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8

新年初詣.祈福祈願



大年初三天氣終於放晴,一掃前二天的陰霾。

今天起了個大早(其實也不是很早,大概快10點吧=.=”)和媽媽一起到龍山寺拜拜,祈求一整年的好運。

亞洲很多人都有新年到廟裡拜拜的習慣,說是為了去除過去煩惱並迎接新年來臨,日本人稱之為「新年初詣」,台灣則好像沒有一個專有名詞形容這種習俗,也許「搶頭香」算是比較貼近的說法吧!?許多上了年紀的人都很重視這個一年一度的活動,我家老媽也不例外,她很喜歡在新年期間到廟裡擠一下,才覺得比較心安。

不知是不是因為放晴的關係,龍山寺擠滿的黑壓壓的人潮。

寺廟外頭左右各放置一個大型觀音佛祖與牛年塑像花燈,許多信徒都先排隊從花燈下穿過、並伸手撫摸牛年花燈,祈求今年能夠「牛轉乾坤」,接著才心滿意足地進廟裡領香拜拜。

希望今年能夠「牛轉乾坤」。


只是人實在太多了,拜拜也要排隊,許多人都把長香高舉過頭,以免燙到別人。除此之外,煙霧彌漫,燻得我眼睛都快張不開,信徒們都好虔誠喔。

2009/01/25

很有年味的大白柚盆栽



今天是除夕,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妹妹愛上了「拈花惹草」,因此在陽台種了很多怪東西,像是薄荷、檸檬香蜂草、薰衣草之類的花花草草,心血來潮時還會上樓摘幾片葉子泡花茶給大家喝。



PS.妹妹說有感於地球的暖化,為了避免生態浩劫,決定為地球盡些許綿薄之力,儘管渺小,但她高尚的人格是我望塵莫及的啊!!(這句ps是妹妹寫好逼我加上去的)



去年末大白柚盛產季節來臨時,她不知在哪看到大白柚觀賞用盆栽DIY新聞,於是慫恿老媽買了一堆大白柚回家開始研究起「種子盆栽DIY」,這股熱誠最後還感染了老媽,於是兩人天天一起快樂地洗種子、剝皮、排方位,並觀察它們的成長狀況,除了大白柚,老媽還試著種柳丁、橘子、葡萄柚,效果都很好。隨著時間慢慢流逝,這些種子紛紛發出嫰芽長出綠葉,大夥看得好不開心,這些美麗的盆栽也成為我們家今年過年最應景的室內植物。



(圖說: 將種子尖尖那頭往下插(大頭朝上),並且由容器外緣依環狀往內緊密插種,間距要小。)


種子盆栽DIY

1. 把果皮剝掉,果肉吃光,留下種子。(這次種子盆栽培育任務,我唯一的貢獻就是幫忙吃果肉。╮(╯▽╰)╭

2. 把種子洗乾淨,聽說不洗乾淨的話,果膠會抑制種子發芽。

3. 接著是將洗好的種子泡水7天,把殘餘果膠釋出,每天都要換水。

4. 等到第七天,將種子從水中取出並瀝乾水份,然後把外皮剝掉。聽說剝皮才容易發,但剝皮時要小心,不要傷了尖尖細細的芽眼,不然就種不出來囉。

5. 把自己喜愛的容器放入土壤八分滿,接著將種子尖尖那頭往下插(大頭朝上),並且由容器外緣依環狀往內緊密插種,間距要小。

6. 種好後放在陽光照得到的地方,由於天氣溼冷約2天澆一次水即可。沒多久就可以看到種子冒新芽,並長出一片綠油油的可愛嫩葉。

2009/01/22

魔獸免費玩一季^^




我中獎了!^o^

今天收到獎品「魔獸世界90天超值季卡」時,心情真是好極了,一想到未來可以免費玩一季遊戲,就覺得很開心。^^


(右圖為我的獎品...公司某位壞同事一直想A走^^)

話說代理魔獸的那家遊戲公司,不知在何時成立了一個叫做蒟蒻閣(GLOG)的社群平台,鼓勵旗下遊戲各工會會長在這個平台成立工會社群,於是我參加的魔獸工會會長就真的在此架起工會網頁做為溝通管道,並要求所有會員都在這裡申請帳號。

這個平台常為那家公司出品的遊戲舉辦各式活動,當去年11月魔獸世界推出資料片巫妖王之怒時,該平台也配合宣傳立刻推一個相關徵文活動,會員只要報名並張貼9篇以上和魔獸新開放內容有關的日誌,就有機會得季卡、月卡、典藏包、T恤等多種獎品,當時看到這個活動時,覺得寫日誌也不是件難事,就毫不考慮報名參加,並想到一個快速又取巧完成日誌的方法,就是只寫一個主題然後拆成9篇來張貼,反正也沒規定一篇要多少字。 ^^

