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6

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

由於妹妹強力推薦,我在上月底(11月29日)和她一起參加一場由東吳大學歷史系與國立故宮博物院展覽組合辦的「探索博物館文物與典藏文獻活動營」,講師們各個認真地分享他們豐富文物鑑賞經驗,讓在台下用心聽講的我收獲滿滿。

圖說:北宋汝窯青瓷蓮花式溫碗(圖片來源:故宮網站

余佩瑾講師教我們怎麼欣賞北宋汝窯瓷器;陳韻如講師分享清代名家王祈源作品及明代浙派風格特色;幽默風趣的講師何炎泉則讓介紹故宮所藏的晉唐法書名蹟。

活動營從上午9:30開始,到15:30為止,由於老師對這些典藏名品講述的十分詳細且深動有趣,課程結束後我和妹妹迫不及待進入故宮展館想親睹古物特色,特別是北宋汝窯,因為這些瓷器被老師形容的十分神奇,像是其色澤不僅呈現後周世宗眼中完美顏色:「天青釉色」()外,仔細端詳還可看到它隱隱透著粉紅色,這是在其他瓷器上看不到的美。於是我們先跳過一樓,直接從二樓開始參觀,因為汝窯瓷器就放在二樓展示區。

「注意注意!203室到了,把照子放亮點,北宋汝窯在這間!」我興奮地對妹妹說道。

「嗯嗯。」妹妹點頭說。不一會兒,我們看到了第一件汝窯「姐,妳看!「傳說中的青瓷蓮花式溫碗!」

青瓷蓮花溫碗上有著許多深淺開片如冰裂、爪紋,其紋線細碎如天成之美,我忍不住故作老成般地說:「嗯,有蟹爪紋者為真品。」

「這就是傳說中的天青釉色嗎?」

「嗯嗯,果然名不虛傳!好一個『雨過天青雲破處』色!,這只瓷碗竟然捕捉到大自然一瞬間的變化,色澤美得令人無法捉摸!」不知是不是角色扮演遊戲玩多了,不自覺地開始假扮起鑑賞大師,因此壓低嗓音,故意裝出一種低沉睿智的聲音說道。

「丙蔡碟底部有三個小點,真是藝術啊!」妹妹邊往前走,看到丙蔡碟時就順著我的語氣也開始裝模做樣起來。

「R大師您真是好眼力!那個叫支點,又叫芝麻花,因為汝窯造型簡單,大部分都是素面單色釉,並以滿釉支燒方式做製作,所以整件作品只會在底部留下幾個如芝麻般大小的支點沒上到釉,其他部位全都上滿,難度相當高,所以北宋之後就再也沒人燒得出汝窯色澤。」我又故作專業般地說道。

「A大師您說的是,這北宋汝窯的釉光真是光滑鮮潤,真是了不起的名作!了不起!」妹妹說完忍不住笑出來又說道:「我幹嘛要配合妳啊!這樣好白痴喔。」

「有嗎?」^^

圖說:北宋汝窯無紋水仙盆(圖片來源:故宮網站

「妳看!傳說中的極品在這!無紋水仙盆!」妹輕聲對我說道。

「正所謂有蟹爪紋者為真,無紋者尤好。」我老毛病又犯,覆誦起剛才講師的話、裝起學者來。


圖說:北宋汝窯無紋水仙盆底,可以看到6個細小支點(圖片來源故宮網站

我倆仔細端詳著這件老師口中的極品,「這水仙盆太棒了!塵世間再也沒有形容詞可以形容它了妹妹嘆道。疑?妹妹竟然講起和食神劇中很相似的對白起來。

「妳現在是要演食神嗎?」我看了她一眼。
「這是怎麼了?為什麼透著粉紅色的光芒?」妹妹問道。
「是瑪瑙粉末,工匠在汝窯禁燒中加了瑪瑙粉末。」
「實在太貼切了!原來是瑪瑙粉末啊!」
「是瑪瑙粉末讓汝窯輕透著一抹淡淡的粉紅色澤,實在是太黯然、太銷魂了,簡直太好了!哈!」
「夠了!我幹嘛又配合妳啊。」
「這次是妳先起頭的好嗎!」我回道。
「這粉紅色,這粉紅色,本人高度懷疑是因為展品背景全貼上粉紅色壁紙的關係啊!」妹妹說。

「妳沒有慧根!」
「妳心理作用才看得到!」
「我可是有智慧的人所以看得到粉紅色!」
「妳再裝嘛!」
「我哪有裝!」
「那幹嘛還看小抄!」
「證明我有認真上課,都有作筆記!哪像妳都在打瞌睡!」
「管我!」

就這樣,我倆一來一往,開始邊看藝術品,邊小聲鬥起嘴來。
圖說:浙派代表畫家戴進的渭演垂釣圖:描繪的是周文王拜訪在渭水邊隱居垂釣的姜太公,邀請他入朝輔政的故事。(圖片來源:故宮網站

