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9

萊比錫電玩展另類記事(3):酒精作祟玩家好瘋狂

 
在台灣,一般人不會把啤酒當開水,也不會把它當作像果汁、咖啡、紅茶等搭配中午簡餐用的飲料。想喝啤酒通常會等到下班回家後、或者假日、休閒時刻,才和三五好友或家人一起舉杯暢飲。幾乎沒人會在平日的午餐時間就邊用餐邊喝啤酒,就算肚子裡酒虫突然作祟、滿腦子想的全是啤酒下肚一剎那的冰清酷涼好滋味,也不敢輕易去喝二杯來滿足口腹之慾,以免下午頂著一顆紅通通的臉與渙散的精神進辦公室時,嚇著了身邊的同事與老板。所以,無論怎麼想喝也得忍到下班後的晚餐時間再說。

然而,到了德國似乎就不是如此了。(或者大部分歐洲國家都如此呢!?)

在人潮川流不息的萊比錫GC展館裡,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事就是啤酒文化了。記得第一天中午,我和同事抽空輪流到離我們攤位最近的飲食區覓食。輪到我去用餐區時,印入眼簾的畫面簡直令我傻眼,我看到餐廳坐滿金髮碧眼的歐洲人,各個人手一杯金黃色冰涼啤酒,搭配上一盤盛滿香腸、冷麵包與冰冷黃色甜酸醬馬鈴薯塊做午餐,難到對這些德國佬來說,啤酒不算酒精飲料嗎?還是他們已經喝習慣了?所以午餐再怎麼喝也完全不影響下午工作呢?

商務館裡的用餐區是如此,開放民眾參觀的一般展區也不例外,看來喝啤酒對德國人來說,就像我們喝汽水一樣普遍哩。

記得在展覽倒數第二天上午,也就是週六,我和同事輪流參觀一般展區。我見到幾位德國玩家人手一杯啤酒,邊喝邊看展。沒多久,一位臉色通紅顯得已有醉意的玩家,喝完啤酒後覺得酒杯礙眼,於是開始左顧右盼起來,似乎想找些什麼。不一會他找到了目標,那個目標竟然是我。他來到我面前睜大雙眼盯著我瞧,接著一手拿著還有殘餘泡泡的玻璃杯,另一手指著杯子,然後用奇怪腔調的英文問我:”Do you need my glass? Do you need my glass? It’s a nice glass.”

我嚇的連忙回應道:NO!

然後他又跌跌撞撞地用德文問了幾個路過的玩家,大家都搖搖手不想理他,我想應該沒人要他的杯子吧?於是他就氣沖沖地大吼一聲,口中念念有詞不知說了些什麼後,就用力把玻璃杯摔到地上,清脆的聲響與滿地碎片,當場嚇到不少玩家。真不知這算不算是酒精後遺症!

當然,這應該算是少數特例,畢竟大部分玩家都很守規矩地在餐廳用酒,而不是邊喝邊看展。

當展覽進入尾聲時,你會看到每個玩家都大包小包,歡欣喜地、滿載而歸地離開現場。我想可能是因為很多攤位的工作人員都不想把帶來裝飾攤位的物品帶走,於是就直接讓玩家帶回家作紀念吧?所以你會看到很多玩家手上抱著一堆海報、或超大商品包裝盒離開現場,還有不少人在腰帶上夾滿一圈各攤位員工的識別證掛繩,五顏六色地如彩裙一般。不過這都不是最誇張的,最誇張的應是把PlayStation攤位的軟墊座椅懶骨頭整個頂在頭上帶走的,他們真的不嫌重嗎?=.="

(Leipzig, 2008/0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您的參觀與留言 ~~ ^^