於是,在某個週六不想出門的午后,我創一隻地精死亡騎士(附帶一提,我帳號內所有的角色全都是可愛的小地精喔^^),玩一玩死騎從死而復生到脫離巫妖王掌控的故事,然後再花一個晚上寫寫遊戲心得,並依劇情最後決定拆成15篇慢慢張貼,最後就得到了一張季卡。 ^^

這是我在GLOG的部落格,裡頭的日誌是為了那個活動而寫。
http://www.glog.cc/blog/blog_index.asp?U=Everyday

以下是15篇日誌連結,有興趣了解死騎精彩故事的朋友們可以抽空參觀,等過幾天有空,也許會考慮把日誌轉貼回本站。^^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一)


當我再度清醒時,我發現自己被一團不知名的光環帶到一個名為亞榭洛的幽暗城堡裡。這是一個以未經雕琢的岩石所建構的巨大而空曠的城堡,它沒有精巧細膩的雕刻加以裝飾,也沒有華麗繪畫藝品擺設。壁廊角落微弱燭火是若大殿堂裡少數光線來源,昏暗的光影投射到列柱拱廊更顯其孤寂。我注意到方形臺階後方的半圓形露天看台上有一位身穿黑色鎧甲的高大男子,他起碼是我的五倍高。黑色的頭盔罩住了他的臉孔,讓我無法看清他的長像,只見他拿著一把閃著藍光的巨劍,在月光下透著一抹淡淡的哀愁,愈看就愈加令人感到憂傷。(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二)

「你聞到了嗎?」瓦拉納爾嗅了嗅空氣問道。

「新鮮的肉…血色十字軍的味道已隨著風飄過來了…。」瓦拉納爾貪婪的嚥了嚥口水。

我對他的想法並不認同,所以一句話也不想回應。他自我陶醉好一會兒才回神對我說道:「我想妳對我的美食觀念一定不感興趣。你是巫妖王派來幫我完成任務的,前線戰力吃緊,我的確需要高手。」(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三)

「告訴妳一個好消息,因為妳的努力,讓我們對血色十字軍戰役節節獲勝,巫妖王決定趁勝追擊,現在更派出大死靈法師『收割者』高希與我們同行。」

瓦拉納爾告訴我,他派出的間諜傳來回報,現在血色軍已陷入狂亂,他們將所有新亞法隆以外的軍力分到東邊的聖光之尖去建立一個陣地,並打算把礦坑資源挖出來搬到他們停在海岸邊的護衛艦。「高希有個禮物想要送給那些血色十字軍。去找他吧。」(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四)

「妳真是位出色的死亡騎士。相信應該不止有我這樣說妳,對嗎?」瓦拉納爾滿意地對我說道。

「只剩新亞法隆和聖光之尖的血色部隊在挑戰我們。」他手指向東方海邊,「現在正是攻擊那些盤據聖光之尖的血色艦隊的時候了。」(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五)

「幹得好!因為有妳,我們死亡之境才能獲得一次空前大勝利!」瓦拉納爾開心地對我說道。 「我寫了一封很長的報告,妳要把它交給莫格萊尼,」彷彿要我記著他給了我一個恩惠,於是他故意大聲強調:「我可是有特別把妳的英勇行徑寫進去喔!」(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六)

「妳來得正好,我已派遣食屍鬼部隊攻擊新亞法隆。我們的軍隊現在正往前推進,並佔領緬懷墓穴。到那裡有新的任務要交給妳。」瓦拉納爾王子說。(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七)

原來死騎不會死,就算倒下也得爬起再戰,因為死騎是為巫妖王而活,是生是死都由巫妖王決定。(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八)

「你的劍法很不錯,小東西。如果巫妖王同意的話,我想找妳當我的手下。斯坦索姆需要一個新的市長。」男爵微微笑地說著。「期待與妳下次相見。」(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九)

「薩沙理安派妳來找我?妳來找我真的是太愚蠢了。我失敗了。我應該要被留下來等死的,但現在妳竟來跑來陪我一起死。」

「我們兩個都會平安的離開。」我淡淡地說道。

寇爾提拉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說道。「我們是天譴軍團的死亡騎士。這句話就刻在死亡騎士的聖約上不是嗎。薩沙理安,你這個笨蛋!」(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

我停在一名地精面前。

「妳是來執行任務的對吧?」高比.布雷斯頓海默虛弱地看了我一眼說道。

我緩緩地舉起手上的劍,將劍尖對準他的眉心。

「如果妳能允許我一個痛快…」他突然停止不語,猛然地睜大的雙眼盯著我瞧,然後開始變得激動起來,「咦?妳…是妳…就算妳化成灰我也能認得…喔…老天…他們…他們究竟對妳做了什麼?妳怎麼變成了這副模樣!」(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一)

我穿上歐貝茲給我的偽裝服,悄悄在血色瞰臺旁一顆樹下靜候,等太陽漸漸西下,我看到遠處一位信差正朝我的方向前進。等他靠的夠近時,我迅速跳到他的肩上,扭斷他的脖子,讓他連求救聲都來不及喊出就斷氣,然後我取走他的所有的物品,包括衣服。(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二)