接下來我們看了很多名畫,也看到故宮規劃的「追溯浙派」專題,浙派作品給我的感覺是色彩鮮艷、筆觸剛健的寫實風格,我們看到很多人物特寫、花鳥名繪,與繁華市集實記,像是賣玩具雜貨的小販出現時,總能吸引一群小朋友渴望的目光等等,與文人特重的寫意畫風截然不同。

可惜我們錯過十月才展出的「晉唐法書名蹟特展」,無緣親睹講師在課堂上提到的王羲之名帖「快雪時晴帖」、「平安何如奉橘三帖」,與「遠宦帖」;草書極品的「懷素自敘帖」、後人評為天下行書第二的顏真卿「祭姪文稿」等,實在很可惜,不過還是看到許多不錯的作品,皇帝像宋徽宗、清雍正的字都非常漂亮,文人如文徵明的書法也令人印象深刻。

走完三層展館已近晚上八點,我和妹妹決定逛完最後一個重要地點就打道回府:那是位在B1的紀念品店。^^

走進商店看到琳瑯滿目的紀念品時恨不得全部搬回家,眼尖的妹妹看到靠近入口右邊正是書法名帖區,便拉著我往書法區走去:「先看這!我開始想練習寫書法了,我想買幾本帖字回家臨!」

「好!我的血液正充滿書法魂!想臨快雪時晴帖!」

本區有許多書法賞析介紹書籍,也有不少名家範帖,「這不就是傳說中的祭姪文稿!」我拿起當中一本顏真卿的作品說道。

我們滿腔期待,戰戰兢兢地打開內頁,想感受講師說的「墨痕婉轉如淚痕斑剝」是什麼樣的感覺,因為我對老師提的一個小故事印象深刻。老師在課堂中回憶十月法書展時,一位日本書法大師特地前來朝聖,看到祭姪文稿時曾如此嘆道:「我看到了顏真卿留在上面的淚珠痕跡。他當時一定是心痛的邊寫邊掉男兒淚,讓筆墨中處處是真情流入啊!」

老師聽完大師的鑑賞心得後大吃一驚,回頭又對祭姪文稿仔細端詳一番,心理不斷想著:我看這幅原稿那麼多年了,為什麼都沒看到?大師才第一次看真跡就看到了,這究竟是為什麼!老師百思不得其解,於是忍不住問日本大師:「淚痕在哪裡?」

日本大師用和藹的眼光看著老師說道:「等你到我現在這般年紀時就會看到。」

這種說詞真是抽象啊!

於是我們打開祭姪文稿認真地看了又看,然後對望一眼後,就很有默契地合上,放回架上。我們又對望一眼,我忍不住噗哧笑出來:「好醜喔!」

「咳咳,氣質!氣質拿點出來。」妹妹故做清高。

於是我清清嗓子又道:「好吧,這篇書法藝術境界太高了!現階段看不懂。」

「呵呵,不過,我覺得啊,如果他是現代人,寫成這樣一定會被老師打很低分,」妹妹又說:「你看,到處都是塗抹刪改的痕跡!老師一定會覺得很髒!」

「說不定古代老師也會要求要寫得乾淨吧!但因為他是名家,所以就算塗塗改改大家也會覺得那是藝術!」我有感而發的說。

最後我們一本帖子都沒買,因為越看就越覺得自己沒那個程度寫出那樣的字體,於是往其他紀念品區走去,在故宮待一天的感覺好充實啊。

圖說:顏真卿祭姪文稿。(圖片來源:WIKI百科)
註:
北宋汝窯美在哪?美在於她的色澤如傳說中的「天青釉色」。什麼是天青釉色呢?講師余佩瑾表示,據說五代後周世宗柴榮時期,朝廷官吏請示燒造御用瓷器「柴窯」的外觀樣式時,世宗批示道:「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因此這種色澤最初是用來形容柴窯。然而由於柴窯瓷器並沒有流傳下來,讓後人無從見識世宗眼中的完美色澤,而北宋汝窯呈色卻頗有「雨過天青雲破處」特質,因此清朝乾隆皇帝就藉此句形容汝窯之美。

5 則留言:

  1. ㄟ~~我有一個疑問?
    妳不是說北宋汝窯:「正所謂有蟹爪紋者為真,無紋者尤好。」
    那...無紋的是真品嗎??

    回覆刪除
  2. 老師說曹昭在"格古要論"中提到辨別北宋汝窯的方法提到"有蟹爪紋者真,無紋者尤好",指的是有紋的是真品, 無紋的不僅是真品, 而且還是極品 ^^

    回覆刪除
  3. 那個祭姪文稿真的是顏大師的真跡嗎?
    ㄎㄎㄎ...

    回覆刪除
  4. 看到那個碗的圖片時,在我腦海裏出現的是一碗涼麵跟一碗貢丸湯

    回覆刪除
  5. TO kururu:
    是顏大師的真跡丫...我看你八成也沒有慧根XD

    TO Lopolygon:
    咳咳...總監大大...拿點氣質出來唄~~~ ~smoke

    回覆刪除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