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2

從陳雲林來台事件回憶金山往事~

 
陳雲林來了、民進黨High了、警察們傷了、馬英九怒了、台灣形象毀了...

陳雲林來了,在野黨又有舞台可以發揮了。

綠營傾巢而出,務求轟轟烈烈,占滿媒體各大版面。完成各種脫序演出後,仍可大言不慚地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堅稱所有錯誤都是別人造成。


如總統馬英九所言:「不論是哪一種言論哪一種主張,今天在自由民主的台灣,都有發聲的機會,但是一定要採取,和平跟合法的方式,如果做不到,就不是一個民主國家。」關於這點,我完全贊同,我並不反對以理性和平方式表達反對聲音,但是,我對那些嘴裡喊著和平,卻不斷上演全武行式的暴動行徑十分厭惡! 況且敢做還不敢擔!

又如郭台銘所說,「如果大家為了某些人的選舉而耗費心力在無謂的鬥爭,動搖大家拚經濟的信心,絕非台灣之福。」更何況故意把人家困在晶華酒店實在不是待客之道!

不知不覺地,又想起在舊金山當記者的往事。很多很多和政治有關的往事。亂到不知該從何寫起。

就從待客之道開始吧。

我想起有一回,我代替一位專跑僑社新聞的記者,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館參加一場記者會。坦白地說,那時的我從來沒有去過大陸,也從未接觸過任何大陸官員,因此對大陸官員的印象,一直很單純地停留在小學課本描述的內容,或是小時候老師告訴我們的內戰故事,像是共匪就是只會荼毒苦難百姓、無所不作的惡霸。一想到來美國還要跟凶神惡煞般的「匪幹」打交道,內心真是百感交集。

那天,我停好車,緩步往Luguna Street走著,一路上胡思亂想、心中沒片刻安寧。走了不知有多久,看到每天都會在領事館前靜坐的法輪功人士近在眼前時,就知領事館到了。我停在門口裹足不前,心裡十分掙扎,天真地覺得要進共匪的地盤,就好像要進什麼黑幫總部一樣地令人忐忑不安,「我到底要不要進去呢?正邪不兩立耶!」(註1)

內心的天使與惡魔展開激烈的攻防戰。

「別忘了正邪不兩立啊!」惡魔邊將手中的三叉戟往天使身上刺去,邊開口對我說道。

「但讀者有知的權利!」翅膀被劃破的天使,跌跌撞撞之餘不忘向我喊著。

「他們是萬惡的共匪啊!」惡魔尖叫道!

「做記者要客觀,不能預設立場不是嗎!」

內心的天使與惡魔正激烈地交戰著。

最後,天使奮力閃開惡魔猛烈攻擊,反手拉弓並將箭矢瞄準惡魔…

咻的一聲巨響讓混亂的心靈戰場突然變得安靜起來,天使終於把惡魔擊倒。他低頭看了看惡魔,又抬起頭來望著我說道:「不要忘記妳現在是記者喔。記者就是要不怕上刀山下油鍋,哪兒有新聞哪兒闖。」

於是我咬著牙推門向虎穴前進,幻想門的另一端就像古代山寨那樣,有著幽暗神秘的石屋房舍與重重疊疊密道,廣場前方瞭望台上,全天後站著綁頭巾惡漢,神情警戒地眺望遠方…

我先向櫃台人員出示記者證後依指示通過簡單關卡,小心異異地往會議室方向走去,一路如劉姥姥進大觀園般東張西望、左顧右盼,好一會才抵達會議室。寬敞整潔又豪華的會議室裡已有部分記者正在和中共駐外代表們閒話家常,也有些記者靜靜坐在椅子上翻閱著手邊的資料。原來領事館不是山寨,裡頭沒有持大刀的兇神惡霸,也沒有哨塔練兵場與聚義廳,設備比台灣的駐外單位經文處還要更加華麗氣派。

不一會兒副總領事到場,記者會正式開始。這場記者會與普通的記者會沒兩樣,官員們依序發言,將會議內容主題詳細說明。等記者會結束後,大伙們紛紛圍著副總領事及其他官員們問東問西,只有我,腦筋一片空白,完全沒問題想問他們,那天真是一點兒也不專業。沒辦法,那時的我滿腦子念念不忘的還是「正邪不兩立」這幾個字。=.=