「現在只剩下最後的任務……」巫妖王往西方一指。

那是聖光之願禮拜堂所在之處。

「聖光根本就不存在,只有黑暗長存。」巫妖王說。(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三)

「聽著!巫妖王正注視著我們,天譴軍將讓瘟疫之地只剩灰燼與痛苦!我們要讓銀色黎明部隊的鮮血染紅天空!」

接著莫格萊尼帶領天譴軍往聖光之願禮拜堂方向前進。(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四)

「死亡騎士們,撤退,我們戰敗了...這裡的...聖光之力...我們輸定了...」達瑞安沮喪地說道。我感受到一股溫和的力量籠罩在四周,於是朝著力量之源望去。這時我終於明白,原來一位偉大的聖騎士,提里奧.弗丁帶著白銀騎士團的精英到來,他的氣勢鎮住了灰燼使者,也讓黑暗之力變得更弱。

我喜歡他散發出來的這種溫暖的感覺,我盼望我能在這裡能得到真正的解脫,希望他用所謂的聖光將我融化,讓我消逝在空氣中,那麼,說不定我就能永遠擺脫巫妖王的控制…(詳全文及圖

巫妖王冒險遊記之地精死騎別問是誰的日誌(十五)〔完結篇〕

「迷霧已經散去。我現在看的就像那天一樣清楚:那天我將灰燼使者刺入自己的心臟,將我父親的靈魂從詛咒中釋放,那是我身為自由之身的最後記憶。」達瑞安仰望著天空對我說道。

...

「從今而後,妳永遠都是一名黯刃騎士。但妳要知道:妳曾是聯盟的英雄。」達瑞安.莫格萊尼凝視著我。「我們的騎士團若要存活下去,必定得要建立盟友。我還有一個艱難的任務要妳來做,我要妳帶著這封弗丁寫的信,代表我們前往聯盟暴風城,將信送到瓦里安.烏瑞恩國王手中。」(詳全文及圖

2009/01/18

領到消費券囉~



(一)1/18上午

一月十八日是領消費券的日子。

「瑪麗亞~」老媽一大早開心地對我喊道。

「誰是瑪麗亞!」可惡竟然把我當菲傭了。=.=

「ㄎㄎ,當然是妳啊!我要出門領消費券了。」

「我也要去!」

「ㄎㄎ,妳在這裡簽個名,然後在家乖乖打掃,我跟妳妹去領就好。」

「WHY ME ~」邊簽名邊哭道。>.<

「ㄎㄎ,因為妳感冒不能出去吹風~趁今天天氣好,趕快把最後一點地方整理完,今年大掃除就大功告成了,瑪麗亞乖,我領完券去市場買菜會買你愛吃的喔~」

「不要叫我瑪麗亞啦!!」真是壞媽媽,老愛虧我。>.<

二)二小時過後

「消費券領到囉~」媽媽回到家後開心的說。接著便將領券過程生龍活現地說給我聽。「領券所真是大排長龍,比平常選舉投票的人還多哩!」

「ㄎㄎ,還好我沒去,我最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我笑道。

「對了,這是妳的消費券。」老媽語畢便將裝著消費券的紅包拿給我。

「先別給我,我手都是肥皂泡泡~而且,之前不是說好都交給妳用嗎?」

「ㄎㄎ,我知道啊,我只是要給妳看一下而已。」

「...」 圖1. 傳說中的振興經濟消費券就裝在裡頭。
圖2. 消費券只有200元和500元兩款。
圖3. 每人9張消費券,每張都印著兩行大字:應購買貨物或勞務,不得換現金找零。
圖4. 消費券長的很像大富翁遊戲紙鈔,小小一張,究竟有多小呢?比一比就知道。

2009/01/14

寒流、鑽心刺骨與酷刑:我一定是在自虐~~



每週二和週四晚上都要上日文課。

昨晚真是超級寒冷,好不容易挨到晚上十點下課鐘響,我迅速收拾包包離開學校,然後快步往西門捷運站前進。走在陰冷而黑暗的延平南路上,凜冽寒風無情撲面而來,它如針尖般穿透層層外衣刺入肌膚,讓我冷的直打哆嗦,我不禁懷疑身上那件深藍色厚外套的內裡夾層,裝的不是羽絨而是蘆葦花,不然怎會如此地鑽心刺骨。我的手指早就凍成冰柱不聽使喚、身子也越來越僵硬、大腦更是結冰到快不能思考了。

走在8、9度低溫的台北街頭,越走就越覺得很自虐,沒事為什麼不在家裡看電視喝熱茶?為什麼要到冰冷的教室上什麼日文課!況且今天的課程內容對我來說簡直是酷刑啊!

