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2

魔獸免費玩一季^^




我中獎了!^o^

今天收到獎品「魔獸世界90天超值季卡」時,心情真是好極了,一想到未來可以免費玩一季遊戲,就覺得很開心。^^


(右圖為我的獎品...公司某位壞同事一直想A走^^)

話說代理魔獸的那家遊戲公司,不知在何時成立了一個叫做蒟蒻閣(GLOG)的社群平台,鼓勵旗下遊戲各工會會長在這個平台成立工會社群,於是我參加的魔獸工會會長就真的在此架起工會網頁做為溝通管道,並要求所有會員都在這裡申請帳號。

這個平台常為那家公司出品的遊戲舉辦各式活動,當去年11月魔獸世界推出資料片巫妖王之怒時,該平台也配合宣傳立刻推一個相關徵文活動,會員只要報名並張貼9篇以上和魔獸新開放內容有關的日誌,就有機會得季卡、月卡、典藏包、T恤等多種獎品,當時看到這個活動時,覺得寫日誌也不是件難事,就毫不考慮報名參加,並想到一個快速又取巧完成日誌的方法,就是只寫一個主題然後拆成9篇來張貼,反正也沒規定一篇要多少字。 ^^

於是,在某個週六不想出門的午后,我創一隻地精死亡騎士(附帶一提,我帳號內所有的角色全都是可愛的小地精喔^^),玩一玩死騎從死而復生到脫離巫妖王掌控的故事,然後再花一個晚上寫寫遊戲心得,並依劇情最後決定拆成15篇慢慢張貼,最後就得到了一張季卡。 ^^

這是我在GLOG的部落格,裡頭的日誌是為了那個活動而寫。
http://www.glog.cc/blog/blog_index.asp?U=Everyday

以下是15篇日誌連結,有興趣了解死騎精彩故事的朋友們可以抽空參觀,等過幾天有空,也許會考慮把日誌轉貼回本站。^^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一)


當我再度清醒時,我發現自己被一團不知名的光環帶到一個名為亞榭洛的幽暗城堡裡。這是一個以未經雕琢的岩石所建構的巨大而空曠的城堡,它沒有精巧細膩的雕刻加以裝飾,也沒有華麗繪畫藝品擺設。壁廊角落微弱燭火是若大殿堂裡少數光線來源,昏暗的光影投射到列柱拱廊更顯其孤寂。我注意到方形臺階後方的半圓形露天看台上有一位身穿黑色鎧甲的高大男子,他起碼是我的五倍高。黑色的頭盔罩住了他的臉孔,讓我無法看清他的長像,只見他拿著一把閃著藍光的巨劍,在月光下透著一抹淡淡的哀愁,愈看就愈加令人感到憂傷。(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二)

「你聞到了嗎?」瓦拉納爾嗅了嗅空氣問道。

「新鮮的肉…血色十字軍的味道已隨著風飄過來了…。」瓦拉納爾貪婪的嚥了嚥口水。

我對他的想法並不認同,所以一句話也不想回應。他自我陶醉好一會兒才回神對我說道:「我想妳對我的美食觀念一定不感興趣。你是巫妖王派來幫我完成任務的,前線戰力吃緊,我的確需要高手。」(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三)

「告訴妳一個好消息,因為妳的努力,讓我們對血色十字軍戰役節節獲勝,巫妖王決定趁勝追擊,現在更派出大死靈法師『收割者』高希與我們同行。」

瓦拉納爾告訴我,他派出的間諜傳來回報,現在血色軍已陷入狂亂,他們將所有新亞法隆以外的軍力分到東邊的聖光之尖去建立一個陣地,並打算把礦坑資源挖出來搬到他們停在海岸邊的護衛艦。「高希有個禮物想要送給那些血色十字軍。去找他吧。」(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四)

「妳真是位出色的死亡騎士。相信應該不止有我這樣說妳,對嗎?」瓦拉納爾滿意地對我說道。

「只剩新亞法隆和聖光之尖的血色部隊在挑戰我們。」他手指向東方海邊,「現在正是攻擊那些盤據聖光之尖的血色艦隊的時候了。」(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五)

「幹得好!因為有妳,我們死亡之境才能獲得一次空前大勝利!」瓦拉納爾開心地對我說道。 「我寫了一封很長的報告,妳要把它交給莫格萊尼,」彷彿要我記著他給了我一個恩惠,於是他故意大聲強調:「我可是有特別把妳的英勇行徑寫進去喔!」(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六)

「妳來得正好,我已派遣食屍鬼部隊攻擊新亞法隆。我們的軍隊現在正往前推進,並佔領緬懷墓穴。到那裡有新的任務要交給妳。」瓦拉納爾王子說。(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七)

