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9

日本人真多禮啊~~


為了完成一個小小的心願,所以從今年夏天起,我回到母校學日文。不知不覺上了幾個月的我,越上就越覺得日本人很神奇。

語言的表現反應著民族特性,日本人重視繁文縟節,所以日文總是包含許多複雜多變的語態與詞類變化,再再強調對不同人要用不同方式說話,能含蓄時就儘量拐彎抹角,能化簡為繁就絕對要花功夫把句子拉長才顯得有禮貌,這種特性對一向把「差不多先生」當楷模的我來說,學起來簡直像在受酷刑一樣,所以在學習的過程中,不自覺地讓我對日本人產生一種印象,講好聽一點就是日本人很小心謹慎周全多禮,非常講究禮節;但翻成白話就是一句話:「真麻煩」啦!

昨晚老師教到「~んですが」的用法,其中有一種叫做開場白用語,說穿了也沒什麼,整句話重點就在最後一句,前面一連串廢話都是無意義。老師舉了很多例子給我們,聽得我臉上浮了好幾條線,總之一切盡在不言中。

「假設有一位日本人想要一份資料,她可能會說:『唉呀真不好意思,我好想要那份資料啊!不知道能不能請妳給我那份資料呢?』」老師說道。

「不過是要份資料嘛!囉哩吧嗦地廢話那麼多幹嘛!」我心裡嘀咕著。「說『請給我一份資料』不就好了嗎?」

才剛那麼想,就聽見老師接著說,如果你直接說:「請給我一份資料的話,日本人會覺得你怎麼那麼直接!真是沒禮貌!」

原來我就是日本人心中沒禮貌的人啊!

如果不是上個月才親身經歷一件事,那麼昨天看到老師教的超長廢話可能就會覺得太誇張...

十一月下旬,我和妹妹到故宮博物院參加東吳大學歷史系與故宮合辦的講座,結束後順便進故宮複習講師們剛才所提的藝術賞析。我們按照故宮標示的行徑路線欣賞一件又一件的古玩珍寶,讚嘆藝匠巧奪天工的神奇功夫。當我們順著指標從右往左邊方向慢慢逛到知名「肉形石」時,一位日本人從中央「翠玉白菜」展示處又折返回肉型石展示區,似乎想重新品味那件寶物,因此與我們差點相撞。

如果是台灣人互撞,頂多互相笑笑說聲:「對不起或真不好意思。」就沒事了,但日本人則不然,當我和老妹往回退一小步並用中文對他說:「不好意思,你先請」時,那位男士非常有禮地大退2步,並以一種充滿歉意的語氣用日文對我們說:「剛才真是非常非常的失禮!真是非常非常的不好意思,請妳們千萬別介意,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抱歉,請妳們務必先看。」

原來他是日本人。那麼客氣把我和老妹都嚇了一跳,讓我們有些很不好意思,畢竟雙方又沒真的撞到,況且真的就算撞到也不是故意的丫,只是他實在太客氣了,讓我有些兒不自然,於是我用破破的日文回應:「不不,我們也很不好意思,您先請看吧!」

「不~不~不,妳們務必先請,剛才真是我太失禮了,所以…」他邊鞠躬邊淅瀝嘩啦地又講了一長串道歉話,讓我和我妹也跟著不好意思起來,一起和他鞠躬來鞠躬去的,好累喔。最後我們決定不再禮讓,向他說聲謝謝後就不客氣的黏在玻璃框上觀賞肉型石了。

現在想起當時那位日本人的反應與用詞,果真又印證了老師說的,日文就是這樣,相同的意思,越長的越有禮貌,對陌生人或客人、長輩要用禮貌體、敬體,熟人平輩、晚輩才用普通體、常體。但好累喔。

5 則留言:

  1. 日本年輕人說話的敬語最敬語也會分這麼清楚嗎?

    回覆刪除
  2. 我不確定日本人彼此間怎麼交談, 但買東西時百貨公司小姐對客人, 或公司代表對公司代表時幾乎都會這樣, 像我今年和擅長日語的同事一起去日本拜訪十幾家公司, 當時我的日文程度就只會問候說謝謝再見等等基本用語,結果每個日本公司的代表,無論是年輕人或中年人, 無論是男是女, 都超級客氣, 問候人和道別時的敬語拼命用, 臨別時一定送我們到電梯,和我們鞠躬來鞠躬去十幾次說再見,真不可思議... XD

    回覆刪除
  3. 我是覺得禮多人不怪啦!
    總比有些人明明就是貪污A錢,
    還理直氣壯亂發脾氣地咆哮,
    說自己有多愛台灣,
    可恥呀!!

    回覆刪除
  4. 想起我很多時候的發語詞也是「不好意思喔,請問一下... 」呢
    或許是家裡日本時代受教育的長輩影響的...

    回覆刪除
  5. TO 天空之城:
    對丫,社會風氣早就被那些該死的政客帶壞嚕

    TO PeterPan:
    呵呵...多禮總是比較好, 正如樓上天空之城說的, 禮多人不怪咩...^^

    回覆刪除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