我通常下班後直接趕去學校跟本沒空吃晚餐,不料昨晚日文會話課上的內容竟是「料理教室」。「我們今天來教大家怎麼做牛丼。」老師開始播放CD要大家跟著朗讀課文,她習慣要我們先唸幾次才開始講解句型,並要我們做更多變化練習。「大家午安,現在是料理課時間,今天山田老師要教大家做牛丼,四人份牛丼材料如左表:切薄片的牛肉200克、洋蒽2粒、醬油3大匙…」

「首先熱鍋後倒入適量的油,然後放下洋蔥和牛肉、接著…」老師慢慢地播放CD、要我們一句一句跟著唸,此時我的心早就飛到九宵雲外,想像那香噴噴、熱呼呼牛丼滋味,不知怎地,眼前鉛筆盒裡的鉛筆、原子筆、螢光筆們,漸漸幻化做一根根細長蠟燭,我就如賣「蠟燭」的女孩一般,覺得只要點燃它們,就會出現美食佳餚幻影。

越冷就越容易胡思亂想,不知怎地,又突然想起每天一塊午餐的一位同事,當寒流來襲時,他不過在一件黃色短袖外多罩一件暗紅色薄長袖而已,完全無視寒流存在。當他看到我們這些飯友們受不住颯颯寒風,紛紛變身成團團、圓圓、北極熊、台灣黑熊、愛斯基摩人和丫尼時,還會用一種不屑的眼神鄙視我們沒用。為什麼有人可以那麼不怕冷呢?好幾次想問他有沒有什麼禦寒秘法,但最終還是沒問出口,因為我猜這個壞同事八成會給我一些無俚頭答案,像是「帥是無敵的。」之類的,所以還是別問的好,免得邊吃飯還要邊噴飯多噁心。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喊一句每天進門都會說的句子:「我回來囉~」竟把自己也嚇了一大跳。

「咦?!」我和老媽不約而同地叫道,只是我是用一種帶著驚嚇的語氣說話,老媽則語帶竊喜。

「嘿嘿嘿~有人感冒了。」老媽邊打電動邊說道。

「怎麼會這樣?我的聲音~」我繼續用低沉粗啞的聲音驚叫道。

「嘿嘿嘿~我的聲音現在好好聽喔~要不要唱歌給妳聽啊?」老媽繼續打電動。

此時此刻只能怪自己活該,誰叫上周老媽感冒時一直嘲笑她是破鑼嗓子,現在遭到報應了。「早知道上周就不笑妳了,那麼快就遭天譴。」

「啦啦啦~我的聲音像黃鶯一樣美妙~我上周開的藥好像還有幾小包沒吃完,妳要不要先拿去吃頂一下,然後明天去看醫生啊?」

「喔喔。」

「啦啦啦~就放在老地方,我這局還沒打完不能離開,妳先自己去拿喔。」

「喔喔。」

「喔,對了,每包藥都含有一顆抗暈眩的藥,我特別叫醫生開給我的,妳把那顆挑出來不要吃喔。」

「…」我暈了。「最好我知道哪顆是暈眩藥啦!」

「就一顆黃色橢圓形的啊!」

「喔喔。」

* * * * * *

今天早上起床,所有症狀不但沒減輕,連頭都痛起來,我繼續服用老媽的感冒藥然後在上班前先抽空看醫生拿藥。看到醫生給我的藥之後真是一整個ORZ。

等到下班回家,我第一件事就先問老媽:「妳確定那顆黃色橢圓形的藥是抗暈眩的藥嗎?」

「對啊!」老媽邊看報紙邊應道。

「妳是怎麼知那顆就是抗暈眩的藥呢?」

「這還用問!我那麼聰明!」老媽又回道。

「那為什麼醫生也開了一顆一模一樣的給我?」

老媽這才把頭抬起來看著我:「ㄎㄎ,所以那顆應該不是抗暈眩的藥囉?」

「…」

「ㄎㄎ,那到底哪一顆才是抗暈眩的藥呢?」老媽問道。

「…」我暈啊。「那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它們都到我肚子裡了。」

註:本文三張圖片均來自freefoto.com

2009/01/11

魔獸日誌:哈里遜瓊斯護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圖說 1. 如果你看到一位載著牛仔帽,身穿褐色背心、白襯衫與卡其褲,然後名字叫做「哈里遜.瓊斯」的男子時,應該很難不去連想到那部知名冒險電影「印地安那瓊斯」吧?

