對他們嘰哩咕嚕地說了什麼,最後我們一行7人一起進入飯店內的日式料理餐廳。

「Amy不要客氣,妳也點份午餐吧。」C說道。

「謝謝你,不麻煩了,我已經吃過午餐了,為了不耽誤你們後面行程,我想利用這段時間,你們邊吃邊看我介紹如何?」我問道。

泰國人嘰嘰喳喳討論一會兒,B就對我說:「Amy他們說好,妳開始吧。」

我等他們點餐完畢,利用等候餐點的空檔,開始對這6位泰國人介紹起公司產品。「Amy,他才是今天的主角,加油!只要讓他對你們產品產生興趣,妳就發了!」C指著多金男笑笑地對我說道。

語畢,我覺得自己後腦杓上好像多了幾條小丸子式的線條,這笑話真冷。

接著我開始用英文對泰國人介紹公司產品,只是才沒說幾句,我就感覺到一股不妙氣氛。我看到多金男一直對我傻笑,富婆眉頭深鎖,熟女則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我問多金男:「到這裡有沒有問題呢?」

多金男不斷地對我笑,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樣,B一臉尷尬地立刻當起我的翻譯,用泰語熟練地幫我介紹起來,我想他們可能英語不是很靈光,或者聽不慣台灣人說的英文,所以可能不太明白我在說什麼。

還好有B在。我自我安慰地想著。

只是好景不常,約好2:00會面的廠商早已抵達飯店,四處搜尋也找不到泰國人的踪影,因此鼓起勇氣打電話給B詢問應在哪裡碰頭,B和我商量一會兒,決定去大廳招呼等待中的台灣代表,因為我們相信每一場都會延遲,所以我們覺得當一家公司和多金男會議時,另一家就和B會談比較好。只是B走了之後,誰來當我翻譯呢?我看了看C,他笑笑說:「好吧,我試試看。」

C一付不可靠的樣子,看來不能委以重任。

「不要緊這種場面我見多了,就算C真的不行,我還是有法寶的。」我心裡一橫,使出我的殺手鐗:國中英語單字外加豐富肢體語言,這招效果十足,果然讓他們點頭頻頻、此時C再推波助瀾一下,適時地用泰語補充,富婆開始臉露笑容。

好不容易完成簡報,只見富婆嘰哩咕嚕地對多金男說了什麼,多金男點點頭,後來C就對我說:「多金男覺得產品A最有吸引力,希望能多了解產品A。」因此向我要更多產品A資訊做評估。但給我的感覺是,應該是富婆喜歡產品A而不是多金男,只是…到底是誰要創業啊…

我簡報完畢後對他們說,我會請B繼續和其他台灣代表會談到他們吃完為止,不然邊聽簡報邊吃飯太辛苦。他們感謝我的體貼,允諾會在15分鐘內用餐完畢,只是當我離開餐廳跟B說他們還要再吃15分鐘才會出來時,B都快抓狂了,我則笑的奸奸地並祝他好運。正在和B會談的台灣廠商則一臉疑惑地看著我們,不明白為什麼B和我的舉止如此怪異。我拍拍台灣代表,笑著對他們說:「等等你們就知道了。」接著我向他們道別,快樂地離開飯店。

此時此刻,突然覺得台北街頭的微風吹得讓人覺得好舒服。

相關連結:

泰國朋友來台灣(上):雞同鴨講篇

泰國朋友來台灣(中):都跟你說不要找路痴當導遊啊~

2009/02/19

泰國朋友來台灣(中):都跟你說不要找路痴當導遊啊~

話說泰國朋友來台,希望我帶他逛逛台北,於是我提議逛2009台北燈節。
「經過妳這番解釋,我已對台北燈節沒什麼興緻了。」B說道。 (詳情請見上集

「喔喔。」我乾笑了幾聲,我也知道自己介紹的很爛,讓外國友人對燈節完全提不起興緻。

「那麼這活動在哪舉行呢?」B又問。

「國父紀念館。」
「…」
「嗯?」
「Amy…妳這樣很沒誠意喔。」
「嗯?」
「我知道國父紀念館在哪,我也住不遠,我自己可以去啊!」
「呵呵…那…」(別這樣拆穿我嘛。就說我對台北不熟啊。)

「其實…我想去一個地方。」B又道。
「哪裡?」

「這裡。」他打開手機裡的一條簡訊,然後拿到我面前示意要我看一下。
訊息上寫著2個英文字,我看了半天也不知那是什麼,於是問道:「那是什麼?」

「那是一家店的名字。我想去那家店買點心。」
原來又是為了吃。「你有沒有那家店的中文名字呢?或者地址。」
「我又看不懂中文怎麼會去記中文名字。」
「你看不懂沒關係,我看得懂就好!不然我也不知在哪。」

「我好朋友P,也是妳的好朋友…」
(我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好朋友了?我心裡暗道。)

「他妹妹的朋友在三年前曾來台灣觀光並在那家店買了點心送她,她嚐過後就再也忘不了那個味道,因此托我這次一定要幫她買到。」

這番話勾起我的興趣,竟然有點心可以讓人吃了就愛上它,而且還3年都忘不了,光是這樣就讓我也好想嚐嚐看。於是我問道:「那你知不知是什麼點心呢?店是在台北嗎?」

「好像是花生酥吧?在台北的店。」(他當時是用PEANUT CAKE這個字,所以我翻成花生酥。)

「花生酥?」我想了很久,也不知哪家店以花生酥聞名,只好借助GOOGLE大神的力量,上網輸入那家店的英文名字,GOOGLE很厲害,馬上給了我中文店名和地址,看起來是在西門町附近!

