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2

魔獸世界之大將軍阿比迪斯復仇記?!

血色十字軍對魔獸玩家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陌生的組織,他們不僅對抗天譴軍和巫妖王,也與聯盟和部落所有玩家為敵,相信每個玩家從小到大應該都和十字軍打過不少仗。



週日在北裂境的龍骨荒野執行任務時,溫特加德要塞的指揮官艾利格.黎明使者叫住了我,要我幫他解決他的宿敵,血色十字軍的大將軍阿比迪斯。

艾利格說:

我的宿敵,大將軍阿比迪斯,也來到了北裂境。

不知她怎麼辦到的,撐過了對提爾之手的攻擊,帶了一支小部隊來到北方。他們在南邊建立了新壁爐谷。

雖然他們在對抗天譴軍團方面可能會很有用,但阿比迪斯本人卻是個太過精明的對手,不能放著她不管。相信我,如果我們放過他們,她會在塵埃落定之前拿劍抵著我們的喉嚨。

因此,我們要除掉他們的領袖,再做我們自己的工作。提著她的頭來見我。

由於大將軍是73級精英,不是區區一個小法師所能應付,因此我決定在綜合頻道徵召勇士一起挑戰她。

「請問有人要一起解『我的宿敵』嗎?要解的密我或喊+」我在綜合頻道問道。

本伺服器玩家數不算少,不消一會兒功夫馬上湊成一組4人隊伍,包括二位死騎、一位獵人、以及法師我。

「那就出發吧!」死騎甲說道。

「讓我再找一位好了,因為我們沒補師耶!」我回道。

「沒關係啦,任務說明寫著只要3人就可以完成,我們有四人怕什麼!直接用暴力把她秒掉!」死騎乙也附和地說道。

「嗯…北裂境很多精英其實都蠻軟的。」獵人表示贊同。

我想想也覺得挺有道理的,畢竟剛到北裂境時,我在北風凍原和澟風峽灣這兩個地方也單吃過好幾次精英怪,有時甚至連水元素都沒叫出來,光遠遠地對精英怪猛射寒冰箭緩速就可以解決;運氣好時連續出現幾個爆擊,還可以讓怪在來不及接近我前就掛掉。

「既然大家都覺得無所謂,那麼我們就出發吧。」我回道。

我們一行人往南朝著新壁爐谷方向走,浴途還輕鬆地順便把3個精英懸賞任務一併解決,再度驗證剛才獵人的話,新資料片開放區域的精英怪還蠻好打的。就這樣我們來到新壁爐谷,清出一條血路後,來到大將軍面前。

死騎甲:「都準備好了嗎?那我上囉!」

「GOGO!」我大喊。

死騎甲使出一招「死亡之握」立刻拉住大將軍,乙也立刻衝到大將軍背後狂砍,我和獵人則站在後方靠著樑柱猛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將軍認出甲乙正是當年在國王港假扮信差騙她的那二位死騎(),因此對死騎出手時如發狂似地異常用力、毫不手軟,著實讓我大吃一驚。死騎們的血噴很快,我真怕他們二位撐不住、如果不幸被大將軍秒殺的話,我們可能就會滅團耶,因此也顧不了太用力可能會拉走王的問題,使盡吃奶的力氣拼命放箭。

當時我連續打出好幾個暴擊,傷害輸出排名不僅全組第一、還遠遠超過排名第二的成員,照過去經驗來說,我的仇恨值應會超過前面當坦克的死騎,把王引過來打我才對,但那天很神奇,大將軍連看都沒看我一眼,一味地對死騎窮追猛打狂放技能,死騎甲用盡所有能用的補血物品後仍阻擋不住大將軍的怒火,最後終於體力不支倒地。甲陣亡後大將軍立刻將矛頭指向乙,等乙也「躺平」時,她才滿意地往我所站的位置前進,還好此時王的血量已經沒剩多少,因此當我擋不住時就使出「寒冰屏障」法術(就是俗稱的冰箱),讓王去追獵人,接著便和獵人及其寵物輪流放風箏擋王兼攻擊,終於把王推倒,完成任務。

獵人和我坐在地上喝水喘息,兩位死騎快速地從墓地跑魂回來撿任務道具,不然晚一步道具消失還得重打多不划算。

那場仗打的好刺激,讓我覺得挺不可思議的,畢竟阿比迪斯不過是一隻小王又不是副本裡的王,怎麼會那麼難纏呢?「不知是不是因為大將軍會記仇啊!?」我心裡忍不住這麼想。因為我總覺得大將軍好像特別討厭死騎。

後來我帶著大將軍的頭離開新壁爐谷,接著返回溫特加德要塞找指揮官艾利格報告任務成果,指揮官假惺惺地跟我說:「對付阿比迪斯是個不幸、但卻是必要的任務。很久很久以前,我曾想像過和她一起並肩作戰的可能性…。然後指揮官的聲音漸止,沉浸在思緒中片刻,才繼續說些五四三的事並打賞給我…。

我覺得指揮官流的是狐狸的眼淚。你叫我們去殺他們的將領後又哀傷得說不得不殺,實在是…

後記:

在血色大地與天譴軍團大戰失敗退往北裂境的大將軍阿比迪斯,最後仍不敵命運安排死在新壁爐谷。對我來說,血色十字軍在魔獸世界中是個充滿迷漾而悲情的組織,不知哪一天編劇的企畫們會大發慈悲讓他們從悲劇角色中走出來。

註:應劇情所需,所有的死騎都在血色大地屠殺過血色十字軍,也在國王港做那個(與命運相見)的送信任務,欺騙過大將軍,並害她損失一大票同伴。不知死騎們後來到北裂境與大將軍重逢時有沒有特別的感覺呢?@.@

1 則留言:

  1. 嗯嗯嗯~~~
    我覺得妳可以將故事改寫成如魔戒般的內容耶!!

    回覆刪除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