睽違19年後,哈里遜福特主演的印地安那瓊斯系列電影終於在去年推出第4集「水晶骷髏王國」。記得那陣子許多報紙都用大篇幅報導這系列電影花絮,畢竟印地安那瓊斯是許多人童年時的偶像,在他的影響下一堆人都曾立志要當個考古學家(),連我也不例外,傻呼呼地做起許多美麗的冒險夢。

說不定魔獸世界的某位企劃也曾受到瓊斯的影響立志要唸考古系,和教授一起尋找失落的寶藏,並在完成任務時高喊:「這東西是屬於博物館的!」…然後,不知是什麼原因,最後他並沒有到古代遺跡中尋寶反而進入遊戲界當起企劃來,於是在魔獸中做了一個和瓊斯有關的冒險任務彌補童年遺憾…

圖說2. 我跟著瓊斯往小房間另一個出口走去時,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看到我要找的物品。

有一天,那個和我齧血為盟的食人妖德拉庫魯要我到德拉齊金遺跡中,找到德拉克瑞銘碑。每次想到德拉庫魯,就會覺得右手姆指上的傷口仍隱隱作痛,嗚嗚嗚…就是他逼我在手上劃一刀立什麼血誓的。>.< 我駕著小飛機來到德拉齊金遺跡,仔細搜索半天後,終於在兩尊巨蛇像的中間找到洞穴入口。 進入這裡彷彿來到另一個世界,想在這個如迷宮般的巨大地底神廟裡找一個小小銘碑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東張西望左顧右盼,空蕩又陰森的祭壇附近還有好幾隻食人妖靈魂正在那兒徘徊,守著自己的內臟器皿與木乃伊,感覺十分嚇人。越往神廟裡走氣氛就越加安靜而凝重,連聽見自己踩在潮溼積水地板所發出的沙沙腳步聲都覺得毛骨悚然。我地毯式搜索著每個房間、儲藏室,一心想趕快找到任務道具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
圖說3. 瓊斯放走其他俘虜。

正當我在一條陰暗長廊右邊的房間探勘時,突然聽到有人喊著:「嘿!聽著,孩子。這不是妳該來玩耍的地方。」

膽子小的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我左右張望想找那聲音來源時,只見他又說道:「別看來看去的,這裡除了妳沒別的孩子了。」

看來應該是在對我說話,總算遇到活人了,我心情也比較放鬆起來,於是忍不住回道:「沒禮貌!什麼孩子不孩子的!我可是探險家耶!」

我往聲音的方向走去,這下子終於看清楚他的模樣。只見他頭載著牛仔帽,身穿褐色背心、白襯衫與卡其褲,呃…這不是印地的招牌裝扮嗎!只差手上沒拿皮鞭而已!神奇的是,他的名字竟然叫做「哈里遜.瓊斯」,我興奮地叫道:「咦?你…你…你該不會是…印地安那.瓊斯的誰?雙胞胎兄弟嗎?」

「我正要闖出這裡,跟緊我,我來帶妳出去。」瓊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要我跟他走。

「喂喂喂,我還不能走,我是來…」

他不等我把話說完,又對我說:「小子,站在我後面妳就不會有事。」語畢便一股腦地往前走,看來他似乎也挺不喜歡這裡。

這下子可惹惱了我,我忍不住跟在他後面抗議:「不要因為地精腿短就老愛把我當小孩啊!我不怕危險的!我也是冒險家啊!」
謎之聲:那剛才又是誰在喊怕的呢?=.=?)

圖說4:瓊斯來到一個巨大銅鑼前開始敲擊。

「喂!等等,我看到發亮的東西了!是銘碑!我找到銘碑了!」我跟著他往小房間另一個出口走去時,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看到我要找的物品,於是開心的叫道。

「沒問題,小子,站在我身後妳就不會有事。」瓊斯放慢腳步邊走邊說道。

「馬上來!」我迅速拾起銘碑並塞入包包後,就迫不及待想跟著瓊斯離開這個噁心的地方。

不一會兒,我們來到一個圓形巨室,這房間的中央升著雄雄烈火,四周則充斥牢籠與刑具。瓊斯走到這裡便停了下來,並說道:「這是他們的儀祭室,我就是在這被獻祭的」

「呵呵,八成你跑來這裡偷了什麼,然後又被抓到吧!」我內心暗自笑道。

「現在該是我們終結這裡所有事的時候!」瓊斯說完便走向一個籠牢,打開大鎖後放走關在裡頭的女子,那女子開心的跳起來,頭也不回地往外跑,不一會兒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接著,瓊斯來到一個巨大銅鑼前開始敲擊,我料想此舉必有深意,於是也跟著他拿起捶子亂敲一通,只是敲完後什麼事也沒發生。
圖說5. 敲完鑼後麼事也沒發生,瓊斯完全不在乎。

我滿臉狐疑地看著他,不料他竟然說:「奇怪,通常這會有用。」接著又聳聳肩一付不以為意地說:「無妨,我還有很多法寶。」

「瓊斯不愧是瓊斯啊!他那玩世不恭的表情態度和做事方法簡直跟他在電影裡的雙胞胎兄弟一模一樣耶!」我深感佩服地嘆道。

圖說6. 瓊斯最討厭蛇,敵人卻偏偏是隻大蛇。

瓊斯打算帶著我離開儀祭室,只是當我們接近門口時,烈火突然從天而降堵住了出口,不知是不是因為剛才敲鎬觸動了什麼陷阱。透過閃爍火光往外看去,隱隱見到外頭好像有什麼巨大生物正往這個房間方向移動,看來牠似乎想穿越火欄進入儀祭室對付我們,「這是什麼?」瓊斯喊道。「噢,拜託不要是蛇!」

