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9

形形色色的人—我印象中的德國人(上)

 
前幾天朋友傳給我一個YouTube影片連結,幾個美國演員以誇張手法呈現他們眼中的日本辦公室文化,內容爆笑到不行,不過坦白的說,還真的很傳神哩,像是為了提振員工士氣所以大家要一起邊做健康操、邊喊口號;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要相互來回鞠躬敬禮道歉數次才罷休,諸如此類型的事件,其實我們在日劇中都很容易看到,因此早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但對性格粗獷加上個人式英雄主義至上的老美來說,這些思維、舉動可能就真的很新鮮而且還相當不可思議,難怪短片結束後,笑到快「噴淚」的主持人直說這真是「文化不同」啊。

基於生活習慣與文化傳統的差異,各民族的確會產生許多有別他民族的獨一無二特色,別說美國人覺得大和民族的文化很另類,有時候我們看到歐美人對某些事物的反應或舉止時,同樣也會覺得他們很「可愛」。

記得在美國唸書時,班上有位德國同學,因為父親是駐美大使的關係,才順便到美國唸書。很巧的是,我有好幾堂課的報告都和他同組,也因此才有較多的機會透過他了解德國人。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每次約好幾點到學校集合討論功課,他都不會遲到,平常說話時也條理分明,言簡意賅。記得有一堂課叫做國際行銷學,修課人數共7人,而課程中重要課題之一就是完成國貿局委託的研究報告。當時如果本地公司有意外銷,除了公司內部會進行評估作業外,也會透過國貿局請我們系所協助研究,以了解公司進軍海外的可行性。那次教授將我、德國人以及一位美國女軍官分到同組,一起為一家伐木場做研究報告。

我們從教授那得到該公司基本資料。這家公司已成立數十年,長年以販售原木給美國各主要家俱製造商為主,為了拓展收益來源,他們有意出口木材。

為了做好這份評估報告,德國人希望每週固定時間開會,以確保小組研究計劃按進度執行,因此我們訂每週三早上10:00見面。在我印象中老外好像都不喜歡遲到,況且根據過去經驗,這位德國佬又特重時間觀念,因此第一次會議我9:50左右就到圖書館裡約定的地方等待,然後看到已經坐在那兒的德國同學正向我點頭微笑。等我走近,他笑著對我說:「我也剛到。」

接著我們便開始閒聊起來。剛開始老德還能談笑風生,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老德漸漸變得不想說話、臉色也越來越差,最後他終於忍不住說道:「都9點58分了!她還沒出現!她知不知我們約10點!」

我安慰他道:「可能快到了吧。」心裡卻想著:「才58分嘛,又還沒遲到,急什麼。」

他立刻反問:「可能?你怎麼知道?」

這讓我頓時語塞,有點結巴的應著:「呃…我猜的啦。畢竟我們是約10點,現在才58分,還有點時間啦!」

「差2分10點。」

接著是一陣尷尬的沉默,我下意識打開包包拿些資料出來翻閱,以掩飾不安的心情。當時鐘指針走到10點整時,德國佬忍不住抱怨:「你看!美國人啊!」

他的不耐連帶影響到我,讓我也跟著緊張地左顧右盼起來。那時我覺得時間過的好漫長,好不容易在10:05時看到老美推開圖書館大門現身。美國人左右張望一會兒才看到我們,於是開心的走向我們,並自顧著說起她早上發生的笑話來,完全沒注意到老德不悅的面容。老美說完後老德才淡淡的回應:「那我們開始今天的議題吧。」

不知是不是德國人都那麼重時間、重邏輯、中規中矩又認真,還是我這個朋友是特例,等大家坐定位打開教授給的資料夾後,他說道:「我已經讀完教授給的所有資料了。我…」

「那真是太好了!」美國人不等德國佬把話說完,立刻開心的回應,「我最近比較忙,所以只有大概瀏覽一下,並沒有看的很仔細。Amy你看完了嗎?」

「我只看完那家公司的基本資料,他們年度財報還沒看,然後教授給的補充教材還沒看完。」我含蓄的回答道。(其實教授給的那疊厚厚的補充教材我只看了標題而已 =.=)