原來死騎不會死,就算倒下也得爬起再戰,因為死騎是為巫妖王而活,是生是死都由巫妖王決定。(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八)

「你的劍法很不錯,小東西。如果巫妖王同意的話,我想找妳當我的手下。斯坦索姆需要一個新的市長。」男爵微微笑地說著。「期待與妳下次相見。」(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九)

「薩沙理安派妳來找我?妳來找我真的是太愚蠢了。我失敗了。我應該要被留下來等死的,但現在妳竟來跑來陪我一起死。」

「我們兩個都會平安的離開。」我淡淡地說道。

寇爾提拉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說道。「我們是天譴軍團的死亡騎士。這句話就刻在死亡騎士的聖約上不是嗎。薩沙理安,你這個笨蛋!」(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

我停在一名地精面前。

「妳是來執行任務的對吧?」高比.布雷斯頓海默虛弱地看了我一眼說道。

我緩緩地舉起手上的劍,將劍尖對準他的眉心。

「如果妳能允許我一個痛快…」他突然停止不語,猛然地睜大的雙眼盯著我瞧,然後開始變得激動起來,「咦?妳…是妳…就算妳化成灰我也能認得…喔…老天…他們…他們究竟對妳做了什麼?妳怎麼變成了這副模樣!」(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一)

我穿上歐貝茲給我的偽裝服,悄悄在血色瞰臺旁一顆樹下靜候,等太陽漸漸西下,我看到遠處一位信差正朝我的方向前進。等他靠的夠近時,我迅速跳到他的肩上,扭斷他的脖子,讓他連求救聲都來不及喊出就斷氣,然後我取走他的所有的物品,包括衣服。(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二)

「現在只剩下最後的任務……」巫妖王往西方一指。

那是聖光之願禮拜堂所在之處。

「聖光根本就不存在,只有黑暗長存。」巫妖王說。(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三)

「聽著!巫妖王正注視著我們,天譴軍將讓瘟疫之地只剩灰燼與痛苦!我們要讓銀色黎明部隊的鮮血染紅天空!」

接著莫格萊尼帶領天譴軍往聖光之願禮拜堂方向前進。(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四)

「死亡騎士們,撤退,我們戰敗了...這裡的...聖光之力...我們輸定了...」達瑞安沮喪地說道。我感受到一股溫和的力量籠罩在四周,於是朝著力量之源望去。這時我終於明白,原來一位偉大的聖騎士,提里奧.弗丁帶著白銀騎士團的精英到來,他的氣勢鎮住了灰燼使者,也讓黑暗之力變得更弱。

我喜歡他散發出來的這種溫暖的感覺,我盼望我能在這裡能得到真正的解脫,希望他用所謂的聖光將我融化,讓我消逝在空氣中,那麼,說不定我就能永遠擺脫巫妖王的控制…(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五)〔完結篇〕

「迷霧已經散去。我現在看的就像那天一樣清楚:那天我將灰燼使者刺入自己的心臟,將我父親的靈魂從詛咒中釋放,那是我身為自由之身的最後記憶。」達瑞安仰望著天空對我說道。

...

「從今而後,妳永遠都是一名黯刃騎士。但妳要知道:妳曾是聯盟的英雄。」達瑞安.莫格萊尼凝視著我。「我們的騎士團若要存活下去,必定得要建立盟友。我還有一個艱難的任務要妳來做,我要妳帶著這封弗丁寫的信,代表我們前往聯盟暴風城,將信送到瓦里安.烏瑞恩國王手中。」(詳全文及圖

5 則留言:

  1. 什麼A走那麼難聽,我是為了你的業績著想。才不得以用我自己的空閒時間幫你把季卡用掉,唉。。真是太為難我了。

    回覆刪除
  2. 你會不會手氣太好了一點
    小心今年的運氣都用完了唷 .... XD

    回覆刪除
  3. 話說我那邊加了這個直接發表意見的框框後,有人反應IE的使用者無法回應。
    來你這裡試試....

    P.S.果然,如果不先登入Google帳號,會造成Google使用者無法回應.

    回覆刪除
  4. 哇咧....
    妳真的去參加了,妳真的得獎了...
    分我一半... (伸手)

    回覆刪除
  5. TO Lowpolygon:
    敝部門今天業績就靠你們是否能如期完成產品,A__A

    季卡我就勉為其難用一下,你還是專心趕進度,記得過年要加班...把工作帶回家做,不要偷偷上線打魔獸喔 ~~smoke~~

    TO 銀狐:
    我的好運要留打稀有精英拿稀有座騎...聽說暴風群山有隻10小時才會出現一次的稀有怪,會掉一個飛龍座騎耶^^

    TO 老爺:
    90天免費玩耶...只要寫幾篇日誌而已,又不會花多少時間...當然要參加唄...^.^

    回覆刪除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