這是莫非定律嗎?瓊斯最討厭蛇,蛇卻偏偏找上門來,此時一條藍色巨蛇停在我們面前,邪惡的眼神透露著一股兇狠殺氣,瓊斯見狀馬上對我說:「聽著,小子,」

「別老把我當小鬼!」

「我可以處理這件事,妳只要幫我把風就好了!」

我看了看大蛇,73級精英怪,再打量打量瓊斯,70級普通探險家,「喂喂喂,你確定不用我幫嗎!雖然我也不怎麼可靠,沒自信打贏73級精英,但多一個人總是多一分力啊!」

瓊斯笑了笑,信心十足地衝上前去迎戰巨蛇持卡胡納,站在一旁的我實在無法袖手旁觀,因此也跟著加入戰局。巨蛇攻擊一會兒似乎發現我倆實力不容小覻,立刻呼叫好幾隻「上古德拉瑞克國王」做幫手,生前風風光光、不可一世的國王們,如今竟成為巨蛇手下的小兵,感覺真是諷刺。身為冰系法師的我不斷使出「暴風雪」技能打擊巨蛇與國王們,並降低他們的移動速度,再加上瓊斯還真有兩把刷子,最後我們還是順利解決這群妖魔鬼怪。
圖說7. 我們抵達安全地方後,瓊斯向我道別。
接下來,我們二人很有默契的快步往洞口跑去,我們只在出口遭到一點兒零星攻擊,便順利抵達安全地方。

「再見啦!小子!」瓊斯與我道別後便離開。
圖說8. ORZ的任務-哈哩遜護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完成)


然後,營幕中央顯示著幾個大大的字:
哈哩遜護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完成)

ORZ…我沒有強迫他保護我啊!是他強行要帶我走耶…這真是個怪任務啊!

註:

受到瓊斯影響而變成考古學家的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之「新世界考古珍藏館」館長,在接受《國家郵報》專訪時也曾表示,很多考古學家都曾受到《法櫃奇兵》的鼓舞,他們那一代,可說是跟著瓊斯一起長大的。

西蒙弗萊瑟大學考古研究所所長喬納坦.德萊弗也說,1981年《法櫃奇兵》上映時,他在卡加立大學任教,那一年秋季,選讀考古學系新生增加了25%。他說這絕對和電影有關。(摘自2008.05.22中國時報/楊明暐/綜合報導)

2009/01/09

消費券怎麼用才好呢?



距離1月18日發放消費券的日子越來越近,消費券相關議題便成為同事們茶餘飯後最夯的話題之一了。

「該何時去領呢?」「真的要18日那天坐高鐵下去排隊領3600嗎?」「還是要委託家人領呢?」「或者應該晚一點再到郵局領才不會人擠人呢?」這些都是戶籍在中南部的同事們關心的問題。除此之外,消息券要怎麼用,更是大伙重視的焦點。
圖片來源卡優新聞網

「妳打算怎麼用消費券呢?」同事甲問我。

「我嗎?我打算怎麼用?」

我打算怎麼用?
我打算怎麼用?
我打算怎麼用?
...
這個問題帶著我的思緒回到過去...
讓我不自覺地想起先前發生的一個小故事…
* * * * * *
某一假日中午,我們全家一起到媽媽最愛的泰市場餐廳聚餐,一邊享受異國美食,一邊開心地聊著五四三的話題。

「如果消費券真的發放,妳們打算怎麼用?」大妹問道。

「還沒想到耶。」小妹回道。

「我建議,我們全家一起去吃頓頂極料理如何?像是照監民最愛的三井日式料理,每個人平均不到3千,吃完剩下來的券還可以再去喝咖啡呢!」大妹說。

妹妹不愧是我們家的美食家,連價格都瞭若指掌,只是我對日本料理一向沒什麼好感,因此立刻回道:「那麼貴!我才不要吃造奸冥最愛的三井宴!與其去吃三井宴!我還不如買魔獸儲值卡算了,妳那個提案1-2小時內3千6就會花完,我儲魔獸的話,我的3千6至少可以包3季玩個2百多天!」

「妳這個宅女!真沒趣!」妹妹罵道。

「So~?妳咬我啊!」我聳聳肩。 ╮(╯▽╰)╭

「最近很多旅宿業紛紛打著用消費券就可以享受各種優惠活動,我很多同事都打算用消費券去旅遊耶!」有氣質的姐姐也加入話題說道。「還有同事半開玩笑說要向我們收購消費券,然後北中南玩遍遍,不然用真錢去玩一定不划算。」

