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7

好一個亂字,好一個亂象

隨著科技飛快進步,人們獲取資訊的管道越來越多,接觸到的資訊也越來越複雜。到後來,大量資訊來的速度過快,讓許多人還來不及消化吸收、來不及判斷它們的價值,就得照單全收,於是,我們的思維也在潛移默化中被影響與改變。

科技帶動生活迅速變革的同時,如蝴蝶效應般也快速地改變了我們的道德感與價值觀,挑戰著我們過去一直奉為圭臬的四維八德,最顯而易見的例子應該就是電視新聞帶來的影響。

許許多多的事件,在過去純樸年代可能會被視為違害善良風俗、會被當成不良示範,但現在可能不是如此,因為記者要「新」聞?或是因為觀眾愛看「新」聞?所以,只要你敢做、敢說別人不敢做的事、或別人還沒做、還沒說過的事,就能吸引一堆記者爭相拍攝採訪,讓你瞬間爆紅,成為人人爭先恐後的學習對象,並享受成名帶來的好處,所以很多人想不計一切代價的成名,也不管那些事物或言語會不會對社會造成什麼傷害;當然,只在乎收視率的記者編輯們也不在意這則新聞的社會價值,只會一而在再而三的反覆播放直到榨乾所有剩餘價值。

大部分的人都愛看電視節目,尤其是新聞報導,這個管道每天即時傳遞各種影像畫面與故事情節到台灣每個角落,這些內容大部分都不修飾、是赤裸裸原汁原味的,讓每天收看電視的我們從真實故事中學到很多事,像是:誠實認錯的人會立刻受到懲罰,死不認錯的人反而不會有事,如果還能厚顏無齒的反咬別人一口,說自己被迫害、被冤枉、把自己塑造成被害人形象的話,那麼更可以被當成英雄受到部分民眾崇拜。所以,當葉盛茂認罪後就出不來了;丫扁死不承認反而被放出來,可以到處演講、大言不慚地喊冤,並且還可以大剌剌地指責余政憲怎麼那麼快就承認;除此之外,故意扯掉邱毅假髮的人敢做不敢當,一樣是有樣學樣,做一套說另一套,一味說那是巧合,完全不承認自己的行徑,他說謊不僅不會覺得不好意思,最後一樣也是被當成英雄對待。

神奇的是,已做了那麼多假帳、A那麼多錢,一堆證據確鑿的罪行全浮上台面之後,仍然有一堆鄉民信眾不管那麼多,堅持相挺到底,只因為藍綠不兩立,就算護短也要護到底。這種十足是非不分、絕不妥協、絕不認錯的精神,每天都在刺激著我們。久而久之,一般民眾在不知不覺中也受到影響,慢慢適應這些新觀念,最後越來越多人起而效尤,一起來積非成是,把道德放兩旁,利字擺中間。

如果今天大家都能理智一點,尤其那些公眾人物若能再謹言慎行一點,或者至少像蘇貞昌那樣,就是功德無量,因為他們對人民的影響真的很大,蘇貞昌說的好:「我們可以不喜歡邱毅,...,但不應該攻擊他的禿頭,更不該扯掉他的假髮,否則此例一開,豈不是變成只要看不順眼,就可以用暴力來加諸別人身上,那社會還會安寧嗎?台灣還能成為一個文明社會嗎?」但今天並不是這樣,大部分綠立委都為那個撕髮人叫好,只因為立場不同,所以他們就認為屈辱邱毅也是應該,這真是不良示範。

如果今天大家都能理智一點,如果今天民進黨不護短,是對的事就理直氣壯,錯的事就大方承認,不要老是死不認錯只會硬拗,不要老是只會噴口水指責國民黨也貪卻不拿證據,我對他們的印象會更好。不然的話,最豈碼,如果有本事,也出一個邱毅-like專揭國民黨敝案,把證據攤在陽光下的話,兩黨互相監督制衡,我覺得這會比光打嘴炮來得有意義。

未來若我們看到更多類似的現象發生在台灣各地,其實也不用驚訝,因為這些不良種子早已深植人心,隨時都可能發展成大樹。

不要說這些亂象對下一代有什麼影響,也甭提對當前未成年人有什麼影響,上行下效,我相信現在連一堆成年人都受到影響,大家都知道做錯事死不承認的好處,沒多久可能還也會麻木地認為,公然說謊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你說政治界的亂象不會影響到一般百姓生活與價值觀嗎?我懷疑。

難怪連聯合報舉辦的票選活動也都選出了「亂」字來代表2008年的台灣啊!


圖片來源: 請按我

2 則留言: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