「嗯,那也夠了,才第一次會議嘛。」美國人說道。「那麼Sven,你最認真,你先說說你的想法。」

「我剛才是準備要說的。」德國人看著美國人說道。

美國人微笑以對,一副完全不覺德國佬在抱怨的樣子。

「我已經讀完教授給的所有資料了。」老德又重覆一次。「第一份是這家公司的資料,從資料中我們得知,他們想出口木材到海外,他們打算從英國、加拿大、德國、義大利、西班牙和日本中挑一個國家當作短期目標,我們要做的是研究這些國家木材市場及進口相關問題,以提出建議告訴他們哪國應列入優先考量。因此我建議,我們第一步應…」德國人開始逐條列出工作項目與步驟,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他真的計劃的既仔細又清楚。

好不容易發表完畢,德國佬看看我們問道。「大家有沒有問題?」

「我沒問題。」我回道。

「你的意見真的太好了,你很不錯嘛!」美國人笑著說。我對這位美國同學印象一向很好,她對人友善、總是笑口常開,而且常讚美朋友的優點。

德國佬看著美國人說道:「那麼,我建議到時候Debbie你就負責加拿大和英國,因為我們三人你英文最好,和他們溝通才不會有問題。」

「沒問題。」美國人回答道。

「我負責德國和義大利,我曾在義大利住過一年半所以通義語,負責找德義資料並和這二國木製品公司溝通沒有大礙。至於Amy,你是亞洲人,對亞洲的了解一定比我們強,所以日本就交給你負責,收集日本國基本資料、文化傳統風俗習慣、然後連絡並取得日本各大進口原木的製造商、以及取得日本木材市場資料等等,」他頓了一下,才又說道:「還有就是西班牙。」

最好我懂日文和西班牙文啦。我心裡想著。不過看來這也是不得已的安排吧。於是我淡淡地回答道:「雖然我不懂日文和西班牙文,但我不介意接受這樣的分配。」

「別擔心,有問題時我們可以討論,或詢問教授意見。」德國人又說道。

「如果大家都沒有問題,那麼Debbie請務必記得今天交給妳的任務,先連絡那家伐木公司,跟他們約我們下週拜訪時間,然後當天我們先到圖書館門口集合,我開車載大家過去。」德國佬說。

「我今天就會打電話確認,然後把確認的時間和地點再E-mail給你們。」Debbie說。

「嗯,然後大家回去先想好要問的問題,再用e-mail討論。如果沒有問題,今天會議就到這結束。」Sven說。

正當美國人又要開始說些輕鬆話題時,只見德國佬說道:「Debbie妳今天遲到了。」

(竟然記到現在,看來他真的很在意守時問題耶。)

「喔,我在找車位啦。」美國人毫不介意的笑著說,並很快的把話題岔開:「啊對了,問你們喔…」於是我們邊收拾東西邊閒聊起來。

「你們都直接回家嗎?還是會留校唸書?」德國佬問道。

「嗯,開車回家。」美國人說。

「我住附近,所以走路回家。」我說道。

「我也要回家,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我第一時間當然是謝絕他的好意,但不知是不是歐洲人喜歡這樣來展現紳士風度,他很堅持一定要送我回家,我拗不過他的好意,只好和美國人道別後搭德國佬的車回家。

由於故事有點長,在此先告一段落,下篇再繼續。總之,我想說的是,就是時時記得敞開心胸尊重別人的文化傳統,不要因為別人跟你不同就去歧視對方,那麼你會覺得這個世界是多采多姿又美好。

附記:開頭提到的影片,由於 NBC Universal 提出了版權宣告,沒多久YouTube已把影片刪除,所以無法提供連結讓大家一起笑一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