「聽說很多商家都打著用消費券買東西可享345678折耶!看來最近消費券比現金還好用!」我又說道。

大伙妳一言我一句地說個不停,卻見我媽老神在在的吃著月亮蝦餅、清蒸檸檬魚什麼的,一句話也不吭。精明的小妹立刻查出端倪,於是黏到媽媽旁開始撒嬌:「我的消費券啊!當然是交給媽媽啊!媽媽想怎麼用就怎麼用,我又何必操心呢?」

「妳這個佞臣!竟然來這招!」我脫口而出。

這時媽媽露出滿意的笑容,並開口說話:「這才上道。」

於是,眾姐妹全都乖乖交出消費券使用權,媽媽笑的更開心了。

我腦海不禁浮現一句「這一夜我們說相聲」裡的經典對白...
那句話正是我媽當下心情寫照:
是你的,是他的,都是我的─—你得認命!哇哈哈哈!

2009/01/04

魔獸日誌之地精法師終於封頂了@.@

經過1個多月的努力,我的地精法師終於80級了,升級的那一刻,真是感動到想哭。為了記念這難得的成就,我抓了幾張圖留念。^^
工會很多人開放一週不到就80,練最快的還排到全服TOP5,我則練了快2個月才80,只比好友opbc快一點點。=.=

回憶這一路走來,我遇到很多居民與不同勢力組織,帶給我許多有歡笑也有淚水的故事,未來有空的話,我會陸續在部落格中分享那些可歌可泣的冒險故事;當然,也遇到許多有趣或特別的冒險者,大伙一起完成NPC所交付的艱難任務。@.@

到目前為止,在北裂境這張新資料片裡,我只探索完北風凍原、凜風峽灣、龍谷荒野,以及灰白之丘,其他如休拉薩盆地、風暴群山、冬握湖、寒冰皇冠等地還沒有機會過去一探究竟;目前仍在奮鬥的地區是祖爾德拉克,看來我還有很多路要走。
NPC羅甯寄了一封信恭禧我,還送了我很多達拉然煙火,於是我抱起煙火走向空地盡情施放,慶祝自己封頂。^^

圖說:地精法師在2009年新年假期裡封頂了。

2009/01/02

魔獸超刺激任務:逃離銀溪鎮



遊戲《魔獸世界》在去年十一月下旬開放資料片《巫妖王之怒》,這次新增加的內容中有許多有趣的任務,和過去相比,玩法也變得更加地多樣化。

我很喜歡造訪新區域【灰白之丘】,這裡除了音樂優美之外,畫面也十分賞欣悅目。有一天我順利完成幾個連續性任務後,都蒙特中尉要我抽空跑一趟銀溪鎮,協助他派去那兒的特使杜卡。我在銀溪鎮前方的藍天伐木場裡遇到杜卡,他熱心地向我介紹附近的地形以及他目前工作進度,並大力讚揚那兒的居民。在杜卡眼中,他們全是一群吃苦耐勞的大有為青年,因此推薦我一定要到銀溪鎮走走,多多與居民相處。

圖說:我在一間不起眼的房間中找到一個大囚籠,並看到囚籠裡關著一個人類,他要我放他出去。

當我到銀溪鎮時,鎮民們給我好幾個任務,說是為了試煉我、看我是否如傳說中那般堅毅勇猛。不過他們給的多半是砍砍樹、打打野獸之類的工作,簡單又輕鬆,我忍不住在心裡想著:「難道這也能測出勇氣值嗎?」

果然不出所料,那些都只能算是開胃菜。當我完成之後,鎮民決定教給我一個號稱是「堅毅試煉」的任務。鎮民瑟傑對我說:「好吧,朋友,妳剛才幫的那幾個小忙,並沒有測出妳真正的勇氣。在這一帶,如果妳有沒披上自己獵物的皮的話,都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獵人。」瑟傑拔出他插在樹上的剝皮刀後丟給我,接著又繼續說:「我們西北方有一群獸人混蛋,我要妳剝了他們領袖,斷骨,的皮!」

於是,我依指示找到獸人的營地,殺死斷骨與他的爪牙,並用瑟傑那把剝皮刀剝下斷骨的皮。「這下子總該通過考驗了吧?」我心裡想著。

「住手!」

我突然聽見有人大喊,只不過這遲來的「刀下留人」喊得太慢,斷骨早已西歸,我左右張望一會兒,看到營地旁有個被俘女子,於是順手替她解開繩索,放她自由。

「謝謝妳幫助我,我的名字是莎夏。聽著,我一定得離開這個鬼地方。」

「繩子都幫妳解開了,妳隨時可以閃人唄。」我心裡想著。

「不過…派妳來的人…唉…妳不該相信他們的。」夏莎語帶憂傷地說。

「嗯?」

「派妳來這裡的人,我的人民…,他們變了。他們不再是好人…」

「什麼!!難不成我又被騙了嗎!」我生氣的大喊,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被騙了!」