「離這裡不遠耶,坐捷運大概5-6站吧。」

「真的嗎?那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出發!」說到吃,B的精神就來了。

於是我帶他坐捷運往西門站前進。不過我心裡有點不安,因為從地址來看應是在西門町附近,但我無法確定詳細位置,於是我又不安的問:「但現在已晚了,都快9點了,萬一店關了怎麼辦?要不要明再再去呢?明天我們是1點的會議,我可以提早到,上午先帶你去如何?」

「因為明天另一家和妳會議的公司代表就差不多那時候會到台灣,我答應要等他們,而且明天有他們在場,我又跟他們不算熟,這樣亂跑可能會比較不方便,還是今天吧。」

「那…好吧。」我心裡想著,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說不定就在捷運站旁邊很好找。

平常去西門町也不會看路標的我,出了捷運西門站還真的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走才好,一個路口數條馬路相交,中間的路牌大喇喇地寫著我要去的路,只是我看不出來那個路牌究竟是指什麼方向。我東看西看,B則看著我,似乎不明白我在找什麼。

「有了,應該是走這條。」我指這一條路說道。
「太好了,我們走吧。」B興奮地說。

走沒1分鐘,我看到路上店家門牌寫的竟是成都路,把我嚇了一跳,原來我猜錯方向,「錯了,不是這條,那我知道是哪條路了,走,我們回頭。」
「喔喔。」
我帶著他往回走,過紅夢劇場後右彎,「應該是這條。」
「喔喔。」

我急著找店家門牌以確認是否走對路。只是越走越黑、也越看不出來有花生酥店的跡象。好不容易看到一個門牌。「不妙,不是這裡。那我知了,一定是另一條!」
「… AMY…看來妳很少來西門町喔。」
「嗯嗯,不常來。大概和朋友一個月來幾次而已,就看看電影吃吃飯聊聊天。」
「這叫常來吧!那妳還迷路!」
「我不是迷路。我只是平常沒在記路名,我都記標的物,像是看到SONG ERICSSON左轉就是電影院之類的,我哪知那條路叫什麼名字。」
「…」
就這樣,我帶著B東繞繞西繞繞,終於找到正確的路,只要順著路走應會看到傳說中的花生酥店。只是,這下子換B不「乖」,因為那條路上好幾家店都在賣3C商品,讓B跟本不想往前走,想每家店都進去瞧瞧。
「Amy我想去那家專賣店!我想買裝iMac筆電的袋子。」
「你不怕花生酥關門嗎?」
「一下就好!我們應該有時間吧。」
「好吧,那快點。」
好不容易離開蘋果,不料左前方就是Song Ericsson旗鑑店。「Amy…」
「不行!等買了花生酥再去!」
「喔。」

我快步向前走,並祈禱前面不要再有什麼3C店吸引他逗留,最後終於順利來到那家傳說中花生酥店。看來這家店果然名揚海外、接待外賓經驗豐富,我們才一上門,他們就立刻遞上英文目錄、準備試吃品,然後對我說:「我們收美金。」

只是,我看了半天也沒找到傳說中的花生酥(Peanut cake)。

「請問你們有賣花生酥嗎?」我問店員。

「我們有花生糖。」

我又問B:「花生酥?」

B笑了笑,馬上拿起電話撥到泰國嘩啦嘩啦地開講。

店員則很專業的推銷起來:「我們店裡最暢銷的是綠豆糕,味道很特別」,晚上實在不想吃太多的我,拗不過店員的熱情推銷,就拿了一小片放嘴裡,果然十分美味,第一次吃到這種口感的綠豆糕,感覺很特別,於是也叫B試試看,並要B問問他朋友到底是綠豆糕還是花生酥。

B點點頭,拿起商品轉來轉去看邊用泰語講電話,感覺像是在形容綠豆糕的形狀、色澤與包裝,看看是不是就是朋友思念三年的點心。一會兒B對我眨眨眼,比個OK手勢,隨即掛上電話說:「就這個。」

於是,他買了一大堆綠豆糕,我也買了一小盒,然後心滿意足地離開點心店。

「走!我們去Sony Ericsson!」

「YES SIR!」我邊回應邊在心中默念:
謹代表台灣同胞感謝您為台灣經濟的貢獻。

相關文章:

泰國朋友來台灣(上):雞同鴨講

泰國朋友來台灣(下):我覺得自己好像詐騙集團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