過度安靜似乎也會引起別人注意,不一會兒,副總領事看到正在收拾東西意圖逃離現場的我,便走過來對我說:「我好像沒見過妳,是新來的嗎?」

「嗯。」(沒想到我竟然跟共匪說話了。)

他遞了張名片給我,還親切的問著:「妳來舊金山多久了?」

我收下名片後反射性動作回遞自己的名片,並以一種不肯定的語調回道:「二個月了吧?」(緊張的連自己來多久都搞不清楚。=.=)

「妳哪裡人啊?」他微笑著又問道。

「台灣。」(不記得當時有沒有抖音。-.-)

「台灣?」他笑的更親切。由於時空久遠,我不太記得他究竟跟我說了些什麼,只記得他以一種很親切的態度對我侃侃而談,最後還不忘叮嚀我:「如果你或你的朋友,任何台灣人,有任何問題的話,都歡迎來找我們領事館協助。離鄉背景,出門在外總是比較不方便,需要幫忙時就不要客氣,大家應該相互照應。」(註2)

雖然我客氣地回應著「謝謝」,但心中滿腹不是滋味:「我怎麼可能會有事啊,不要詛咒我啊!況且正邪不兩立,我有事也會先找台灣的駐外單位經文處,怎麼可能找你們呢!」

事後一位資深記者對我說:「太可惜妳不認識他,而妳以後也沒機會認識他了。」

「嗯?」我回道。(但當時心裡想的是:沒關係,正邪不兩立,認識匪幹做什麼!)

「副總領事快調回大陸了,他非常的有才幹,也是當局力捧的新生代政治人物。你等著瞧吧,不出十年二十年,你一定會再度聽到他的名字,他未來前途看好。」

「因為他長的帥嗎?」我差點脫口而出。副總領事長的很斯文,高高瘦瘦,就是馬英九那型的感覺。他長像完全顛覆我對匪幹的印象,畢竟小時候課本插畫所描繪的匪幹要嘛都長得尖嘴猴腮、不然就是腦滿腸肥、滿臉鬍渣,今天進了「匪區」,竟然跟腦海裡印像中的完全不一樣,況且堂堂一位副總領事對小記者也很親切,這一直讓我印象很深刻。

姑且不論他的親切是發自內心還是耍手段,畢竟他們在打擊我方外交人員或外交空間時都是兇悍不手軟,我們弱小又可憐的外交官員們常被打到瑟縮在角落發抖毫無招架之力。但是,親切的待人總是一種禮儀表現,就算上戰場不是也要先禮後兵嗎?這種有禮的待人態度讓一向主張正邪不兩立的我也無法對他們口出惡言。 =.=

回頭想想我們的委員議員們這次帶頭作亂的惡劣行徑與野蠻舉動,透過鏡頭赤裸裸地傳達到全台灣每個角落。不知這些算不算不良示範?不知會不會對下一代產生不良影響?

曾幾何時,我們離「禮儀之邦」越來越遠,不知古代先賢看到這群不爭氣的後輩會不會搖頭嘆息…(註3)

後記:

1. 算算這篇日誌究竟用了多少「正邪不兩立」,就知當年的我是多麼地天真無知又好笑。=.=”

2. 事後想起此事時,覺得副總領事說話其實相當圓滑,因為他對我強調的是離鄉背景出門在外該互相照應,而不是說他們的慣用語:因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領事館受理台灣人的案件。明明結果一樣,就是要你去找他們,但說法不同感受就大大不同。

3. 讀者文摘調查報告顯示台北列入十大最沒禮貌的城市(台北排行第八)

http://travel.mook.com.tw/news/news_7235.htm
 

4 則留言:

  1. 妳武俠小說看太多了...

    回覆刪除
  2. ㄟ~~跟對岸的同胞交談,
    內心需要這麼煎熬嗎?

    回覆刪除
  3. TO 天空之城:
    我真的看太多了嗎? =..=

    TO MoJoJoJo:
    第一次總是比較緊張啊 =..=

    回覆刪除
  4. 這個喔 算是羅生門‧
    要不是維安超越元首級,
    要不是路過民眾被拉走‧
    要不是員山的每日爬山民眾忽然不能去‧
    要不是警察太過分,怎麼會有機會讓政客操弄,
    讓人民跟警察對立,這個需要當政者以及
    活動舉辦的人要共同思考

    難怪名嘴都說 我有總時間錯亂(親中、反共)的感覺

    回覆刪除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