「而且他們想要把妳變成…變成他們的一份子。」

「這遊戲的騙子NPC怎麼那麼多啊!該死的Blizzard!專門欺負乖巧可愛又善良的小地精!!!」我又怒吼。

夏莎不理會我的抱怨,又斷斷續續地說道:「他們派妳來進行這個所謂的試煉,只不過是個開始,不信的話,不妨去銀溪鎮的西北方看看,妳會找到一些讓妳感興趣的東西。」

「我現在只對剝Blizzard企劃的皮感興趣!」我又大喊。

「祝妳好運…記著,不要相信任何人!」夏莎說完就走了,留下憤怒尚未平息的我繼續在原地跺腳。


圖說:杜卡的馬還真小隻,我這隻小地精和斥候一起坐上去的感覺還滿擠的,真難想像來搭救他的人如果是一位男性夜精靈或部落牛頭人的話,馬會不會被壓扁?

我想了一會兒,決定招喚自己的小飛機,飛到夏莎說的地方一探究竟,我搜索半天,最後在銀溪鎮裡一間不起眼的房間中找到一個大囚籠,我看到囚籠裡關著一個人類。

囚牢裡的那位男子聽到我發出的細碎腳步聲後,頭也不抬地問道:「誰在那裡?你是來殺我的嗎?」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回道。

他驚訝地抬起頭看著我:「所以,妳…妳不是他們的一份子嗎?快點!快放我出去!」

當我們四目相交,我發現原來他竟然是杜卡!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杜卡!?

我不是杜卡啦!杜卡已經成為他們的一員了!」 (汗)

「你們人類都長的好像喔。」(冏)

「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這兒的居民全是狼人,再不走就逃不掉了!事不宜遲,我們一起騎上杜卡的馬、逃回琥珀小屋向都蒙特中尉報告!」聯盟斥候對我說道

我點點頭立刻跟著他跑出屋外準備騎馬逃跑。

圖說:瘋狂狼人緊追不捨,嚇得我心跳的好快。請不要看到這張圖就以為追兵不過才2-3隻有什麼好怕的,其實越到後來越多隻,隨隨便便都有十幾廿隻在追我們,只是那時我太過緊張,123亂按一通,一心只想趕快驅離敵人,跟本忘了要抓圖(冏)

「等等我負責駕馬,妳負責抵擋追兵喔!」聯盟斥候邊跑邊說道。

「喔喔。」

杜卡的馬還真小隻,像我這般矮小的地精和斥候一起坐時都覺得好擠,真難想像前來搭救他的人如果是一位男性夜精靈或部落牛頭人的話,馬會不會被壓扁哩?

不過,我沒有時間想那麼多,因為我們才沒跑兩步,就看到狼人從四面八方飛奔過來,只要跑慢一步就會慘遭狼吻「媽媽咪呀!你騎快點啊!我坐後面快被咬到了啦!」我嚇的大叫。

「妳不能怪我啊!這馬的速度是Blizzard設定的,不能再快了,你可以按2加點速。」聯盟斥候回道。

「我剛按過啦!現在還在CD啊!」註1

「那妳按1放火燒他們!」註2

「我按啦!我按啦!」

「按3踐踏一下減慢他們的速度!」

「我按啦!我按啦!我能按的都按啦!」

「那…那就一直按啊!」

聯盟斥候駕著小馬帶著我拼命向前跑,一群瘋狂狼人緊追在後,我的心跳好快,緊張到完全無法思考,如無腦般地123亂按一通,一會兒放火、一會兒放加速、一會兒用踐踏對抗前仆後繼、接踵而來的兇猛狼群。我們跑過森林小徑又穿越河川溪水,在最後千鈞一髮時刻,我倆總算順利達陣,抵達琥珀小屋門前,臨近守衛見狀立刻前來保護我們、趕跑狼人。

當時真的好險,因為我們剩不到1千滴血,只要再被狼人摸兩下,鐵定要一起躺在地上看星星。

這是目前為止,我在魔獸中玩過最刺激的單人任務了,那全程不到3分鐘的路程宛如三年般漫長,狼人們蜂擁而上,趕跑一批又來一批,幾乎沒有什麼喘息機會!解完此任務時還真的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那的確是個好刺激的任務啊!

圖說:連渡河時都有狼人追逐。這個任務我總共失敗3次才完成。/_\


1. 這裡的CD是指cool down冷卻時間。在遊戲中某些技能無法連續施放,需要一定的冷卻時間才能再次施放。

2. 其實獲釋的聯盟斥候是說:後面有燈油-好好利用,那些惡魔怕火!但我覺得我改寫成那樣比較白話,符合當時情境,畢竟緊張時會看不懂美美句子,簡單白話句才清楚明白。

2009/01/01

2009新年快樂!


願每個人快樂、健康
願今年沒有黑心商品、毒奶不要來=.=
還有...就是別再流行減肥了@.@

Wish you a healthy, happy new year
Wish no fad diets
Wish you enjoy life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今年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 * * * * * *
圖為2009年的101跨年煙火秀,圖片來源請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